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五章 冥冥之中的天意

    身子一动,身边传来低低的一声嘤咛,吴非低头一瞧,只见林兮涵躺在草地上,身上的衣服好像被什么东西割裂了一般,一条一条裹在身上,露出雪白的肌肤。

    吴非想起之前生的一切,半天不敢相信,好半天他才确认,自己的一切都是真的,没有虚假也没有做梦,他看见林兮涵拉着思思,思思拉着晏畅,一起躺在假山前那块巨石旁。

    望着面前那块黑色的巨石,吴非心里有些庆幸,想不到真的能回来,刚才若不是有这个计谋,他们必然九死一生。

    吴非拍拍思思的脸颊,思思仿佛从梦中惊醒,一下坐起来道:“主人,主人,我们还没死?”

    “死了,还能跟我说话?”

    吴非调侃道。

    思思喜极而泣,忽然搂住吴非的脖子,道:“太好了,主人,我就知道您会有办法的!”

    吴非脸一红,道:“别这样,别这样,快瞧瞧其他人如何了!”

    思思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忘形,不好意思地笑笑,松手站起,一脚踢在晏畅腰上,喝道:“还不起来,装什么装啊!”

    晏畅咕哝了几声,道:“我死了没有,我死了没有?”等他看清了一切,一双眼睛居然死死盯住思思,一副垂涎的模样。

    思思这才现自己身上衣服都成了碎布条,大片肌肤裸露在外,不由脸色绯红,抱住胸口啐了一声,问吴非道:“主人,您有什么衣服可以换么?”

    吴非从宝囊中取出一套衣衫,思思赶紧披在身上,吴非又取出一条毯子裹住林兮涵,最后丢了一件给晏畅,自己则趴在林兮涵身旁,给她传送灵气,林兮涵此刻脸色苍白,脉息微弱,吴非心头一震,想起他动仙字石传送时,骜登藩主来的那记罡风,林兮涵必然是受了重伤,不知有没有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林兮涵双眼睛慢慢睁开,她眼神有些涣散,微弱地道:“你刚才,为什么要和我说,那样的话?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

    吴非一呆。

    “你说,要辜负我的约定?”

    林兮涵眼神迷离地说道。

    吴非这才想起自己面对骜登藩主四人时,自己和林兮涵说的话,于是道:“我当时也就是做戏给魔道那些人看,好教他们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在荆棘山,你也跟我说过,相见是偶遇,你,你答应我的约定,是不是很勉强?”

    吴非是个不到十七岁的少年,对情感十分朦胧,只道:“怎会勉强,那一次不是被王良飞他们逼的么,我们的约定,可是拉过勾的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脸色缓和了些,吴非忙取出一枚回复丹给她服下,林兮涵闭上眼,调息了片刻,用微弱的声音道:“回复丹没有效果,我的宝囊中,有一颗白熊再生丸,我,现在不能动,你灌注灵气到我手上,我取,取出来服下,过些日子便好了!”

    这颗白熊再生丸,是林兮涵这次出来,偷了师傅的,上次两颗已在荆棘山用掉。

    先前骜登藩主封印了林兮涵的宝囊,此时他们相隔两个世界,如何还能封印得住。

    吴非输入灵气帮林兮涵取出药丸服下,忽然听到远远传来一阵喧闹声,想起这是麓风书院的后院,他对晏畅道:“你出去看看,外面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晏畅点点头向外面跑去,跑了两步忽然回头道:“既然回来了,我又不是你的神奴,为什么还要听你的?”

    思思大怒,飞起一脚踢在晏畅屁股上,骂道:“快去,又想挨打么!”

    晏畅痛哼一声,飞也似的逃了出去,口中道:“去就去嘛,怎么一点都不客气,小心以后生儿子没林兮涵服了白熊再生丸,经过吴非灵气推拿,果然气色好了很多,但依旧软弱无力,看来她腑脏受伤极重,不是一时三刻能够恢复。

    隔了一会,晏畅满脸震惊地跑回来,上气不接下气地叫道:“非哥,非哥,你记得那个何芗2么,她,她正在挑战我们麓风书院!”

    吴非大吃一惊,道:“哪个何芗2?”

    “还有哪个,京城第一才女何芗2呀,他老师就是那个总是输给周老夫子的钱闻照!”

    晏畅叫道。

    吴非有些恍惚,他记得自己在后院的大黑石边念咒语的时候,何芗2好像才刚刚到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我们怕是在天行大陆上过了半年多吧?”

    吴非问道。

    晏畅连连点头,道:“是啊,一切都乱了,我跑出去,好像就是回到传送之前的一个瞬间!”

    “啊,仙字石上刻的符文是时间乱序,难道天行大陆上半年,这里只一刻?”

    吴非惊异得不能自已,他记得周老夫子带自己来麓风书院,就是为了会这个何芗2,他是嵩江府第一才子,何芗2是京城第一才女,这场比试,难道冥冥之中有天意,让他不能错过?

    想到周老师在来的路上被人杀死,吴非背起林兮涵向自己的杂屋走去,离开麓风书院的时候,吴非混进书院做了一个小杂役。

    “你们照顾好兮涵师姐,我要到书院前面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晏畅心里想着,既然回来了,我干吗还要听你使唤,可是脚下却不由自主地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杂屋,思思四下打量,道:“主人,您怎么睡如此简陋的地方?”

    这间杂屋,除了一扇门,头顶只有一个二本线装书大小的天窗,光线十分阴暗,而且空气也很不好,屋内空间狭小,几个人站着都没办法转身。

    吴非将林兮涵小心地放在床上,双手一摊,道:“没办法,我在这里只是个杂役,有独立的一间房,已经很不错了。”他说着,从床下取出一根蜡烛点燃了。

    “主人,您真的干过劈柴工呀?”

    思思一脸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晏畅道:“是啊思思,你现在应该知道,我不是故意诋毁非哥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嫌弃我出身卑微了?”

    吴非无奈地看着思思。

    思思急忙摆手,道:“没有,没有,英雄不问出处,思思第一次见到主人,就觉得您气度非凡,一定可以成就一番大事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