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章 冤家路窄

    这六人有两个老人、一个壮男两个妇人,还有一个七八岁的小孩,他们坐在那里一动不动,好像中了邪一般。

    吴非放出神识,现这六人好像睡着一般,他从地上拣了枚细石子丢过去,那六人还是丝毫不动,连眼皮都没抬一下。

    进了屋,吴非来到六人身边,轻轻喊了两声,见他们目光呆滞,用手探了探鼻息,现他们都有呼吸,只是陷入一种半晕迷的状态,不由愕然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片刻后,思思和晏畅也进了屋。

    “快传送走,这里太邪性了!”

    晏畅胆子不算小,但对眼前一幕还是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思思神情凝重,道:“我听说过,这里只怕是被修炼者下了咒,他们要在这里做什么事,不想被凡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下咒,下什么咒?”

    吴非奇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清楚,只是听说,碰到这种情况,我们最好躲一躲,万一碰到了下咒的修炼者,可是不妙。”

    晏畅道:“在这里下咒的一定不是好人,我们快走吧,要是下咒的修为比非哥高,我们是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看到手里的玉石光芒轻轻一闪,有些犹豫,想道:“兮涵师姐在三百里内,这里和她有没有关系?”

    “主人,您快点决断吧,能在这里下这样的咒,只怕是修炼到第五层以上的结丹境高手,我们只要和他们照面,连逃都逃不了!”

    思思望了一眼窗外,忧虑地道。

    吴非神情凝重,取出一枚隐匿符加持在三人身上,道:“我怎么感觉师姐就在附近,如果不是她的气息在,我们倒是应该马上走。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下咒的修炼者已经走了,他们若还在,怎么下了咒这么久还不现身?”

    晏畅猜测着,话音刚落,村口蓦地响起一声厉啸,接着,前后方都响起了两声类似的啸声。

    吴非面色大变,他掏出身上一叠隐匿符,全部加持在三人身上,道:“快,现在不能逃,躲起来。”

    吴非瞧见屋角有一张破床,也顾不得肮脏,拉了两人便钻进去。

    啸声一停,就听到外面噼噼啪啪一阵响动,接着嘭地一声大响,这间屋门被人推开,两条人影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吴非从床下望去,只见一个目光阴鸷、身材高大的长袍老者出现在屋中,他身后跟进来的是一个秃顶老者。

    长袍老者脑后梳了数十条辫子,他肩膀宽阔,看相貌约摸在五十左右,显得异常剽悍。

    这两人打扮异于常人,不像一般的修炼者,吴非想起他在荆棘山遇到的那些魔道中人,当即判断,这两人只怕和魔道有关,心不由往下一沉,暗惊道:“难道我们遇到了因竜寺的凶手,他们不是去栄城,而是到了这里?”

    那两人在屋中略一扫视,秃头老者骂道:“这灵石镇哪有灵石,只有几座破山而已!”

    辫子老者道:“传说中的东西大多不是真的,反正就是来看看,你又何必抱太大的希望!”

    秃头老者走到桌边,拎起那个中年壮汉,一巴掌拍在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那汉子好像突然睡醒过来,迷迷糊糊道:“怎么回事?”等他看清了眼前的景象,不由骇然道:“你,你们是道君大爷,请问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秃头老者手朝天一抓,屋顶顿时破出一个大洞,他狞笑道:“喂,你乖乖回答道爷的问题,若是敢说半句假话,道爷将你像苍蝇一样拍死!”

    中年壮汉脸色苍白,他知道遇到了可怕的修炼者,急忙点头道:“是,是,道爷,您有什么问题只管问!”

    秃头老者道:“你们这里号称灵石镇,灵石在哪?”

    中年壮汉迟疑地道:“什么灵石,我们这里只有一座黑石山,为了图个吉利才叫灵石镇,从来就没有出过什么灵石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,没有灵石,怎么还会有这样的名字!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里产竹木和山果,从来没有往挖到过什么灵石啊,不信您问问别人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秃头老者点点头,道:“你说的有道理,我再问问别人!”他掌中紫焰一闪,对着中年壮汉一抓,那中年壮汉一声惨叫,身子立刻被紫焰包围,只片刻间,便化为一团灰烬。

    吴非闻到鼻子中的焦臭之味,不由从心底出一阵寒意。

    辫子老者道:“我说了没有灵石,连矿都没有,你就是不信。”

    秃头老者哼了一声,抓过一名老者拍醒,那老者一惊之后便镇定下来,显然他看出眼前两人是杀人不眨眼的角色,秃头老者问了先前同样的问题,凡人老者道:“我们灵石镇这个名字已经叫了几百年,阁下说的灵石,应该只是误传!”

    “真是无聊,干吗找什么灵石!”

    屋外传来一个慵懒的少年声音,接着又有一条人影进入屋中,那人进屋后站定,先映入眼帘的是他一头花白头,吴非听见声音就已经知道此人是谁,心底蓦然一紧,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魔神殿少殿下彭亦坤。

    “少殿下——”

    两个老者一起行礼。

    彭亦坤今天穿了身紫袍,系了一根黄腰带,头扎成一束垂在脑后,眼神还是带着浓浓的傲气,他扫视了一圈,道:“我们是来追踪那小子的,不是来找什么灵石的!”

    “是——”

    秃顶老者弯腰道。

    辫子老者讪笑道:“少殿下,那小子行踪无定,我们从栄城赶回阿布崖城,又从阿布崖城追到这里,总是和他差之毫厘,失之千里,没有他身上的印记,只凭看守传送阵的人指点,怕是很难抓到他。”

    吴非听到这里心头大惊,他正是从阿布崖城等地传送来这里,这几个家伙一路上追踪自己,他竟然被追踪了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那小子应该就在附近,这里除了灵石镇,没有再大一点的村落了,我想那小子没有别的地方可去!”

    彭亦坤依然一副不放弃的神情。

    秃头老者道:“是,少殿下英明,可是我们刚才寻找了周边,没有现其他人的踪迹,莫非那小子现不对,故布迷阵?”

    彭亦坤冷笑道:“那小子一路上都没有易容,守传送阵的人一看画像就认出他来,嘿嘿,我不知道他怎么布置迷阵?”

    吴非听到这里有些懊恼,林兮涵说他不小心,还真没说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