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四章 王爷的宴会

    晏畅神情振奋,他袖子一卷,第一个冲到堂上,嚷道:“非哥,背书这种小事交给我就是了,刚才你可是只顾得自己出风头,不够哥们啊!”他灵识开启后,记忆力倍增,连图形和复杂的花纹都能记得清楚,只是虽然记得,却不知道意思,有些索然无味,但此时他这话一出,顿时全场绝倒。

    思思扶着林兮涵,也慢慢走上来,三人聚在一起,何芗2将那卷王心斋先生遗集递了过去,思思接过书翻了起来,晏畅一边看一边嚷道:“快点,快点,你翻书翻得太慢了!”

    这一下,所有人看得都是呆了,这三人翻书的度虽然还比不上吴非,但也是十分迅疾,基本每一页只看两眼就翻过去,这要是也能背下来,自己都不用读书,直接去豆腐店买块豆腐撞死得了。

    不到一盏茶时间,三人都已经看完。林兮涵有伤在身,秀眉紧皱,一直靠在思思身上,晏畅蹦到何芗2身前,将书卷还到她手中,道:“何才女,你考我撒,我已经背出来了!”

    何芗2并不信邪,翻开王心斋先生遗集,随便抽了几章,晏畅居然一一背出,只是他学识有限,很多字要比划出来,不知道怎么念。何芗2身子一阵颤抖,险险栽倒,她又问了思思和林兮涵几段,他们两人的灵识和吴非沟通过,相比晏畅,反而要更正确,都是一字未错。

    这下,不光是何芗2,全场所有人都傻眼。

    晏畅正在得意,宗玉琦忽然走上来,劈头问道:“你说说,愚夫愚妇,与知能行便是道,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”晏畅顿时傻了,他只是学了背书,对于其中的意思却是完全不知。

    宗玉琦又道:“周开辅政,刑措不用,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晏畅双眼直翻,他确实没有读过书,本以为灵识开启后,自己可以卓越群,想不到还是个无能之辈。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宗山长,先前我与何才女约定,是能将这本书背出来,并没要他解释。”

    宗玉琦拱手道:“我知道,宗某只是不想他小人得志。”

    忽听得身后何芗2叫道:“钱老师,钱老师,您怎么了?”

    几人转头一望,只见钱闻照身子瘫在座位上,地上一摊血,显然刚刚吐过,像这等天才少年,今日不是出现了一个,而是出现了四个,这叫他情何以堪,如何自持?

    虽然钱闻照吐血受伤,但并没影响到这次盛会的结束,宗玉琦和朱由真分别讲话,朱由真对何芗2、吴非大加赞赏。

    吴非其实有心与何芗2探讨,读书和人生的意义是什么,但此时讲学论辩已结束,他扪心自问,倘若不是机缘巧合,自己拥有灵识,可以强记硬背,今日的论战,最后鹿死谁手还真难说,这时心愿既了,扶着林兮涵,便打算找机会向宗玉琦告辞,但宗玉琦等人正陪着朱由真下堂,都没时间招呼他。

    忽然一名侍卫官迎上来,对吴非行礼道:“吴公子,王爷今晚设宴昌沙王府,请吴公子和朋友务必光临。”说完他恭敬地递上一张请柬。

    吴非眉头微皱,他不想去赴宴,推辞道:“多谢王爷好意,但在下这位同伴有伤在身,行动不便,怕是不能参加宴会,请代我向王爷致歉。”

    那侍卫官十分诧异,在他印象中还没人会拒绝王爷的邀请,这少年人居然开口拒绝,道:“王爷诚心相邀,他还请了何才女,请务必一定光临!”

    吴非听说何芗2也会去,想了想,终于接下了请柬,道:“好吧,那我去便是。”

    那侍卫官抱拳道:“晚上王爷会派马车来麓风书院接吴公子,那就晚上见了。”

    送别那位侍卫官回到先前住的杂屋,吴非放下林兮涵,道:“你不好好休息,跑出来干吗?”

    林兮涵低低道:“我觉得好了一些,想瞧瞧你到底是在干吗。”接着又道:“这是什么鬼地方,这里的空气怎么半点灵气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思思此时才问出心中的疑问,道:“主人,我们传送的这个地方是您老家吗,那几个魔道的藩主不会追来吧?”

    吴非摸着胸口的仙字石,苦笑道:“他们要是能追到这里来,那也不必说了,恐怕我们现在要想回去,也是不能。”他感受着胸口仙字石上的灵气,觉得它好像变回了一颗普通的石头,不知道多久才能恢复。

    “若是没有灵气,只靠身上的金石、银石给养,我估计一两个月后,我的伤势不但不能复原,还会恶化下去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皱着眉头说。

    吴非一呆,这么说来,自己还要回到天行大陆去,那可是个危险的地方。

    沉吟片刻,吴非从宝囊里抓了一袋金石出来,道:“我这里还有好几百块金银石,可以撑一段时间的修炼,师姐你先用来复原,有什么情况到时再说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狐疑地道:“荆棘山那几个魔道弟子的金银石都被你搜刮过了,你身上怎么这么多钱?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我这人有财运,赚了不少。”他和奉三思、莫咖俊打赌,赚了两百金石,又灭了谭家,自然身价不菲。

    晏畅这时捧着吴非猜谜得来的盘子,问道:“这个昌沙王朱由真送了什么好东西给你,我打开看看可以不?”

    吴非可不知朱由真出手一向阔绰,点点头道:“看你这么喜欢,就送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此言当真?”

    晏畅惊喜道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真不真的,你喜欢,拿去便是。”

    晏畅揭开盖子,只见盘子里面放着一个玉盒,晏畅打开玉盒,一柄折扇出现在盒中,这柄折扇样子实在一般,不像个值钱的东西。晏畅展开折扇,只见上面画了一块墨石和几串墨葡萄,落款是青藤居士徐渭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东西,王爷也太小气了吧?”

    晏畅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吴非气得鼻子一歪,道:“这徐渭就是徐文长,他的墨宝,最便宜的也可以卖一百两银子,你还嫌王爷小气!”

    晏畅急忙塞进怀中,道:“你说了给我,可不许要回去!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杂屋门被叩响,吴非点点头,晏畅拉开门,只见伙房管事王大德、讲书易华卿陪着宗玉琦、陈第洲等几位宿儒站在门口,满脸都是惊疑之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