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二章 朽木勿可雕也

    屋中三个藩主眼神有些奇异,帖木藩主伸出两根手指捏住林兮涵的下巴,凑近了她的脸,道:“为什么不能杀你?”

    林兮涵闻到一股浓重的酸臭气味,这个帖木藩主显然是个不爱干净之人,从来不清洗卫生,她皱眉道:“因为我师傅在我身上种了生死符,我若死了,你们别想逃脱,她会追杀你们到天涯海角!”

    帖木藩主嘿嘿一笑,道:“我好怕啊,清笛长老听说也是个大美女,她可千万不要来魔神殿找我啊!”说话时,脸上一副巴不得有人找的模样,令人望而生厌。

    林兮涵挣扎了两下,现身子根本不能动,不由一时气结。

    辫子老者忽然冷冷地道:“床下的三个毛贼,你们要躲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吴非三人心头狂跳,原来自己早已被现了!

    先前帖木藩主对林兮涵下手,吴非出微微一动,正是这一动,暴露了目标。吴非哈哈一笑,从床下爬了出来,道:“各位不是正好找我么,在下自己出来总可以吧!”

    彭亦坤看清了吴非的面目,不由放声大笑,笑过之后,才道:“好,很好,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!”

    思思知道此时无法幸免,跟着从床下钻出来,晏畅最后一个不情愿地爬了出来,嘴里咕哝道:“死定了,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彭亦坤瞧见晏畅,好像突然现了什么宝贝,一个箭步跨到面前,抓住他手臂一口咬了上去,晏畅喊了一声妈呀,想要甩却根本甩不脱。

    三位藩主有些呆,不知道彭亦坤这是什么意思,彭亦坤忽然哈哈大笑,道:“这个人很好,可以炼成我的新魔童!”这笑声笑得晏畅心底毛,他可是知道,做魔童是天底下最悲惨的事情,连自己的意识都不能保存,那可比死还难受。

    吴非心念电闪,无数个办法从脑中闪过,等彭亦坤说完,他忽然道:“你们杀我,我没有怨言,不过我有一个交换条件,各位想不想听听?”

    彭亦坤瞪着血红的眼睛,一把向吴非抓去,口中道:“凭你也会有什么交换的条件?”他的掌未到,一条人影却拦在身前,居然是冷漠异常的辫子老者,彭亦坤一呆道:“骜登藩主,我杀了他,他有什么秘密,搜魂术一样可以搜到。”

    那骜登藩主拱拱手,道:“少殿下,反正也不急,咱们不妨听听他说,搜魂术虽然可以知道一些隐秘的东西,却不见得是全部。”

    彭亦坤想了想,现在吴非已经是他掌中之物,于是道:“也好,就让这小子多活片刻!”他盯着吴非,目光冰冷。

    吴非深吸了口气,道:“我知道灵石镇灵石的秘密,你们若肯放过我的同伴,我就告诉你们!”他和林兮涵的目光一对,两人眼中都有一分深深的绝望。

    “骗谁呢,灵石镇不过是个传说,我们顺路瞧瞧而已,你才是我们的目的!”

    吴非取下胸口的仙字石递过去道:“你们瞧瞧,灵石山上的那些花纹,是否跟这块石头上的一样?”

    骜登藩主接过那块仙字石,送到彭亦坤面前道:“少殿下,您瞧瞧,是不是这个样子?”

    彭亦坤眉毛一竖,道:“不错,正是如此!”

    吴非这时完全是拿自己性命来赌,若不是他也只好认命了,听到彭亦坤的话,他心底忽然出现了一线曙光。

    乌良藩主从彭亦坤手里拿过那块仙字石,反复观察,问道:“这个东西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吴非淡淡道:“反正你们的目标是我,放过我的同伴,我就带你们去灵石山,并告诉你们秘密!”

    骜登藩主沉吟片刻,道:“放过他们,谁会保证不暴露我们的行踪?”

    吴非镇定地道:“灵石山的秘密值得天下所有修炼者冒险!”

    “就凭你一个第一层凝气境的修炼者,怎么可能知道灵石镇的秘密?”

    彭亦坤露出不屑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认识你们不认识的文字!”

    吴非取出一张纸递了过去,一副笃定的神情。

    彭亦坤伸手接住,道:“念出来!”

    吴非用嵩江话念道:“朽木勿可雕也,粪土之墙勿可圬也。”

    对面四人听得一头雾水,他们并不知道吴非是在骂人,帖木藩主道:“这是什么字,你故意造出来骗我们的吧?”

    吴非接着念道:“子曰,幼而不孙弟,长而无述焉,老而不死,是为贼。”他用嵩江话念出,抑扬顿挫,倒也好听。

    乌良藩主一把抓住吴非,一道寒气侵入他体内,吴非只觉得经脉中一阵彻骨的刺痛,比他以往承受的任何痛苦都要痛苦百倍,他想要呼喊,想要呻吟,更想要一头撞在墙上撞死,额头和身上顿时流下黄豆大的汗珠。

    “老子不管你念的是什么,你把灵石镇的秘密说出来,不说,我就叫你一直这样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吴非强忍着非人的痛苦,脸上肌肉不住扭曲,道:“你不答应我的条件,我是不会说的,大不了你来搜魂,我的语言你学不会,灵石山的符文你看不懂,保证你一无所获!”

    骜登藩主手一挥,制止了乌良藩主的施暴,道:“少殿下,您的意见是?”

    彭亦坤想了想,道:“我可以答应不杀他们几个,但是却不能现在就放了他们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彭亦坤朝骜登藩主点点头,骜登藩主举起一只手道:“我骜登在这里誓,你说出灵石山的秘密后,我只把他们封印,他们在此地昏睡三天后便可以自由行动。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你们所有人都要誓,你不动手,其他人动手怎么办?”

    彭亦坤点点头,下令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剩下三人一起举起手道:“我们誓!”

    思思拉住吴非的手臂道:“主人,思思愿意陪您一起去,这些魔道人的誓言,我是不信的!”

    林兮涵挣扎着道:“吴非,你是个笨蛋么,魔道人说的话你也信,你以为这样,我会感激你,会把你当英雄么!”她喊叫着,又对帖木藩主道:“你放开我,放开我!”

    吴非觉得林兮涵眼中有奇异之色,不由一怔,暗道:“她要做什么?”口中却道:“兮涵师姐,我答应你的约定怕要辜负了,但愿来生我可以替你完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