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五章 三记耳光

    这间杂屋极小,根本进不来,吴非尴尬地笑笑,迎上前道:“不知陈老、宗山长等大驾光临,晚辈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宗玉琦皱着眉头对易华卿训斥道:“吴小友乃是周老夫子的高徒,你不知分辨也就罢了,还差点将他赶走,刚才在堂上还胡乱呼叫,这教本山长以后如何做人?”

    易华卿双颊肿着,连连鞠躬,道:“在下有眼无珠,黑白不分,被猪油蒙了心,请山长大人责罚!”

    宗玉琦冷哼一声,转头对吴非笑道:“吴贤侄,宗某在一个月前就天天盼着你和老师来,还派了不少人去打探消息,想不到重生老哥竟在昌沙洲病亡,委实出人意料,不过,贤侄你为何要这般,你直接来找我,岂能受这等委屈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晚辈这么做,自然有不得已的苦衷,既然此间事了,先师此行的目的也算是达成,在下几人打算即刻告辞。”

    宗玉琦上前一步拉住吴非的手,道:“这可不行,贤侄难得来到我们麓风书院,就这么走了,我这老脸往哪里搁?况且,堂堂麓风书院,竟然被一个小丫头问得哑口无言,实在丢人,吴贤侄若不在这里住几天,传授下周老夫子的治学之道,可是不能走!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读书著说,总有后人质疑,所谓金无足赤,人无完人,太史公写史记,也有人问他写颛顼的两个儿子,一个刚传了一代,另外一个就传了五代?我相信这不是太史公的过失,只是因为当时所得的消息有限,太史公力所不及罢了,何才女抓住一两点难,哪会真正损害到各位前辈的名声?”

    这话一说,几位宿儒先前被何芗2在讲学堂上问住,都还觉得老脸挂不住,此时脸上都露出释然之色。

    吴非接着道:“至于说到在这里住几天,那是万万不成的,我师姐受伤不轻,必须找地方去医治,所以就不劳诸位了。”

    宗玉琦几人奇道:“你师姐?”他们以为林兮涵也是周重生的弟子,都露出惊讶之色,倘若这位也是周重生的高足,那刚才要是两大才女对战,不知又会精彩到什么程度。

    吴非还是作解释道:“学生忘记向山长大人说明,晚辈另有际遇,林师姐并非周老师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宗玉琦想起刚才他击败张之渔,估计他可能还拜了什么练拳脚的师傅,点点头道:“既然贤侄有事,宗某也不强留,这样吧,等下老夫略备薄酒,算是给贤侄接风兼赔罪。”

    吴非一番客气,最后还是应允下来,反正王爷的宴会在晚上,并不冲突。

    随即,宗玉琦吩咐晏畅去喊人准备一间清静房间,让林兮涵先搬过去养伤,然后带着吴非向后面走去。

    易华卿又想跑到前面带路,宗玉琦冷冷道:“你跟着我们干么,这里不用你,你走吧!”易华卿呆了,不明白宗玉琦是要他下去,还是要他辞职走人,自己犯了这么大的错,以后在书院只怕不好混了。

    一行人走远,易华卿呆在那里愣了一阵,才恨恨地哼了一声,道:“吴非,好,我记住了,你等着瞧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忽然瞧见一张漂亮的脸蛋在眼前一闪,他还没明白过来,就听见“啪,啪,啪!”三记清脆的响声,接着,脸颊上一片烧痛。

    这人正是思思,她送林兮涵换房间,一出来就听见易华卿在这里狠,以她的性子,出手就是三记响亮的耳光。

    易华卿被打得呆了,半天才明白过来,道:“你,你凭什么打我!”

    思思抓住他胸口衣服,恶狠狠地道:“敢在背后骂我主人,活得不耐烦了!”他可不懂这里的女子要笑不露齿,足不出户的规矩,抓住易华卿一个肩摔,将他横摔在地,易华卿平时只会阴人,完全手无缚鸡之力,被思思摔在地上,只觉身上散架,半天都不能动弹。

    思思不屑地道:“再让我听见你诋毁主人的话,我将你的捆起来当球踢!”

    只见晏畅转了出来,笑道:“当什么球踢,直接用刀咔嚓了,让他去王府做公公!”

    “好——”

    思思想也不想,道:手一伸,从怀里摸出一把短刀,递给晏畅道:“下手吧!”

    易华卿闻言吓得魂飞魄散,这女人简直不是人,居然随身携带凶器。

    晏畅为难地道:“我,我可不会阉人,我连阉鸡阉鸭都不会,万一不小心变成杀人就糟糕了!”

    思思其实只是吓唬易华卿,听了晏畅这话,翻着白眼道:“你不会杀人吗,那牛三斤是谁杀的,谭典是谁杀的?”

    晏畅吓了一跳,这里比不得天行大陆,杀人可是死罪,他忙叫道:“什么牛三斤,我只吃牛肉一斤够了!”

    两人说着话,渐渐走远,易华卿艰难地爬起来,心中又惊又怕,姓晏的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张狂了,这个野蛮的女人是谁,她喊那小子叫主人,身上居然还带着刀子,其中一定有古怪,难道他们是江湖人?

    想到那些来无影去无踪,杀人不见血的江湖豪杰,易华卿禁不住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宗玉琦将酒席设在麓山脚下一座闲雅亭中,这地方三面环山,坐西向东,边上有一道山涧,十分的幽静。

    菜肴是伙房大厨特别烹制,吴非在麓风书院呆过一段时间,还是第一次品尝到书院大厨的真正手艺,那些菜肴谈不上丰盛,却是十分精致,都是些山中竹笋,农家腊肉等。

    除了钱闻照师徒,其余人等基本到齐,大家对吴非颇为热情,席间多次问到周重生之事,吴非十分谨慎,毕竟杀害他老师的铣天门还没想好应对之策。

    说起王爷府的晚宴,宗玉琦道:“说起这位朱王爷,他很少请人去他府上做客,今日请你们,真是罕见。”

    “宗山长多虑了,像吴贤侄这样的年轻才子,以后前途不可限量,王爷有招揽之心,也是正常。”

    陈第洲捋着胡子不以为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