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七章 送我回去?

    吴非和泰朿公主撞在白帆上,白帆虽然减轻了大半的冲力,两人还是撞得不轻,他们翻滚着从丘陵的坡上滚落,那大鸟身体太大,虽然撞在白帆上未死,但双翅已撞断,滚落下来不住哀鸣。

    “怎,怎么了,刚才怎么了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迷糊地爬起,她现刚才和吴非抱在一起,滚落的时候都是吴非在护着她,自己好像并没有什么伤,而吴非浑身的衣物都被划破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追我们的两个家伙撞死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躺在地上,艰难地答道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精神一振,揉揉双臂,霍地站起,她看见十步开外的地方滚落下两条人影,于是迈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两条人影穿的都是黑衣,此刻浑身是血,瘫成一张面饼,显然身上骨节已经全部断了。

    一个黑影右手微微一动,弹出一枚白色的东西到自己口中,只是他准头差了些许,弹到了自己额头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走上去,饶有兴致地望着那人,道:“准头差了些,要不要我帮你?”

    那人长了一张柿饼脸,两条眉毛拧在一起,鼻梁已经撞塌,下巴上长了一圈胡子,此刻一脸鲜血,堪称丑陋。

    “给,给我个痛快吧!”

    柿饼脸艰难地说道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取出一把小刀,在那人脸上轻轻一刮。

    “你告诉我,你们是什么人,是谁让你们来追踪我?”

    柿饼脸哼了一声,道:“我们是可雷国的血刀杀手,谁出钱,我们就替谁做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知道我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你,你是一个价值一千金石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怒容一闪,道:“什么,我才价值一千金石?”

    柿饼脸狞笑道:“一千是活捉,死的只有一百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大怒,手里小刀连戳几下,那人脖子上顿时多了几个血洞。

    吴非这时已经服下一枚回复丹,他调息了片刻走过来道:“干吗不多问问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道:“有什么好问的,这两个家伙是可雷国的雇佣杀手,可雷国有影子之国的传说,这里最出名的就是杀手多,所以这两个是问不出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这时两声咳嗽传来,泰朿公主一转身,现另一条黑影居然弹出一颗丹药到口中,只是他喉咙噎住,连咳两下,将丹药又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吴非走到那人身旁,问道:“你们在秋芽城杀了几个人?”

    那人闷哼道:“两个。”他声音尖锐,正是先前铿锵之声那人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杀凡人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,看来思思和晏畅没有遭到毒手,真是万幸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见吴非如释重负,问道:“你是担心你两个凡人朋友?”

    吴非点头道:“在我心中,朋友没有凡人和修炼者之分。”

    地上躺着的那人怨恨地道:“你,你到底是什么人?一千金石这个价,一年还遇不到一次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冷笑道:“我不知道出钱的雇主是什么人,反正你们上当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,为什么?”

    那人问道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胸部一挺,道:“因为他出的价钱太低!”

    “你们抓住我们以后,要如何处置,是交给雇主,还是直接杀害?”

    吴非问道。

    那人翻了个白眼,道:“雇主说了,先废了这丫头修为,然后弄残丢弃在荒野,反正怎么凄惨怎么弄,就是不能让她死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听得血往上涌,举起短刀就要戳下,吴非急忙将她拦住,道:“这是那个幕后之人的主意,他就是要你爹爹看到你的惨象而分神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怎样才能联系到你的雇主?”

    “等他来找我们,我们找不到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人什么样子,身高修为如何?”

    “他,他修为应该是第五层结丹境以上,可能隐藏了修为,身高比,比你略高,年纪至少有四十以上。”

    “那雇主找到你给你任务,是什么时间?”

    “两,两天前。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对泰朿公主道:“回去后,让你爹爹清查一下,他身边第五层修为以上的修炼者,有谁在两天前外出的,一个都不要放过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瞪着大眼,道:“好,怎么,你不陪我回去?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道:“事关重大,我就不卷入你的是非了,我想先去一趟灵石镇,我心中有个疑问一直未解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嘟起嘴道:“送我回去好不好,爹爹一定会重奖你,而且你说要陪我游历的,不许走!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道:“公主陛下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地上那人艰难地道:“公主,你,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蹲下身子,一刀插入那人咽喉,道:“我就是佛国的泰朿公主,六公主,一千金石,你的雇主也太抠门啦。”

    那人眼珠凸出,露出震惊之色,但已经不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吴非望了一眼天边,天边隐约泛起一道白茫,这一通追逐,竟然花了大半个晚上。

    “那神秘的雇主既然可以找到他们,也可能找到这里,我们还是赶快离开此地。”

    那两个杀手身上有两个宝囊,居然是泰朿公主两个侍女之物,他们自己并没有携带宝囊,显然这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出手,吴非和泰朿公主略微收拾一番,正要离开,一边的大鸟出两声哀鸣。

    吴非有些不忍,他走到大鸟身旁,现那大鸟只是双翅折断,他取出木棍和布条替大鸟接骨,问道:“这神鸟伤好了会自己飞回来吗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点点头,黯然道:“会的,但不知道它能不能活下来。”

    吴非取出一枚回复丹塞进大鸟口中,道:“一定能的,我们带它一程吧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点点头,看着吴非的眼神有些异样。

    吴非掏出一张传送符,光芒一闪,两人一鸟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第二天下午未时时分,可雷国金乌城的一间偏僻茶馆中,吴非和改妆打扮的泰朿公主相对而坐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换了一身青衣长裙,头上的饰物全部取下,只插了一支凤钗,吴非教她挽了一个髻,此刻泰朿公主温婉娇柔的样子,活脱脱一个江南水乡的大家闺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