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七章 铣天门出手

    此时,麓风书院的一片屋檐上,思思躲在暗处,手中把玩着那柄黑松香飞刀,刚才她与主人进行了灵气通感,两三个时辰内,思思拥有吴非七八层的修为。

    见到吴非和晏畅上了马车离去,思思纵身跃下屋顶,身轻如燕般跟了上去,一下贴在马车后面。

    马车沿着一条车道行了约莫一刻钟,来到江边一个临时渡口,吴非下了车,有些奇怪,这晚上停在岸边要干吗?

    却见张之渔向空中了一道焰火,江边不久便驶来一条画舫,这条画舫彩灯高悬,十分漂亮,等靠了岸,花舫内还传来丝竹之声,吴非暗暗皱眉,这朱王爷真是奢侈得紧,接个客人竟用这么豪华的船。

    等上了画舫进入船舱,吴非更是吃惊,这船舱空间极大,可以坐数十人,里面的物件装饰极为精美,显然都不是普通之物,他一进去,立刻有两名妖艳的女子上来服侍,连晏畅都有一名女子招呼。

    吴非眉头皱起,他推开上来服侍的女子,转头瞧见舱内一角放着一件别致的香薰炉,炉后四张琴台,四名红衣女子正抚琴而坐。

    晏畅鼻子灵敏,闻着香气,贴近吴非耳朵道:“这船上烧的香,是波斯来的,极为珍贵。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找个座位坐下,问张之渔道:“张教官,王爷今晚宴请的,都有些什么人?”

    张之渔态度十分恭敬,道:“这个下官也不太清楚,好像就是公子您与何才女师徒。”

    “哦,钱老夫子的伤不碍事吧,他上午还吐了血。”

    “钱老夫子在王府养伤,请的郎中说他应无大碍,晚上出不出席,下官却是不知。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他闻着画舫里的薰香有些不舒服,便起身独自出了船舱,来到船尾眺望。

    晏畅看到吴非离去,胆子立刻变大,搂住服侍他的侍女调笑起来。

    掌舵的是一位年约五旬的老者,脸色黝黑,衣衫材质不错,但穿得却不伦不类,袖子被卷到了臂弯,下摆也扎在腰际,露出古铜色的肌肤,见吴非出来,露齿微微一笑,用右手向他挥手致礼。

    这时画舫已驶到江心,一轮圆月正从江面升起,清风徐来,让人感觉十分惬意。

    吴非呆呆望着江心,想起老师和顾晓燕的惨死,虽然他在下游的荒野将他们尸身埋了,但自己这次回来,一定要买口好点的棺材重新收敛,将老师他们好好安葬,这才能心安。

    正想着,晏畅忽然从舱内出来,道:“哎呀,那熏香的味道真是难闻,我受不了啦!”见吴非出神,便闭上嘴站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两个侍女跟了出来,晏畅挥挥手示意她们不要打扰。

    一片静谧中,吴非眉头微微一皱,他似乎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向他靠近,那是一种危险的气息,吴非在天行大陆上感受最多的,便是这种气息,他心头一跳,脑中电光一闪,眼前突然出现了三个字——铣天门!

    “什么人——”

    就在这一刻,画舫内传出张之渔一声暴喝,接着,劈啪动手声传来,又有三两声女子尖叫,然后画舫内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晏畅一呆,他不知道动手的是谁,想不到在画舫上还会出现变故。

    吴非转过身,望着浑身抖的掌舵老者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阁下的伪装既然破绽百出,再装下去还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掌舵老者一愣,咧嘴露出一口森森白牙,他抬起手中一根黑黑的铁管对着吴非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怎么知道老夫是伪装的?”

    吴非冷冷道:“可笑,你漏洞百出还不自知,一个像您这么大年纪,牙齿还能保养得如此干净整齐的舵手,真是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仅此而已?”

    “当然,不止如此,阁下右手分明比左手粗壮,却用左手掌舵,实在有悖常理。”

    掌舵老者脸上露出羞愧之色,问道:“还有没有?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这还不够吗,你看你这身衣服,无论衣料还是穿着都不伦不类,试问哪个掌舵的会这样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哈哈,看来你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小子,不过,就算你看出来也是晚了,你知道我手中握着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掌舵老者脸上满是得意的神色。

    吴非道:“在我眼里,不过是一根破铁棍罢了,在下好奇的是,你们铣天门怎这么快得到消息,而且还敢在王爷的船上动手?”

    掌舵老者冷笑道:“你想套老夫的话么,这些问题等你到了阴曹地府再去问吧,现在还是乖乖地把那东西交出来,看在你听话的分上,老夫赏你个全尸。”

    吴非知道他要的是顾晓燕的仙字石,摇头道:“你们胆子还真大,连王爷都惹得起。”

    掌舵老者见他完全没有就范的意思,嘿嘿笑道:“既然如此,老夫就送你上路罢!”他铁管一抬,“嗖、嗖!”二支短箭疾射而出。

    精光一闪,一张圆形小盾忽然出现在吴非手中,叮叮两下,掌舵老者的飞箭都被那面小盾挡住,掌舵老者十分错愕,这么大一面盾牌,这小子是如何藏在身上,让人毫无知觉?

    就在他错愕之间,眼前猛地一花,吴非已来到面前,掌舵老者手中一空,只觉身子被人凌空拎起,呼地朝画舫的船舱飞去。

    “嘭——”

    掌舵老者身子砸破舱壁,摔在地板上,吴非眼睛一眯,只见舱内不知何时多了一人,这人身形粗壮,双手负在身后,脚下踩着一人,正是张之渔。

    以张之渔的南拳功夫不至于几下就败了,吴非摇摇脑袋,觉得脑中有些许的迷糊,立刻想到舱内的熏香,那熏香中一定混了迷香可笑晏畅还以为波斯香,是什么名贵的东西。

    四名妖艳的女子坐在舱内,正用一支铁管指着吴非,那四人正是先前抚琴的女子,此外地上还躺着数名女子,却是先前要服侍他们的王府侍女。

    吴非缓缓走了进去,眼前这汉子到底是谁?

    “在下煞费苦心布了这么个局,居然不能伤到吴公子分毫,实在令人惊奇!”那汉子阴冷的声音传来,同时,他也转过身子,露出一张苍白的面孔,这张脸十分奇异,没有一丝血色,吴非断定他是戴了面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