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一章 文入武道

    何芗2脸上一阵红白,她博览群书,甚至连佛经奇门也有涉猎,但这种练拳的书籍,她确实是连翻阅的兴趣都没有。

    宗玉琦等人脸上露出戏谑的微笑,周老夫子果然高深莫测,他这弟子不按常理出牌令何才女手足无措,完全不知所为。

    钱闻照按捺不住,站起来道:“吴小友,你是真的喜欢南拳么?”

    吴非点头道:“不错,老师说没有一个好身体,是读不好书的,所以在下读书写字之余,也练些拳术。”

    钱闻照笑道:“如此真的巧了,老朽知道王爷麾下有位侍卫教官,名叫张之渔,他的南拳得自岭南蔡九先生的嫡传,吴小友要不要请教一下?”他自然怀疑吴非所言,这小子分明是来糊弄人,可不能让他阴谋得逞。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今日谈文弄道,若是变成了比武大会,怕是不妥吧?”他心中暗暗好笑,以自己第一层凝气境的修为,和凡人动手,根本不需要运用灵力,仅凭身法的迅疾,就能瞬间秒杀对方。

    朱由真也是好奇,他不知道这少年到底有什么本事,他猜谜、写字如此厉害,难道还真练过南拳?

    “好,请张师傅上来!”

    钱闻照很是得意,他瞥了一眼吴非,暗道:“吹牛谁不会,你说你喜欢南拳,等下被打得鼻青脸肿,看你敢称会!”

    不一会,一个结实的侍卫官走到堂前,他步履十分沉稳,个子不高,脖粗肩宽,一张国字脸带着凶悍之气,尤其两条眉毛又黑又粗,看走路的架势,明显是个练家子。

    那侍卫官朝朱由真施礼道:“王爷叫下官来,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朱由真笑道:“张师傅,这位吴小友说他最爱的书是南拳的拳经,你考考他罢。”张之渔点点头,转向吴非抱拳道:“吴小友,张某有僭了,不知阁下所学,是蔡家、李家还是莫家?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在下也不知是哪家,我就是喜欢看一本南拳十八式。”当下他蹲了个马步,背了一段口诀。

    这南拳据说起源于少林,后经人传到南方,形成大众喜爱的拳法而广为流传。

    张之渔点点头,脸色有些古怪,吴非所念的口诀确实不错,不过书局里几文钱一本的拳经都有记载,南拳学得好不好,可不是用嘴说的,是要长期苦练才行,但既然王爷要自己考他,只得随便问了几个招式,吴非虽然一一答出,张之渔还是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。

    吴非见堂下一大半人都是将信将疑的表情,便道:“这样罢,张师傅,我们在这里过几招,在下的南拳学得好不好,一试便知。”

    钱闻照正想撺掇他们动手,闻言哼了一声,暗道:“自作孽,不可活!”他知道张之渔可是高手,平时十几人打他一个都不是对手,这小子毛笔字写得好也就罢了,要近身搏斗,一定是找死。

    张之渔有些犹豫,向堂上望去,朱由真朝他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“张师傅,你便与吴小友过过招,小心不要伤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是,王爷。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动手难免错失,学生也怕伤了张师傅,不如我们互相点到即止吧。”

    朱由真笑道:“好,你们都点到即止!”

    众人听了,都以为吴非狂妄,张之渔心中冷笑,暗道:“你一个书生,还怕伤到我?”

    两人互相抱拳,吴非笑道:“张师傅你尽管出手,不必顾忌。”

    张之渔无名火起,这小子居然叫自己尽管出手,难道你以为自己是南拳高手?当下一步上前,道:“小心了!”马步一沉,一记直拳朝吴非胸口击到。

    吴非气定神闲,等对方堪堪拳到,才侧身闪过,同时一肘击出,张之渔觉得眼前一花,吴非的肘击便停在自己面前,离鼻尖不到一寸。

    这时两人都已停住,吴非若继续招,张之渔必然脸上受伤。

    “张师傅,不要轻敌哦。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。

    全场诸人都看得双眼直,呆若木鸡,尤其是几个被张之渔传授过南拳的亲兵,他们可是知道张教官的厉害,他怎么可能一招之下就被制住?

    “再来,再来!”

    吴非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张之渔额头青筋直爆,他脱去侍卫服,露出贴身的练功服,只见他袖子一卷,两臂肌肉鼓起,显得极有分量,这次张之渔再无保留,他练的南拳是蔡家拳,蔡家拳以快为主,偏重快步抢攻。

    “哈——”

    张之渔猛喝一声,六连拳击出,这是张之渔最得意的一招,不知多少高手败在这一击之下。

    但吴非的快灵巧远在张之渔意料之外,蔡家拳强调以巧取胜,吴非比他更巧,两三个闪身后,又是一记肘击停在张之渔鼻尖。

    张之渔额头冷汗直冒,他不相信世上还有这样的对手,竟让自己有劲使不上!

    吴非再次退后,道:“张师傅,再来!”

    张之渔脸上一阵红白,蓦地大喝一声,大小运天,天边雁等招术同时使出,他拼着挨上吴非一记肘击,也要将对方击伤。

    吴非看出对方拳势没有收劲,乃是两败俱伤的打法,他几个闪身,闪到一旁,张之渔步伐也快,立刻揉身而上,紧紧贴着吴非。

    “开——”

    吴非忽然身子一转,闪到张之渔背后,一拳击在张之渔后心,也不见他如何力,张之渔结实的身躯向前冲出数步,竟然还是无法卸去劲道,嘭地一下扑摔在地。

    这一下所有人都震惊不已,这少年居然是个身负绝技的武林高手,只几招便让王府的南拳教官俯称臣。

    跟张之渔学拳的亲兵有几个眼珠都要掉下来,他们平时两三个一起都对付不了教官,还常常被打得七荤八素,眼前这少年居然轻松取胜,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?

    吴非微笑着扶起张之渔,道:“张师傅,承让了!”

    张之渔满脸羞愧,他活动了一下,现自己并没受伤,知道是吴非手下留情,道:“果然山外青山,吴兄弟少年英雄,老张我远远不如!”

    这时众人看吴非的眼神已经不是天才,而是怪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