第一百零九章 今日加岗

    “朱由真请我赴宴,居然没点诚意,连城门都不开,这里面一定有名堂!”

    吴非心里想着,悄悄跃上城头,瞧见一队士兵队列整齐地巡逻而过,又想道:“这王府看来守卫森严,一定有什么要隐瞒。”

    翻进城中,吴非正不知朱由真住在哪里,远远听见人语,身子一侧闪进暗处。

    只见两名仆从打扮的杂役从街上走来,一个高个的仆人伸着懒腰道:“今天累死了,唉,怎么每天都是做不完的事!”

    “累死了,你还每天巴巴地找人打麻将?”

    “这日子过得本就淡出个鸟来,不打点牌,活着还有啥意思!”

    “王爷今日真是难得,居然在八方塘的霖心亭搞宴请,也不知请的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管他什么人,没喊我去帮忙,老子还是赢钱要紧!”

    吴非听到王爷八方塘宴请,心里一动,暗道:“难道我错怪了王爷,这朱由真还是请了我们,只是我走错了门?”

    这时两个仆从已经走近,吴非正想出手抓个带路的,忽听远处一声断喝:“站住,口令!”

    高个仆人急忙站住身形,回道:“月光光!”

    远处那人哈哈一笑,道:“月光光,输精光。建哥,又赶去送钱啊!”

    那叫建哥的讪笑道:“钱队长,您跟我开什么玩笑。”

    吴非却是有些骇然,想不到这王府内还设了暗岗,刚才自己若不小心,必然会被现。

    远处那钱队长的声音传来:“今日加岗了,你们别到处乱走,小心等下被人当奸细抓了!”

    建哥点头道:“知道,知道,紫金山我肯定是不会去的。”钱队长的声音道:“不光是紫金山,八角楼和走马楼也不能去,记住了!”

    吴非很是奇怪,这些地方应该是在王府之中,居然王府内的人都不能去,看来必有古怪。他想了想,掏出一张隐匿符加在身上。

    这褚王府布局错综复杂,除了楼堂、假山、池塘,还有不少回廊和门关,一路之上明岗、暗岗无法统计,越往里走,警戒越严,出进的仆从不少,每一个关口都有人仔细检查。

    眼见前面一块宽阔的平地,吴非停了下来,他看见一块牌子上写着三个字——走马楼。

    吴非心中一动,这不是那钱队长说的走马楼,为什么这么大一快宽阔之地,会不许人靠近?他仔细打量周围,这走马楼四周并没什么特别,两边各有一排木桩和栏杆,估计拴马所用,中间有一条长长的马道,应是直达恭礼门,只有西北面有两座土丘显得有些突兀。

    那两座土丘是新挖的,土色新鲜,并无异质。在土丘旁有一些箱子,远远的有人点着灯正在搬运东西。

    吴非悄悄向灯光处走去,忽然脚下一动,仿佛踩到什么东西,出叮当一声响,他低头一瞧,现脚下居然踩着一根极细的黑线,不由眉头暗皱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远处传来几声呼喝,一队巡逻兵跑了过来,这走马楼非常宽阔,吴非也没地方可以躲闪,反正他用了隐匿符,十步之内不怕被人现,索性大摇大摆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那些巡逻兵走过来,听见一路过去叮当声响个不停,但却什么都看不见,为的一人纳闷道:“怎么回事,明明连只老鼠都没看见,怎么这里的机关却有反应?”

    边上一人怵然道:“这,这是不是闹鬼了?”

    为那人一巴掌拍在他头盔上,骂道:“闹你妈鬼!”

    吴非一路向前走,也不管地上踩到什么,这可苦了那些巡逻兵,扑过来到处搜寻,却什么也没现,只是吴非不认识路,到处乱走乱撞,那些巡逻兵一个个东奔西窜,像一群没头的苍蝇。

    这时一个队长喊道:“去犬房把王爷的京犬拉来!”

    吴非吓了一跳,那些猎犬虽然看不到自己,可是未必闻不到自己的味道,若被它们咬上,一定会显出原形,当下不再逗弄那些士兵,慢慢放轻脚步,避开地上的机关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来到土丘旁,现这里地下挖了很大一条通道,下面点着灯,很是宽阔,通道口隐约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,好像下面是一个大作坊,正在打制什么器物,还有不少人从上面往下搬东西。

    吴非跟着搬运的人往地下走去,走了一程,觉得前面的人走得太慢,他好玩心又起,便施展身法快步向前挤去,那些搬东西的人被挤得东倒西歪,搬的东西也掉在地上,忍不住前后互相问候对方的娘亲。

    从箱子中掉出来的大都是些铁器,有铁碗、铁锅、铁香炉等,吴非暗道,这么多的铁器,难道这地下是在开铁匠铺?

    走进地洞,吴非被眼前的情形吓了一跳,只见这下面有半个走马场大,四周都点着灯,中间有几口大锅正烧着铁水,数十名铁匠正挥舞大锤打制兵器,在地洞的一角,排列着刀枪剑戟等各种兵器。

    吴非大吃一惊,这朱王爷打造这么多兵器干吗,难道要造反不成?

    想到造反,吴非惊出一身冷汗,一旦生战事,不知要死多少人,多少百姓会流离失所,无家可归?他在地洞中转了一圈,现除了他进来的通道,还有两个出口,暗道:“难怪王府守卫森严,下面竟藏着这样的玄机,那个朱由真,真是胆大包天,竟然想造反!”他转了一圈,找个出口便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出了地洞,上面是几座假山,吴非估计这里应该是紫金山,他先前听钱队长说,紫金山、八角楼和走马楼都是禁区,估计是三个出入口,只是不知道八方塘在什么地方,王爷应该在那里设宴才是。

    当下吴非朝三个巡逻兵走过去,走到后面问道:“八方塘霖心亭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那三个巡逻兵正全神贯注巡逻,突然听到这句问话,都是一呆,互相看看,见没别人,为的那人道:“哪个猪嬲地,问这样的问题?”

    “队长,不是我!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为那队长大怒,道:“不是你们两个,难道还是我!”

    后面两人互相一指,道:“是他!”

    队长骂道:“你们两个都是猪,进王府这么久,还不知道八方塘在,过了紫金山,就是司门口,司门口右拐就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