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一章 你们不能杀我!

    辫子老者点头道:“那我们现在去哪里?”

    彭亦坤冷冷道:“我估计,那小子是还没来到灵石镇,他脚程慢,我们在这里等他自投罗网!”

    秃顶老者道:“是,少殿下英明!”

    吴非心里暗暗叫苦,不知道这三个家伙要在这里等多久,他倒是可以憋很久,但思思和晏畅怕是憋不住。

    彭亦坤拉了张凳子坐下,瞥了一眼垂手站立的两个老者,道:“两位藩主,你们是要找灵石镇的灵石吗,我倒是知道灵石在哪里!”

    两个老者异口同声问道:“在哪里?”

    彭亦坤道:“所谓灵石,就是镇西边的那座黑石山!”

    秃头老者有些奇怪,道:“少殿下,那座山,您怎么知道它是灵石,难道是那么大一块的灵石?”

    彭亦坤点头道:“不错,你们动脑子想一想,灵石镇周围的几座山都长满了竹子和草木,只有那座山上光秃秃的,而且最关键的是,我刚才用法器去敲都只能敲下一点小碎块!”

    辫子老者道:“少殿下,那么大一座山都是灵石,怎么还没被人挖走?”

    彭亦坤道:“所以说,你们观察不仔细,刚才我特地爬上去看了,那山上还刻着些奇怪的石纹,应该是有什么含义?”

    吴非心念一动,他捏住了仙字石,自己就是在麓风书院的小院中,看到一块奇异的黑石,念出了“炎儿吉吉,大平安吉”的咒语,才传送来到天行大陆。

    秃头老者点头赞道:“少殿下真是慧眼如炬,走,我们去瞧瞧!”他手中的紫焰一闪,被他禁锢住的老者也出一声惨叫,随即化成灰烬。

    吴非听到三人要走,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三人正要出门,远处又是一声啸叫传来。

    秃头老者骂道:“帖木藩主,怎么你每次都这么磨蹭!”

    远处传来一声桀桀的怪笑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,我抓到了一个修炼者!”

    远处的声音由远及近,几乎瞬间来到门前。

    彭亦坤霍地站起,问道:“是不是那小子?”

    呼地一声,屋门被推开,一条人影走了进来,这人身材干瘦,眼窝有些凹陷,一头长披散在双肩,年纪约摸四十上下,他的眼神十分轻浮。

    帖木藩主进了屋子,将一条包裹丢在地上,出咚地一响。

    秃头老者奇道:“什么修炼者,不是那小子,干吗不杀掉算了?”他低头看去,包裹散开,地上是一个青衣女子。

    帖木藩主一把将她外衣撕烂,露出里面翠绿的衣衫,道:“这是一个第二层的修炼者,还是小竹林派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吴非在床下看清她的身影,差点惊呼出声,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他思念的小师姐林兮涵,此刻林兮涵还是青衣女子的打扮,但脸上的面具已被撕掉,露出了清纯娇美的本来面目,吴非暗道:“难怪师姐和我心神联系的玉石会出动静,原来她竟然也在附近,竟然落在魔道人手中,这可麻烦了!”

    林兮涵并没有晕迷,她双眼睁着,正好对着床下,忽然现床下有人,目光中顿时光芒一闪。

    帖木藩主道:“这女娃长得真是不错,我还舍不得杀!”

    秃头老者哼道:“长得不错,有多不错?”他一把抓住林兮涵提了起来,看清了她的面目,忍不住伸手想摸,帖木藩主一掌拍开,道:“滚开,老子还没尝鲜的!”

    “确实,这丫头长得真好看!”

    秃头老子摸着手掌,一副垂涎的神色。

    彭亦坤咦了一声,道:“乌良藩主,这丫头是小竹林派的林兮涵,她师傅是清笛长老,上次荆棘山修炼,她是第一个从我手上跑掉的神道弟子!”

    那秃头的乌良藩主目露凶光,道:“原来少殿下认识这丫头,她就是大名鼎鼎的小竹林第一美女林兮涵,好,很好,老朽的神兽可以尝尝小竹林第一美女的味道了!”

    帖木藩主哼道:“吃,吃你个头,老子抓来的,凭什么你要抢去喂养神兽!”

    乌良藩主哼了声,道:“带着这么个活人走,你以为不会被人觉察到,此地离我们魔神殿还有万里之遥,你想玩,玩完就弄死,别带着惹祸!”

    这时那梳辫子的老者道:“都不要吵,这个女娃没什么用,不能带着!”

    帖木藩道:“我带着,我负责也不行吗?”

    辫子老者冷眼一扫,帖木藩主只好点点头,抹了一把淫邪的口水,道:“好吧,好吧,我听你们的,再让她活一会总成吧?”

    彭亦坤忽然道:“三位藩主,这个丫头有用,先不杀死她。”

    乌良藩主诧异的道:“少殿下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彭亦坤道:“这丫头和那个姓吴的好像有些交情,我们到处找那个姓吴的,可以问问她!”

    “问她,问她什么?”

    帖木藩主指着林兮涵问道。

    彭亦坤答道:“这丫头是清笛长老最宠爱的弟子,如果我们找不到那小子,可以让小竹林派帮我们找,找到了来交换。”

    辫子老者沉吟道:“这是不是有些麻烦?”

    彭亦坤手一扬,手中多出了一柄蓝光闪烁的短刀,吴非心头狂跳,那不正是自己的蓝月光?

    “三位藩主,这是我的决定,我是一定要找到那姓吴的,不杀死他,这件法器就不能归我所有,比起这件神品级的法器,这丫头还是有利用价值!”

    吴非终于明白,自己不死,彭亦坤就无法将蓝月光收归己有,所以他到处找自己。

    辫子老者摇摇头,劝解道:“少殿下,我们不宜在这里呆得太久,这次进来已有月余,还是早日回去为好,听说佛国的人也在找我们,因竜寺那桩案子,我们还是做得太过了。”

    彭亦坤冷哼道:“佛国,就算知道是我干的,敢去魔神殿找我吗?”

    辫子老者道:“小心为上。”

    彭亦坤点点头,道:“这丫头先不杀,带回去,到时传讯给小竹林,要他们抓到姓吴的来云山关交换。”

    帖木藩主咕哝了一句,道:“她是我抓的,怎么说应该归我!”说完,一掌拍在林兮涵的背上。

    没人料到帖木藩主会突然下手,林兮涵啊地叫了声,道:“你们不能杀我!"说完才现,原来刚才帖木藩主并不是下杀手,只是解开她身上的封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