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章 南拳十八式

    此时三人的谜底都已写完呈到台前,台上诸位宿儒围住三幅字不住指点评说,好似难以决断,宗玉琦与钱闻照还争执起来,颇有些互不卖账的架势,倒是吴非与何芗2站在原地不作声。

    台下那些学生和看客一边猜测,一边小声议论,讲学堂从里到处都是嘤嘤嗡嗡。

    朱由真忽然一摆手,道:“不必争了,请学堂里的诸位来评判好了。”

    宗玉琦等人立刻赞同,钱闻照也点头。

    朱由真喊来身后的侍卫,吩咐几句,片刻后,三名粉色长衫的侍女走到堂前,各自举了一幅字向众人展示。

    台下众人还未看清谜底,却被三幅字惊得呆了,因为三幅字都是用瘦金体写成,铁勾银划,十分震人心魄。

    朱由真笑道:“本王的谜底既在其中,为以示公允,要劳烦宗山长做一下说明。”

    宗玉琦微一躬身,站在堂前,朗声道:“下面便由老朽来介绍三幅谜底,这第一幅,写的是——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,此句出自前朝王实甫杂剧西厢记。”

    台下不少人鼓掌叫好,文君司马,山泊英台,愿有情人终成眷属,何等美好。

    宗玉琦走到第二幅字前,道:“这一幅字,写的是——难得有情郎,出自唐鱼玄机的赠邻女。”

    台下又是一片叫好之声,这次叫好比前一次更热烈,司马于文君,山泊于英台,都是难得的有情郎,此句远胜于第一幅的境界,毕竟先前吴非定的谜底是诗词,元杂剧中的佳句当然比不上唐诗的经典。

    宗玉琦走到第三幅字下,这一幅瘦金体写得特别有力,天骨遒美,笔锋如曲铁断金,要知道瘦金体为宋徽宗赵佶所创,赵佶之后,数百年里,后人修习瘦金体,几无一人能越,但这一幅字之传神,足与赵佶碑帖中的拓字可比,而且更传神生动,无可挑剔。

    “这一幅字,写的是——应恨刘郎来又去,出自宋苏轼的减字木兰花。”

    台下安静了片刻,众人仔细回味,这刘郎最开始虽是指刘彻、刘邦、刘备,但到宋朝,已开始暗指情郎,周邦彦就曾写过,流水落花,不管刘郎到。

    这一句对得相当精妙,司马是文君的刘郎,山泊是祝娥的刘郎,只不过司马来而山泊去,与谜联扣合得天衣无缝,如果说前二幅是佳作,那么这一幅无论字还是与谜联的契合,都可谓绝唱。

    众人回过神来,叫好之声才轰然响起,且久久不绝,虽然他们还不知哪幅字是何人猜的谜底,但显然刘郎一句用得最为精妙。

    宗玉琦对钱闻照道:“钱老,你瞧瞧,我们根本无须争执,这刘郎一幅为最佳。”

    钱闻照道:“宗山长此言差矣,这道诗钟联谜乃是以千古之爱为主题,易求无价宝,难得有情郎,堪称千古,而应恨刘郎来又去,这应恨从何说起?”

    何芗2此时站到二人中间,叹了一声,道:“老师,您不用说了,这恨自然也是爱,是一种痛爱,学生这一题自愧不如,该当认输。”她这么一说,台下所有人都惊愕地出一声低呼,显然刘郎这句不是她所作。

    钱闻照摇摇头,他知道自己这位女弟子心性孤傲。

    朱由真呵呵一笑,上前道:“本王想了半天,也才想出元杂剧中的一句,实在惭愧啊,吴小友不愧是周老夫子高徒,出手不凡,这一题连何才女都认输,本王更是拍马不及!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堂下又是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但此时场中最惊愕的人,却是尚元生,他自以为练了几十年的瘦金体,当世已经无人可及,但眼前这少年不单行草已得到周重生真传,连瘦金体都远在自己之上,羞愤之色在脸上交错,站在字旁已经呆住。

    朱由真笑道:“既然何才女恭让,那本王的这一份礼物,该属于这位吴小友了。”他向后示意,有人将托盘送到吴非面前,吴非谢过朱由真,接过托盘放在案上。

    钱闻照有些不悦,他并不认为吴非才学可以胜过自己弟子,虽然他写字堪称一代宗师,但钱闻照此次上门挑战,怀了必胜之心,刚才本已胜券在握,没想到平地冒出这个吴非,一下抢了风头。

    朱由真的礼物已经送出,便坐回位上。

    何芗2对吴非一拱手,道:“吴兄既然是周老先生的高足,不知平时最喜欢读哪一本书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堂下立刻传出一片低声议论,要知道刚才何芗2正是在陈第洲、宗玉琦所擅长的易经和朱学上问倒二位前辈,此时故伎重施,显然是要向他难。

    吴非歉然一笑,道:“在下天资愚钝,读书多而杂,也没特别喜欢的,若一定要说我最喜欢的一本书,怕是何才女连瞧都没瞧过。”他此言一出,貌似谦让,实则狂到极点,吴非上次听晏畅说何芗2放言,即使周老师亲至,她也敢上来挑战,此时有心给她点颜色瞧瞧。

    何芗2身躯微震,她望着吴非,见他目光中有狡黠之色,暗道:“这位吴师兄是什么意思,难道他要用那些不堪的书目来为难我?”她想到的是金瓶梅、西游记等,如这少年真的说自己喜爱这类书籍,自己可如何应付?

    “是,是什么书?”

    “何才女,在下闲来无事,最喜欢的一本书,乃是南拳十八式,这可是一本好书,其中字字真言,只要每日习练,便可强身健体,修身治学。”

    吴非这么一说,所有人都瞠目结舌,在场的学生和宿儒,没有一个看过南拳十八式,就算看过,怕也没有一个记得。

    何芗2又气又恼,这家伙一定是专门背了这本拳谱,然后故意在这里为难自己。

    “哦,这么说来,吴兄可是精通南拳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自然。”

    吴非顺口背了一段口诀,他自从灵识开启后,对于所读过的书,只要有记性,在心里领悟一遍,就可以霍然贯通,这南拳他习练过,自然信手拈来。

    众人心里暗笑,何芗2再是天纵奇才,也有不知道的学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