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八章 夜探褚王府

    “阁下什么人,为何要对在下布局?”

    吴非开口道。

    那人冷冷一笑,道:“吴公子这是明知故问,听说你上午一招就击败了张教官,真是出手不凡!”

    吴非见他既不确定自己是铣天门,也不说不是,不由道:“区区不过一介书生,要劳烦你们这么多人出手,真是过意不去。”

    那人道:“在下估计,吴公子有现在的身手,应该是得到了那件物事的帮助吧?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这话你不该问,你一问,就是承认自己是铣天门的了,不知阁下在门中的排位,比唐爷和苗人汉子高多少?”

    唐爷和苗人汉子就是杀顾晓燕的两个杀手。

    那人把手一挥,四名女子手中的铁管一齐指向吴非和晏畅。

    吴非冷冷一哼,一条黑色人影突然出现。

    那人影正是思思。

    就在四个女子即将射的同时,她们头上光影一闪。

    “嚓嚓、嚓嚓——”

    四声轻响几乎在同一刻生,四女手中的铁管被齐齐从中削断,她们脸上都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,呆愣一般站在那里望着手中的飞箭。

    思思鬼魅般出现在画舫中,此刻一把飞刀刚回到她手中。

    众人看见一个绝色佳人骤然出现,全都一呆,思思什么时候来的,潜伏在什么地方,布局之人居然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既然找上门来,阁下是自己说说来历,还是要我动手?”

    对面汉子一挥手,四女毫不迟疑朝吴非和思思扑来,同时手里的半截飞箭齐齐向吴非和思思砸到。

    思思身形微动,让开半截铁管,一拳向最前一个女子砸去,那女子娇喝一声,竟然不躲不闪,挥拳迎上,只听啪的一声,骨节碎裂之声清晰可闻,那女子惨叫声起,身子横飞出去,砸塌一张琴台,另一个女子冲到面前还没来得及出手,就被思思一脚踢飞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冲向吴非的两个女子也已攻到,前面一人一拳也击到面前,那女子身手不凡,堪堪拳到,忽然袖底一道白光射出,一把短刀直戳吴非咽喉,这显然是十分歹毒的暗杀招数。

    吴非身子一仰,抬腿一脚将她踢飞出去,另一个夹击的女子冲到面前却是一抬手,袖中喷出一道白雾,吴非冷笑一声,这种毒雾也敢对他下手,真是不知死活,他深吸一口,噗地喷在那女子脸上,那女子满眼惊恐,身子抽搐着软软栽倒。

    那汉子见到情势不对,一脚将张之渔身子挑起踢向吴非,同时喝道:“退!”

    摔在地上还能动弹的两名女子闻言,奋起余力向画舫舱壁撞去,她们想撞破舱壁跳到江中逃生,吴非怕张之渔受伤,当下伸手接住,对思思喊道:“抓住他们!”

    那汉子踢飞张之渔同时,脚下啪地一响,船板竟被他踏破,一道水柱随即喷射而起。

    想不到那人是个内家高手,能一下将船板踏破,吴非抓住张之渔身子一晃,那汉子脚下用力,只数下,甲板破裂,数道水柱激起,舱内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吴非大怒,夹着张之渔,身形一动向前冲去,他要去抓那汉子。

    忽听得背后晏畅惊呼一声,吴非回头一看,只见晏畅站立不稳,滑倒在甲板上,就这么一回头,那汉子波地一声,身子钻入水中,吴非后悔不迭,他刚才过于自信,竟让这厮跑了!

    思思抓住两个女子,眼见画舫就要倾覆,只得将那两人丢开,折了一截桅杆丢在水中,又拎起晏畅飞身上去道:“主人,快到这里来!”

    吴非一手拎着张之渔,一手拎着掌舵老者,飞身也站上断桅,他双目四下张望,见到数人在水里沉浮,却是不见为那个汉子,吴非虽有修为,却现在水里用处不大,只能干着急。

    找了片刻,还是没找到为的那汉子,吴非不忍心,指着水中沉浮的那些人,道:“去将他们救上来吧!”

    思思却是摇摇头,苦笑道:“主人,您看他们泡在水里都不挣扎,怕是早已死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低头一瞧,见张之渔脸色白、身子僵直,脉息全无,而掌舵老者口角溢出一丝黑血,一双眼睛凸起,显然他不愿做俘虏,已服毒自尽。

    晏畅一脸茫然,道:“怎么回事,我们在天行大陆遭人追杀,回来也这样?”

    “主人叫你不要跟着我们,你非要赖着跟来,哼哼,后悔了吧?”

    “后悔,我只后悔我没本事!”

    “主人,现在出了这样的事,朱王爷知道了会怎样?”

    吴非沉吟道:“是啊,铣天门的人早就算计好了,就算失败,也可以栽赃陷害,让王爷出手来对付我们!”

    思思道:“那我们下一步该当如何?”

    吴非一摸额头,道:“糟糕,林兮涵一个人在书院,怕是有危险,我们赶快回去!”他摸了一遍掌舵老者的身子,现他身上并没什么有线索的东西,便将他和他张之渔的尸体收入到宝囊中,他的宝囊收活物只能片刻,死人却是无妨。

    思思在沉没一半的画舫边上找到一支船桨,向岸上划去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们若就这么走了,非受通缉不可,我现在要去王府,你们赶快回去保护兮涵师姐,先带她躲起来,思思你现在的修为,大概还能用一两个时辰,要抓紧时间!”

    吴非说完,也不等思思晏畅回话,一个纵身跳上一块木片,灵力推动,木板箭一般朝对面岸上驶去。

    昌沙江的水流并不湍急,吴非很快来到对岸,两边一望,却没现王府有派来接船之人,不由心生疑惑,想起上午与何芗2的论辩,王爷那一闪而过奇异的眼神,心中暗想:“莫非这朱由真和铣天门有勾结,他知道有人来暗算,我必死在昌沙江,所以根本没有派人来接我?”

    想到这节,吴非疑心更重,决定独自去王府一探究竟,他辨清了方向,向城中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朱由真被封为禇王,他的禇王王府在昌沙城的正中位置,王府规模颇大,约摸占了整个昌沙城的一半,所以它又被称半城王府,其东南西北称为恭礼门、宏仁门、锦绣门和丰智门。

    吴非从江边过来,离锦绣门最近,他来到城下,却见城门紧闭,城头只有一排红色灯笼还在风中摇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