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七章 在下来猜谜

    吴非刚想问问是什么问题,这时昌沙王朱由真站了起来,他呵呵笑道:“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!钱先生爱徒巾帼不让须眉,不负才女之名,可喜可贺,今日本王听了各位的辩论,也是算是胜读十年书,下面本王出题,来考考大家,就当放松一下,如何?”

    钱闻照满脸堆笑,起身鞠躬道:“王爷乃是不世奇才,肯指点我等酸儒,实在是荣幸之至!”他这么一说,两边的宿儒也都跟着点头。

    宗玉琦、陈第洲等虽是不齿钱闻照的马屁,但也没法,谁叫他们今日被一个少女问得哑口无言,不过他们也都听说,这位昌沙王独爱制谜,在其中浸淫数十年,非一般人可以应付。

    朱由真捻须笑道:“什么奇才,与在座的各位饱学之士相比,本王不过是附庸风雅罢了,现在本王出几个谜,谁能射中三元,本王就送他一个小彩头!”说罢,他一挥手,站在后面的太监托着一个带盖的盘子走过来站在边上。

    下面的人纷纷议论起来,大家都知道昌沙王出手阔绰,一掷千金,这个盘子里不知是什么礼物,想来必定不是凡物,只是这么多人来猜谜,谁又能独占三元,怕除了眼前这个聪明绝顶的何芗2,再无一人有这本事。

    何芗2微笑着躬身行礼道:“请王爷赐题。”

    朱由真点点头,踱步到台前,负手道:“本王前些日子翻书,偶得一佳谜-----吴蜀成婚此水浔,明珠步障幄黄金。”他故意只念了二句,然后盯着何芗2微笑。

    何芗2接着念出下句,道:“谁将一女轻天下欲换刘郎鼎峙心。这是唐代吕温写的一刘郎浦口号,不知王爷是要我们打何物?”

    吴非暗暗点头,这位京城第一才女果然不凡,见识不在自己之下,这古诗并不出名,她居然立即背出下两句,确实了得。

    朱由真笑道:“我的谜面,便是你念的这二句,谜底么,是猜一个成语。”他此谜一出,台下纷纷交头接耳。

    何芗2环视一周,见无人举手,傲然笑道:“我猜到了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对面的观众席上忽然传来一个清亮的声音道:“我也猜到了!”

    众人寻声望去,只见一个少年书生托着一方物件向台上走来,人群虽然拥挤,但这少年所过之处,纷纷让出一条道来。

    何芗2一怔,这走来的少年眉目虽然清秀,却好像带着一股说不出的风霜,他年纪和自己相仿,却镇定淡泊如水,这种感觉她从未有过,一时竟然呆了。

    这少年不是别人,正是吴非,此时他托着老师的印章,大步朝殿前行去。

    一个侍卫长装束的武官拦住去路,他按住佩刀,喝道:“什么人,想要冲撞王驾吗?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在下嵩江学子吴非,只是想猜猜王爷之谜,难道不可?”

    实际上今日论辩,麓风书院已经一败涂地,朱由真出谜,只是缓解一下气氛,现在猜谜,并没说外人不能参与。

    这时宗玉琦身后一人忽然跳了出来,指着吴非叫道:“顾小非,你竟敢出来捣乱,难道是不想活了么!”

    顾小非是吴非在麓风书院当杂役时的化名,他瞟了一眼那人,见是以前百般刁难自己的讲书易华卿,冷冷道:“易讲书,在下是来猜谜,不是来捣乱。”

    易华卿几步跑到朱由真面前扑通跪倒。

    “王爷恕罪,王爷恕罪,此人乃是我们书院的杂役,他竟敢冲撞王驾,罪该万死,请王爷,请王爷允许我们将他拖下去狠狠责罚!”

    易华卿差点顺口说出,请王爷将顾小非拖出去斩,却想到今天这样的场合,为这种事情杀人还不至于,所以话到嘴边急忙改口。

    朱由真却是饶有兴致地看着吴非,这少年俊逸脱俗,他这一身朱子深衣也不是寻常货色,怎么可能是个平凡的杂役,况且今日何芗2大扫麓风书院的颜面,先前书院的那些高才们,一个个败下阵来,让他这主人也是脸上无光,现在有个外人出头,他倒觉得有些意思。

    “何才女,你觉得本王要如何处置此子?”

    朱由真将这一问抛给了何芗2。

    何芗2淡淡一笑,对着吴非问道:“请问阁下,你是此地书院的学生么?”

    “非也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座中哪位老师的弟子?”

    “家师今日无缘来此。”

    何芗2傲然道:“那你觉得凭什么在这里猜题?”

    “因为,因为在下猜出了谜底。”

    大部分人都以为吴非冒失上来,是个想要出名的小书生,何芗2若是给他机会,那就太过抬举,因为他猜不出不但丢了麓风书院颜面,而且还给这样的聚会留下笑柄。

    何芗2看见钱闻照挥挥手,似乎要她不要耽误时间,于是转向朱由真道:“此人并非今日论辩的嘉宾,确有冲撞王驾之嫌,小女子的意思么,是不妨让他猜猜,若是猜中,就恕他无罪,若是错了,可要略施薄惩,不知王爷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有人连连点头,这位京城第一才女果然宽容,连一个冒失闯来的小子都愿意给机会,也有人认为何芗2是故意扫麓风书院颜面,因为他们出不了一个应对之人。

    关于猜谜射覆之道,倒也不是读书越多就越精通,因为期间有许多格律,不知道者是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“很好,很好!”

    朱由真呵呵一笑,转向吴非问道:“你若是猜错了,是认打还是认罚?”

    吴非躬身笑道:“在下身无分文,只好认打。”

    钱闻照听吴非这么说,撇了下嘴,他不相信这少年穿得这么光鲜,会身无分文,分明就是个想借机出头的无名小卒。

    “好,就如你所说的办,若是猜错,打你三十杖,你可受得住?”

    朱由真似乎有些高兴的样子。

    易华卿闻言却是气得够呛,他瞪着吴非,忽然觉出不对来,这小子才一日不见,怎么好像长高了大半个头,而且他身上这套朱子深衣,是从哪里偷来?

    这时宗玉琦上前道:“既然两位都猜了出来,不妨各自写在纸上,彼此印证一下,如何?”

    宗玉琦是麓风书院的山长,他自然见过吴非这个小杂役,心中十分惊异,因为他请周重生来应战钱闻照,那周老夫子的弟子名字就叫吴非,但是周重生写信告诉他,那个吴非是嵩江府第一才子。

    何芗2与吴非一头,两人各自走到文案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