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六章 归来著深衣

    吴非摆摆手,坐到床边替林兮涵把脉,觉得她脉息虽弱,却已平稳。

    “兮涵姐姐没事吧?”

    思思问。

    “嗯,她伤得很重,只怕,只怕我没有能力给她治疗。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生出一股无助之感,他觉得林兮涵现在就是一个废人,完全没有灵气。

    林兮涵勉强一笑,道:“我,我是小竹林的弟子,有很多丹药,没,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思思忽然跪在床前道:“兮涵姐姐,今天在灵石镇,主人一定要赶我走,我求您了,让我留下吧,要不我给您当侍女,只要留在主人身旁,我做什么都愿意!”

    林兮涵面上一红,道:“你给我当侍女,怎么就是留在主人身边了呢?”

    思思道:“我知道,主人心里只有师姐您,好姐姐,您就不要赶我走了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林兮涵无力地道:“你这丫头,真会磨人,好,你暂时留下吧。”

    思思大喜,连磕三个头,这才起身。

    吴非有些郁闷,道:“我还你自由,你问我师姐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用。”

    思思忽然又问道:“主人,我们来的是哪里,是您家乡吗?”

    “不错,这里和天行大陆完全不一样,这里没有修炼者。”

    想到思思听不懂这里的话,于是对她进行灵识沟通。

    凡人虽然不能修炼,但灵识却可以被修炼者开启,加上思思又是吴非的神奴,和她沟通也就是半炷香之事,吴非把自己所认识的文字和语言跟她进行了通感。

    片刻后,思思惊叫道:“好神奇,这里的语言和文字都好神奇!”

    林兮涵道:“我现在虽然不能用灵气,但你也和我沟通一下,免得这里的话我听不懂!”

    吴非见她似乎好了一些,便用灵识和林兮涵也进行了沟通。

    晏畅嘻嘻笑道:“这里我就不用再开启了,因为这也是我的老家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现在我出去瞧瞧,你们替我守着师姐,万一有什么不对就叫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主人,有思思在这里,您放心去吧。”

    吴非从床下拉出个箱子,里面有周重生的文房四宝和一枚印章,此外还有一套深蓝色的朱子深衣,这套衣服是此次南来周重生特地为吴非量身订制。

    睹物思人,吴非眼中湿润起来,他深施一礼,仿佛又回到了从前跟在周老夫子身边读书的情形。

    静默片刻,吴非系好幅巾,郑重地换上衣服,推门而去,思思在边上一言不,只是好奇地现主人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出了杂屋,吴非径直朝讲学堂走去,讲学堂位于麓风书院的中心,是书院的讲学重地和重大活动的地方,刚到门口,一排士兵将他拦住,一个百户军官走上来,上下打量吴非几眼,玩味地道:“这么晚才来,里面已经挤满了,下次再来吧!”

    吴非记得,何芗2的这次来访,惊动了昌沙王朱由真,现在那位朱王爷一定也在里面观战,这些士兵一定是王爷府的护卫。他作了一揖,摸摸身上,却现没有银子,不由苦笑道:“官爷,我千里迢迢赶来不易,您就放我进去吧?”

    那百户很是不悦,他瞧见这少年书生开始还在身上乱摸,这时居然说没有,分明是在戏弄自己,不由怒道:“里面人满了,闲杂人等一律不得入内,除非你有这次讲学的请柬。”

    “官爷,您就行个方便罢。”

    吴非被他这么一提醒,忽然想起什么,从宝囊中取出一块银石悄悄递过去。

    那百户忽然觉得手中多了一块石头,低头一瞧,现手中银光闪烁,他虽不知是个什么宝贝,但立刻觉察到此物不凡,马上满脸堆笑,他令人检查了吴非周身,见他没有带危险器物,让开了身子道:“好说,好说,这位公子你进去后,可不能喧哗,惊扰到王爷我可不能保你!”

    吴非连连点头,“这个自然,自然。”

    其实以吴非的修为,使用个身法就可以进去,不过他想要从大门走进去,与何芗2对面,自然不愿为之。

    进了讲学堂,里面已经坐满人,坐着的基本是麓风书院的学生,不少被特许来观看的名流、书生和百姓只能站在大殿后面,虽不说是水泄不通,也已拥挤不堪,然而这么多人,却大多只是交头接耳低声私语,没人敢大声喧哗。

    讲学堂大殿的中间,有三排位置,中间有张大椅,一人端坐其上。

    这人穿一袭红袍,袍上绣着龙纹,面如紫金,五缕长须垂在胸前,显得有些儒雅,他身后站着两个执扇老人,却是面上无须。

    吴非暗暗点头,这人必是昌沙王朱由真,他身后服侍的,自然是两位公公。

    在昌沙王朱由真的左,有一排座位,座空着,后面依次是陈第洲、宗玉琦等四位老者,这几位都是名宿,易华卿等几位年轻的讲书站在他们身后,此时众人额头冒汗,脸色非常难看,却仍旧正襟危坐。

    那个易华卿是吴非在麓风书院的死对头,经常没事刁难他。

    朱由真右的一排桌子后面,坐着五位老者,吴非认出其中三人,他们是钱闻照、钟培文、尚元生,也都是名宿,他们几个一脸得色,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。

    此时钱闻照等人前面,一个女子卓然而立,她身穿青色儒装,一只手上拿着一卷书,似在等人回答她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这女子穿着男子的儒装,更显得英姿飒爽,风华绝代。

    吴非暗赞一声,原来京城第一才女何芗2,竟是这样一个倾国倾城的妙龄女子,他低声问边上一个书生道:“这位兄台,在下刚来,现在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那书生小心地瞥了他一眼,低低道:“怎么才来,那兄台你错过多场好戏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好戏啊?”

    “这位京城第一才女何芗2,刚才挑战陈老夫子,问的乃是易经中的问题,连陈老夫子都被她问倒了!”

    “哦,这位京城才女这么厉害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刚才她连胜三场,麓风书院现在都无人应战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