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八章 活的是一千金石

    两人相对而坐,泰朿公主一副闷闷不乐的神情。

    吴非喝着茶,神色有些放松。

    “到了这里应该安全了吧,现在出讯息,你爹爹能不能收到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点点头,心不在焉地道:“应该吧,这里离金光山不到一千里,我现在呼唤,他大概能感受到。”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的事情办完,会不会来找我?”

    吴非微微一笑,道:“那要看机缘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是不是很讨厌我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咬着嘴唇,忽然问出这样一句来。

    吴非摸摸后脑,道:“怎么会,我从来没有讨厌过你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瞪着吴非。

    “我在缙公子聚会上闹事、使性子你也不讨厌?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又不是天天这样,再说,那个缙公子实在不怎么样,我也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真的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脸上露出笑容,取出一块玉符递给吴非,道:“那你答应以后一定要来佛国找我,好不好?”

    这是一块五彩玉,上面雕着精美的花鸟花纹,拿在手上,出一阵淡淡的香味来,显然这是泰朿公主的贴身之物,吴非点点头,小心地收好,道:“有机会我一定去拜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会什么时候来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眼珠一转,道:“你也给我点什么,我哪天想你这个随从了,也好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吴非想了想,取出一块玉符,用神识烙上自己的印记,递给泰朿公主道:“我没有值钱的东西送,这个就当礼物好了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欢喜地接过玉符,见上面还刻了两排奇怪的文字,不禁问道:“这是什么字,我从来没见过?”

    吴非买了些空白玉符,他觉得上面空无一物,有些单调,闲暇时便刻了些诗句在上面。

    “哦,这是我家乡的诗句,就像缙公子聚会上他们唱的歌吟。”

    “那,那这两句写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吴非悠悠道:“君自故乡来,应知故乡事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口中念着,道:“呀,原来吴君思念家乡了?”

    这时茶馆门帘一挑,进来一人,这人长了双鱼泡眼,正是程刚。

    吴非招招手,程刚忙屁颠屁颠跑到吴非跟前。

    “佛国最近有什么事生没有?”

    “道爷,佛国的事小的不知道,反正依旧封关,外面的人进不去,里面的人出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可雷国呢,周围其他地方呢?”

    “好像没什么大事。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挥挥手让程刚出去,他对泰朿公主道:“那个神秘雇主一定是个非常之人,他可以随意进出佛国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知道了,第五层以上的修炼者,我爹爹身边并不太多。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恕我大胆,有个人,你要提醒你爹爹留意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你的音了叔叔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怀疑音了叔叔,不可能,绝不可能,音了叔叔将他的一缕游魄寄存在金光山的金光阁上,他若有异念,我爹爹随时可以灭掉他。”

    吴非摇摇头,道:“那就是我感觉错了。”他清楚地记得,那天音了说出等机会三个字的时候,眼光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眼中似乎蒙上一层雾气,她有些伤感,道:“多谢,多谢你一路上照顾我,没有你,我已经变成废人。”

    吴非微笑道:“那我也要感谢陛下带我出了佛国,不然,我现在还在佛国游荡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么,凭借第一层修为,杀死第四层的修炼者,绝对是万里无一。”

    “运气罢了,若是再来一次,恐怕我们现在不能这样坐着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为我们同生死干杯。”

    两人举杯,泰朿公主眼中辣一片,吴非有些不敢和她相望。

    “时候不早了,你也该动身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走,我送你去通关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佛国在金乌城的进关处设在诸法山口,诸法山是一道天然屏障,通道正好是一条山间裂缝,十分险峻。

    吴非和泰朿公主来到关口,只见关口挂着一块牌子,上面写着禁止通行四个大字。

    关口内有一座白色小屋,这小屋像个圆筒,只一面开了窗户,显然是个哨所,泰朿公主朝小屋招招手,竟然没人理她,也不知里面有没有人值守。

    “喂,里面有没有活的,本姑娘要过关!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脸色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关口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道:“你瞎了吗,这里写着禁止通行,什么时候上面吩咐开关,什么时候放行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掏出一块棕色的玉牌,高高举起道:“瞎了你的狗眼,看清楚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关口内探出一个圆圆的脑袋,他懒洋洋地望了一眼,道:“不管什么玉牌,都不能进去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怒极反笑,道:“你出来,只要看一眼,看一眼我保证你打开禁制放我进去!”

    那圆脑袋一晃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喂,小妞,你把玉牌丢过来,丢过来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正要作,吴非朝她摇摇头,道:“你改一下脾性,别跟这样的人生气。”泰朿公主哼了声,将玉牌朝小屋抛了过去,小屋内伸出一只黄黄的手掌接住,忽然咔地一声,玉牌在他手中被捏碎掉下。

    关口内出一阵笑声,有人道:“这丫头神经病,说了禁止通行就是禁止通行,没有例外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气得身子抖,怒道:“你们死定了!”

    吴非也是无可奈何,泰朿公主忽然转身微笑道:“我就要回家了,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?”

    “我们,我们来日方长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奇怪,泰朿公主的通关符已经被捏碎,她怎么说就要回家了?

    泰朿公主忽然一下扑入吴非怀中,将他抱住。

    吴非惊得呆了,一时不知手脚要往哪里放。

    “你,你一定要来找我,一定!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在吴非耳边低低道。

    吴非心头狂跳,道:“公主陛下,我,我——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转身向关口处跑去,到了关口回头嫣然一笑,道:“真是傻瓜,你要是不来筇珑寺找我,我就去找你!”说完奔入关口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吴非呆在当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