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九章 请尚老代笔

    猜谜古称“廋辞”或“隐语”,始于春秋,南北宋时成为民间喜闻乐见的活动,这朱由真钟爱制谜,今日文人聚会,他来书院出题,也是想一显身手,周重生喜猎极广,也是经常出谜考吴非,所以他并不惧怕。

    “请王爷指教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好,那本王就出一道联谜,谜底是二个字,你二人须说出来历,再一人答一字,谁答不上谁认输,如何?”

    吴非与何芗2一齐躬身道:“请王爷出题。”

    朱由真笑道:“这第一联你们听好了,霜皮溜雨四十围,黛色参天二千尺。”

    吴非向何芗2望去,她下颌微抬,作了个请势,便道:“这是唐杜工部古柏行中的二句,霜皮溜雨可取木,四十围可取巨,所以这第一字在下猜为柜字。”

    朱由真点头向何芗2望去,何芗2笑道:“这道题吴兄已猜出一半,那小女也不妨献丑,黛色参天亦可取木,二千尺可为高,所以我的字为槁。”

    “好——”

    朱由真赞了声,又道:“这第二联你们听好了,南岳重来攻有意,西江一入久知音。”

    此联一出,吴非不由眉头暗皱,何芗2也是秀眉紧锁,朱由真笑道:“怎么,二位难住了么?”

    吴非苦笑道:“这字么,在下是猜出来了,可是却不知道出处,莫非此联是王爷亲撰?”

    朱由真哈哈大笑,道:“不错,此谜是本王为了制谜而写的两句诗,没有出处,要难为二位了,此联你们只要猜字为何字。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王爷此题并不难,上联为击,南岳为山,重来为二,山与二合为击,这击字当然和攻有意了。”

    何芗2笑道:“我这下联更容易了,不用解释,就是一个酒字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出答案,下面顿时恍然,其实这题并不难,只是大家还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朱由真抚掌笑道:“这可难为本王了,本王所出题目根本难不住二位,而奖品却只一份,给谁好呢?”

    何芗2眼珠一转,道:“不如请王爷出二个字,我们来作一个诗钟联谜?”

    吴非双眉一挑,这丫头看来是此道高手,这诗钟联谜相当之难,有联句、分咏、嵌字,章法颇多,此时她要朱由真出两个字,自然是嵌字的诗钟联谜。

    “本王出字,何人出联,如何设底?”

    朱由真兴致颇高,他平时很难找到同道高人,此时与两位天才少年同台,有些喜不自胜。

    “王爷设字,小女出上联,不若请吴师兄对下联并设底吧,今日这么多名家宿儒在此,可当评判,我和王爷若是猜得不好,便是吴师兄赢了。”

    何芗2娓娓道来,将诗钟联谜的规矩说了。

    吴非暗暗点头,心中道:“这丫头高明之极,联谜我和她各出一半,我若对不上联句,便是输了,我若对上,谜底让她猜中,也是我输,真是个极高明的主意。”但他有心一争,当下笑道:“谜底不如设一句古诗词吧,可选范围大,必有佳句可对上。”

    朱由真连连叫好,道:“那本王就来出字。”他略一思索,道:“千古情爱,何幸,何缘?本王就出这幸和缘字。”自古写爱情的诗句千万,他相信,这谜联必有佳句。

    何芗2略作沉吟,道:“幸,我这上联是,文君有幸随司马。”

    “好——”

    朱由真鼓掌,道:“千古情爱,文君司马,字律工整,好联!”他望向吴非,心里替他捏了一把汗。

    吴非展颜一笑,道:“我这下联也有了,缘,山泊悭缘娶祝娥!”

    祝娥就是祝英台,要论传播之广,梁祝的典故更胜文君司马,而且何芗2的司马文君是欢,吴非的山泊祝娥却是悲,这一联实在是妙到毫巅。

    朱由真吟送几遍,叹道:“果然自古英雄出少年,何才女的千古情爱是文君、司马,吴小友的千古情爱乃是山泊、祝娥,此联对仗工整,浑然天成,怎一个妙字可言!”

    坐在两边的陈第洲、宗玉琦、钱闻照等人纷纷点头,他们心中各接上下联,但都觉得不及吴非。

    何芗2施礼道:“不知王爷所想的谜底是——”

    朱由真正搜索枯肠,不知从哪里下手,闻言有些呆。

    陈第洲几人起身道:“既然让我等作评,不如请三位各自写下谜底,再由大家来评议,如何?”

    朱由真被解围,点头道:“如此甚好。”

    三人各自回到桌案旁,钱闻照颇为紧张,倒是何芗2镇定自若,她来到桌旁对两广的宿儒尚元生低语几句,尚元生微笑着走到案边,道:“方才何才女将谜底告知了老朽,让老朽代笔一书,现在尚某只好献丑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都微微一怔,这尚老夫子不单是两广的巨儒,还是当代最负盛名的书法大师,他的瘦金体冠绝天下,单以书法而论,在座人中怕无一人敢说胜他,便是吴非的老师周重生真的重生,也不能与他争锋。

    有人暗道:“这何芗2请尚老代笔,分明是在书法上示弱了,不过,尚元生压这少年一头,钱闻照这边再胜了,倒是完美。”

    尚元生提起笔,微一凝神便落笔书写,但见他身随笔走,一勾一划十分用功,何芗2站在边上,看得不住点头,等尚元生写完,吴非也开始落笔,他这次写得很慢,一笔一画都显得十分端正。

    倒是朱由真提笔踌躇,久久没有落笔,不过他精通谜道,苦思之后便有了答案,他瞧见尚元生已放下笔,便招手道:“尚老夫子,不如本王的谜底也劳烦先生一起写了。”

    尚元生脸上带了喜色,口中却道:“王爷厚爱,元生愧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朱由真笑道:“尚老不必过谦,您若不写,何才女可是要压本王一筹了。”

    尚元生这才上前接过笔来,朱由真低低说了一句,尚元生连连点头,他在案旁蓄足精神,这才动笔写下一行字,短短几个字写完,竟然一头汗水。

    朱由真赞道:“尚老出手,果然不凡,还请先生题款盖章,回头本王要找人裱上,挂在府上悉心观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