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三章 瞒天计

    林兮涵摇摇头,无限遗憾地道:“这个时刻,你还记得约定?”

    帖木藩主嘿嘿一笑,道:“怎么,你们有什么见不得光的约定,你是看上这小子了,他这点修为,给老子擦鞋都不配”

    林兮涵怒目而视,道:“我喜欢谁,你管得着吗,我就是喜欢吴师弟,又怎样了!”

    吴非闻言心头一跳,暗道:“她喜欢我吗,她不是跟大围教的萧逸订婚了?”

    帖木藩主解开了林兮涵身上的封印,道:“谁说我们说话不算话的,你们神道的人才诡计多端,狡猾多变,我现在先放了你,可以了吧?”

    林兮涵爬起来,一个箭步跨到吴非面前,伸手去抓他的手腕,口中道:“你这个笨蛋,我们就算死了,也不能把灵石山的秘密说出来!”

    一条人影一闪,林兮涵觉得眼前一花,骜登藩主已出现在眼前,他一把抓住林兮涵的手腕,从她手中取出一块绿色玉片,阴阴地笑道:“以你的修为,即使施展音遁术,也跑不掉的,何况还想带他一起跑!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惊讶,原来林兮涵并没放弃逃走的希望,她刚才拉住自己,是想带他一起逃,但就算他们两个逃走了,思思和晏畅留在这里一定无幸。

    林兮涵面色苍白,使用音遁术逃走,是她最后的倚仗。

    “你,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上次你已经逃走过一次,你以为本殿下还会再上当?”

    彭亦坤嘴角露出嘲讽之色,刚才就是他让骜登藩主出手。

    林兮涵恨恨道:“希望你哪天落在我师傅手上!”

    骜登藩主瞪着吴非道:“好了,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们秘密了罢?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道:“好,你们先放了我,跟我来!”

    彭亦坤点点头,现在他有一种猫捉到老鼠玩弄一番的快感。

    骜登藩主伸手一拍,吴非身上一松,封印解除,他抬腿向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到了门口,吴非对彭亦坤头一偏,道:“坤少,请。”

    彭亦坤冷冷瞥了他一眼,先出了门,朝镇西头走去。

    一行人来到一座光秃秃的小山前,这座小山说是小山,其实就是一块大黑石,山顶长了一层青苔,约摸有七八丈高,比一棵大树要粗不少,大黑石顶上被人削去了一块青苔,露出一些奇怪的花纹,它和仙字石上花纹十分相似。

    吴非看到这块大黑石,心里松了口气,这和他记忆中的差不多,自己来到天行大陆,就是忽然出现在大黑石旁。他伸手对彭亦坤道:“麻烦将那块石头先还给我!”

    彭亦坤向骜登藩主点头,骜登藩主便将仙字石抛还给吴非。

    接住仙字石,吴非走到小山边,故意徘徊着转了一圈,对晏畅和思思道:“你们两个,站到这里来!”

    思思不知吴非要做什么,道:“主人,您若死了,思思也不愿苟活。”

    吴非看了思思一眼,两人心意相通,思思眼底霍地有光芒一闪,吴非对骜登藩主道:“开启这灵石山的秘密,需要我们将这块大灵石环抱,麻烦来几个人一起抱住这块大黑石。”

    吴非此时有一个极为大胆的计划,那就是带着林兮涵等人一起逃脱,但现在他不能表现出任何端倪,只要露出一丝破绽,这个计划就休想实现。

    骜登藩主想了想,问彭亦坤道:“少殿下的意思呢?”他觉得吴非这小子说不定有阴谋诡计,自己一定要提防。

    彭亦坤指着思思和晏畅,道:“你们上!”

    思思和晏畅对望一眼,默默走到大黑石边上伸手环抱,但这块大黑石太大,两人根本抱不过来,彭亦坤指着林兮涵道:“你,你也上!”

    林兮涵不知道吴非在想什么,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帖木藩主一推林兮涵,道:“少殿下叫你过去呢!”

    林兮涵哼了一声,走过去拉住思思的手抱住大黑石,但三人还是没有抱拢。

    “还差了一人。”

    吴非皱眉道,他知道自己现在只要稍微表现得想要自己上,彭亦坤一定不会答应。

    彭亦坤卷起袖子道:“好,那我亲自上,看看到底有什么鬼!”他走过去拉起晏畅的手,另一边正好拉到了林兮涵,看来这块大黑石,正好四人环抱。

    吴非嘴角露出一丝微笑,彭亦坤心头一怔,忽然想道:“这小子莫不是想和我同归于尽?”他一松手对帖木藩主道:“你来,你和他们一起环抱!”

    帖木藩主有些不情愿,就算他完全不怕吴非,也要提防这小子临死布置陷阱拖他下水,于是说道:“臭小子,你自己不能上吗?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吴非心中狂喜,这正是他要的结果,但无论如何也不能表现出来,他装作犹豫一下的样子,这才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骜登藩主伸手一拦,伸到一半,却又放下了,他觉得这几人实在不值一提,没必要过于纠结,就算他们传送逃走,百里之内,半炷香就能追上。但骜登藩主手一伸,将林兮涵拉了过去。

    吴非心头狂跳,一颗心脏仿佛要跳到嗓子眼,他的计划是四人一起启动仙字石,如果林兮涵一人留在这里,他将无法原谅自己。

    骜登藩主道:“将你的宝囊给我!”

    林兮涵一呆,随即明白他的意思,道:“我不稀罕你们放过本姑娘,要杀便杀好了!”她想到的是,即使吴非找到大灵石的秘密,这些魔道人也未必肯放过她,而且更可能会受到帖木藩主的羞辱,与其那样,不如找机会激怒对方,让他们杀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给他吧,他们都过誓的。”

    吴非表面上无奈地道,心中却是狂跳。

    帖木藩主嘿嘿一笑,上前一步道:“小姑娘,不听话可是不对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一把摘下宝囊丢给骜登藩主,吴非道:“前辈,你答应揭开灵石山的秘密后放过他们,又何必刁难?”

    彭亦坤冷笑道:“无妨,我倒要看看这小子到这个时刻,还能不能使出伎俩来。”

    骜登藩主一指点去,道:“你们误会了,本藩既然答应,便不会反悔,我现在只是封印她的宝囊,免得她用音遁玉片逃跑。”他原本打算没收林兮涵的宝囊,被吴非一说,为了显示自己确有诚意,将那块绿色玉片塞回了封印的宝囊,又还给林兮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