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九章 诡异灵石镇

    小屋中一下冲出三个守卫来,他们望着泰朿公主的背影一副愕然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这,这丫头怎么能冲破禁制进去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啊,就是顶级的通关符也没有这个能力。”

    圆头那人找到地上棕色玉符的碎片,他拼凑了几块,一屁股跌坐在地,哭丧着脸道:“这是佛主大人亲制的玉符,我听说,一共只有六块,我们真的死定了!”

    “啊,难道她是公主陛下,这里的所有禁制对她无效?”

    “天啦,她是公主陛下,我们,我们死定了!”

    吴非此刻已转身,金乌城的关口只留下他一声轻叹。

    “您是公主,我是一个异域来客,别说我们身份不相配,就是相配,也不可能在一起,请宽恕我的擦肩而过吧。”

    眼前忽然人影一晃,是林兮涵的嗔怪的面容,吴非心头一跳,又想道:“我还欠兮涵师姐一个约定,我怎能做一个不讲信义之人?”

    白驹过隙,时光匆匆。

    一晃已是七天之后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天行大陆西北度越国境内,灵石镇外的一个小土坡上,出现了两男一女三个少年。

    这三人风尘仆仆,显示远道而来。

    “主人,您带我们来这里,是要寻找什么吗?”

    少女开口道

    “不错,我第一次来到这片大陆,就是出现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站在中间一个青衣少年道。

    这三人不是别人,正是吴非、思思和晏畅。

    吴非手中拿着一块黑色石头,这是他来天行大陆之前,意外得到的一块仙字石,他正是念了一句“非儿吉吉,大平安吉”的咒语,才来到这里。

    “如果找到了原因,您会回去吗?”

    思思神情有些落寞。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道:“当然,如果能回去,我一定要回去。”

    晏畅哼了声,道:“非哥,你有没有把握,我们一路上经过的那些传送阵,没有一个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我们是从麓风书院传送来的天行大陆,麓风书院里也没有传送阵,只有一块大黑石,你看我到了这里,而你却到了祺关城附近,这说明这个传送阵不是人为的,而是意外形成。”

    晏畅道:“好吧,反正你去哪里,我也跟着去哪里,能回去最好,要是像七天前那样,在可雷国差点被人弄死,可是不值。”

    吴非点头道:“是啊,幸亏你们两个是凡人之身,那两个杀手没有杀你们,要是像泰朿公主的侍女一样,是修炼者,那你们此刻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你觉得修炼者比凡人更危险?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,我要不是修炼了,怎会一次次遇险?”

    思思皱着眉道:“主人,您在阿布崖城不是查到彭亦坤他们可能来了栄城,栄城离这里不算太远,万一碰上怎么办?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不会那么巧吧。”他心念一动,从怀中取出一块玉石,脸上惊喜之色一闪,道:“师姐,师姐她也在附近,离我不会过三百里!”

    “师姐是谁啊?”

    晏畅问道。

    “主人的师姐只有一个,她就是我们西北神道第一美女,小竹林的林兮涵师姐,上次她还帮我们吓退了章少。”

    思思说道。

    晏畅哦了一声,道:“是她呀,我怎么觉得还是泰朿公主漂亮。”

    思思道:“兮涵姐那是易容了,她一定比泰朿公主还漂亮。”

    吴非从宝囊中取出一个盒子递给思思,道:“你跟了我这么久,我也没什么好送你的,这个就当是离别之礼吧。”

    思思眼圈一红,眼泪顿时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主人,您,您不要思思了?”

    “思思,你的心愿已了,是还你自由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不要,我要跟着主人,您去哪里我去哪里。”

    吴非无奈地一笑,道:“思思,你跟我的时间并不长,却已经经历了数次生死,你看,智兽派章少是我对头,祺关城黎俊伯对我有图谋,魔神殿坤少想杀我得到我的蓝月光,我不想让你卷入无尽的危机中。”

    思思一脸坚决,道:“主人,思思愿意,思思大仇得报,惟愿一生追随主人左右,荣辱与共,生死相依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吴非十分感动,但他依然坚决地道:“不行,就算你要追随在我身边,我也希望你是自由之身,而不是神奴或奴隶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哎,你们先别争了,快看,下面的灵石镇好像有点古怪!”

    晏畅忽然指着山下说道。

    暮色中,这座山中的小镇显得有些诡异,因为他们站了半天,没有一个人出来走动,只有镇头旗杆上挂着的一串灯笼在风中微微晃动。

    吴非摸了摸一直挂在胸口的仙字石,心里想道:“我记得灵石镇虽然不算热闹,可也并不冷清,为何现在这样死寂?”

    镇里有几间房子幽幽地亮着灯,小镇的街道上,一条人影也没有,甚至连狗吠声都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晏畅道:“怪了,这里人都到哪里去了,就算是半夜,总有个巡夜打更的吧?”思思用鼻子嗅了嗅,道:“主人,你闻到了什么气味没有?”

    吴非皱眉道:“好像有一股奇怪的味道,不像是血腥味,我实在说不出来是什么。”他在韩七爷的玉片上看到一些迷幻药物,如果修炼者对凡人施法,是可以做到现在这样子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里有妖怪出现不成,把人都叼走啦?”

    晏畅猜测着。

    吴非嘘了一声,从宝囊中取出三枚避瘴丸,自己服了一枚,让思思和晏畅也服了一枚,上次在佛国进入谭家寺,他就是事先服了这个药丸,才没有陷入谭家的圈套。

    “你们跟着我,小心,我看这里好像出了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吴非吩咐着,轻轻朝山下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山下,越过几间小屋,吴非来到一间大房子面前,虽是大房子,也不过就是比其他屋子大一点,屋外围了一段栅栏的住所。

    屋里点着灯,似乎有人影在晃动,却是没有任何声息。

    吴非身子一闪,越过栅栏,来到窗户边上,从缝隙中向里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屋里摆设简单,屋中有张桌子,桌旁赫然坐着六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