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六章 轰轰烈烈干点大事

    众人说起上午的辩论,宗玉琦愤然道:“钱老夫子十数年来沉溺心学,他们所谓的无善无恶之说,实乃误国之术。”他痛陈心学之弊,对朝政表了不少自己的见解。

    说到朝政,陈第洲道:“老夫听说昔日的辅申大人,已退休回家,圣上颇有再启用之意,宗山长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宗玉琦道:“这怎么可以,申大人做事当断不断,况且已经老迈昏庸,他若回来,其他大臣更难做事了,那可万万使不得。”

    吴非奇怪,同不同意申大人复出,那是皇上的决定,宗玉琦凭什么对当今天子的作为不认可?

    见到众人一致点头,吴非心想,宗玉琦与陈第洲等人像是老师提过的道义清流之士,他们针砭时弊,兴致激昂,有些事情,简直可以用无事生非来形容,但作为晚辈,他也不好插嘴。

    好半天才聊完钱闻照的心学,吴非乘隙问宗玉琦道:“山长大人,我听说最近官府来书院查过两次,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宗玉琦道:“这个么,是昌沙江生了命案,有三个人死了,据说是被杀的。”吴非问:“死的是什么人可知道?”宗玉琦道:“一个是船夫,另外二人据说身份不明。”

    吴非自然知道那两人是铣天门的杀手,他们想杀顾晓燕夺得仙字石,结果反被顾晓燕杀了。

    “我跟先师从嵩江府过来,进入昌沙洲地界,听说这边强盗与劫匪不少,还经常杀人,怎么这次昌沙江死了人,要来我们书院查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他们还特地问老夫,最近有没有一老一少和一个年轻女子来过,对了,他们说的一老一少,描述的老人有些像重生老哥,少年么,和你很像,只是比你矮大半个头。”

    听到宗玉琦这么说,吴非心中一凛,官府查得非常仔细,竟连他们相貌都知道了,若不是他去了天行大陆将近半年,长高了个子,这只怕一下就对上号了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还没查出来么?”

    吴非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宗玉琦目光异常深邃,道:“王府的人今天上午也询问了此事,所以老夫估计,还没查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王府也查这案子?”

    “老夫还真不清楚,也许王府的人只是随口一问。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一动,想起上午在讲学堂上朱由真奇怪的眼神,以及晚上的宴会,心中不禁生出些许疑问。

    散席之后,吴非找到思思和林兮涵,讲了他老师在昌沙江渡船上遇到杀手一事,然后道:“那个铣天门势力通天,我这次回来,是要查出真相替老师报仇,现在我既然出现,估计很快他们就会有动静,所以我们都要小心!”

    “那主人怀疑那个王爷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敢肯定他和这件事有关联,但你想,如果他邀我是为了抬举后辈,那应该连宗玉琦、陈第洲等宿儒一起请,这样才能传播出他的名声,这位王爷只请我与何芗2,很有古怪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样,主人晚上去参加晚宴,我就趁机去王府查看一番,有什么不对回来告诉您。”

    “好,晚上我们见机行事。”

    吴非又问林兮涵道:“你一个人在这里养伤,若有人来偷袭,能不能应付?”

    “我,我动脑还行,却不能调用灵气和人动手,现在即使一个凡人都可以杀死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样吧,等下我用张隐匿符,就算有人进来也看不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,也只好如此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晏畅走了进来,站在思思边上道:“你们说啥呢,神秘兮兮的。”

    思思皱眉道:“你还跟着我们干么,你不是嚷着要回来,现在回来了,你该干吗干吗去。”

    晏畅讪讪笑道:“咱们一伙的,说这多伤感情,对了非哥,我听说王爷晚上请你们吃饭,能不能带我去?”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吴非一口拒绝。

    思思冷哼道:“有便宜就是一伙的,没便宜就是陌生人,你这德性,我是看出来了。”她指的是晏畅拿了吴非猜谜的彩头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吴非觉得思思很有意思,她对自己低眉顺眼,一副可怜乖巧的模样,对晏畅却是蛮横尖酸,还不时喜欢用武力来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晏畅叫屈道:“我比窦娥还冤,非哥,您收我作小弟得了,我以后就跟着您混。”

    吴非奇道:“小弟,什么小弟?”

    晏畅道:“就是天行大陆上的神奴,我给你作神奴。”他计划好了,在天行大陆上,吴非的修为只算是入门,但在这里,绝对堪称无敌,跟着吴非,吃香喝辣自是不必说。

    吴非一本正经地道:“你想清楚,我打算此间事了,再回那边去,你也一起去吧!”

    晏畅可不想再回天行大陆,不由叫道:“非哥,你耍我玩啊!”说着挪到门口,一下消失。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这个晏畅,还真有趣得紧!”他又关照了几句,离开林兮涵的住处回到宗玉琦给自己安排的房间。

    进了屋,吴非便上床开始修炼。在这里,一块金石还不够修炼二个时辰,吴非盘算着,要是回家见过家人安顿好,是否再去天行大陆冒险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吴非向书院大门走去,他交代了思思,这丫头做事细致,他还不是太担心,倒是林兮涵的伤让他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快到门口,晏畅不知从哪里又冒出来,涎着脸跟在身后,吴非低低警告道:“你想清楚,跟着我,也许会冒很大的风险,甚至随时可能丢了性命!”

    晏畅撇撇嘴,道:“我想清楚了,与其平平淡淡过一辈子,不如轰轰烈烈干点大事。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惊异地看了他一眼,实在有奇怪,以晏畅的见识,也能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可以跟着我,但一定要听话,不可以胡来。”

    晏畅大喜,连连作揖道:“非哥,我的好非哥,我一定听话!”

    一辆马车停在麓风书院门口,两个侍卫官站在车前恭候,其中一人居然是张之渔,见到吴非和晏畅到来,张之渔脸上堆笑迎上来道:“吴公子,请上车吧。”

    “咦,张教官等了很久么,怎不进来喊一声?”

    “无妨,无妨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