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六章 三元追魂珠

    吴非望了一眼身后,只见那两道黑影已经掉转方向,迅追上,不由惊道:“他们怎么也有这样的神鸟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凝神一看,恨恨道:“那两只大鸟,就是我那两个侍女的坐骑,她们被杀,所以坐骑也被那两个坏蛋召唤。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那就麻烦,我们大鸟上骑了两人,他们只骑一个,飞得久了,肯定会被追上!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咬牙道:“可惜三元追魂珠我只剩一个,不然我就落在地上跟他们拼!”

    身后两道黑影似乎并不急于出手,他们一左一右飞到吴非两边,那个铿锵声音道:“娃娃,你放下那丫头,我给你一个痛快,不然,我抓住你,对你炼魂七天七夜,教你后悔来这世上走一遭!”

    这样的威胁,章少曾对吴非用过,他哈哈一笑,道:“这就是阁下的条件?你若放我一马,或许我还能考虑一下。”他右手一挥,两道银光径直朝那铿锵声音射去。

    那人冷哼一声,“又来了!”身子向下一压,银光擦着他后背掠过。

    吴非拉住鸟缰用力,大鸟一个盘旋,忽然掉转身子向后飞去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取出一个玉盘,手一指右前方道:“朝那边飞,只要我们飞回佛国,我一个意念,爹爹就可以在几个呼吸内赶到我身边!”

    身后传来几声桀桀的怪笑,那铿锵声音道:“这里离佛国有两千多里,真以为谁能救得了你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暗暗叫苦,这么长的飞行距离,就算没有人追,也至少要降落下去休息两次。

    吴非传音道:“公主陛下,传送符能不能在鸟背上使用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一怔,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,我们这个修为,传送符一次最多传送二三十里,还是会被他们追踪到。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使用传送符这个办法不行,必须用其他办法才好,但眼下到底怎样才能脱险?

    眼看两道黑影追近,吴非一扬手,数道银光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两道黑影急忙闪避,吴非乘机甩下他们十数丈。

    一个黑影伸手抓住一道银光,现吴非出的居然是一块银石,不由气恼道:“这个小家伙,竟敢耍老子!”他扬手出一道红光,直奔泰朿公主后心而来,吴非盘龙盾早就在手,眼见身后红光一闪,立刻反手挡住。

    “嘭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爆响,吴非手臂一震,他和泰朿公主身子都被打得一歪,大鸟摇摆两下,差点将两人甩下。吴非心里震惊,这两个家伙的修为一定是在第三层以上,不然盘龙盾不会有这么大的反震。

    两道黑影看到吴非的大鸟好像受伤一样,一连几个摇摆,不由冷笑一声,一拉鸟缰,瞬间追了上来,此时吴非和他们相距不过七八丈。

    “小心点,那丫头可不能轻易打死了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只杀那个男的。”

    吴非听到黑影的对话,冷笑一声,他心中已经有底,刚才他两次出银光,都是打出银石,泰朿公主给他的三元追魂珠一直没用,现在到了关键时刻。

    “接暗器!”

    吴非大喝一声,手里数点银光射出。

    “又来了!”

    黑影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一道黑影手中红光一闪,竟然并不躲避,直接去砸银光,另一道黑影稍稍迟疑,让了一让。

    但银光之中有两道后先至,啪啪两声打在黑影坐着的大鸟上,两只大鸟哀嚎着栽落下去。

    吴非知道他就算打中两个黑影也未必有效,像明太鲁那样,受伤之后还可以出致命一击,还不如将坐骑打伤,让他们无法继续追击。

    这一招果然奏效,吴非两人一飞冲出,身后两道黑影顿时摔落下去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哈哈大笑,道:“打得好,打得好,真是出乎我意料,想不到你把我的三元追魂珠这么用!”

    吴非望了一眼身后,并没有脱险的宽心,问道:“你知道那两个家伙是怎么追踪吗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想了想,从手腕上将那两颗死灰的佛珠撸下丢掉,道:“我和两个侍女有玉珠进行心神相连,他们追踪到我一点都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没有其他可以追踪之物?”

    吴非并不放心。

    泰朿想了想,道:“应该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是没有了,但你们能跑掉吗?”

    那铿锵的声音幽灵般从身后飘来。

    吴非两人回头一看,顿时骇了一跳,只见两道黑影身下各踩着一片黄云追来,距离他们不到五十丈,度比之先前还要快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家伙用蛟云石,居然比我们飞得还快?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“这是两个第四层假丹境的修炼者,他们全力来追,我们度是没有他们快,快往天上飞!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叫道。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一拉鸟缰朝高空飞去。

    蛟云石虽然可以飞行,却不能飞得太高,果然一阵疾冲之后,身下传来两道黑影的咒骂声,他们的度明显慢了下来,落在后面。

    两人还来不及喘气,身下的大鸟忽然出一声嘶鸣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吴非惊问道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摸了一下挂在大鸟胸口的宝囊,恼道:“糟糕,神鸟宝囊里的灵草没有了,光靠金石,只怕飞不了一百里!”

    吴非心里暗道:“要在百里内甩掉这两个家伙只怕很难。”他朝前望去,只见前方地面起伏,是一座座高高低低的丘陵,心中忽然一动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尽管飞,百里之内抓不住你,大爷我跟你姓!”

    那铿锵声音觉察到大鸟已经飞到极限,不由得意地道。

    吴非冷笑道:“别跟我姓,我养不起你这样的儿子!”他看着前面的地形,大鸟忽然身子一收,朝下面俯冲而去。

    两道黑影见吴非不再爬高,有些得意,立刻加快度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嗖——”

    一道红光从侧翼打来。

    吴非大叫一声,大鸟身子突然一沉,对着一座突起的丘陵撞了上去。

    那两道黑影跟着吴非一起下沉,突然看见眼前的丘陵,想要闪避已经晚了,顿时出一声惨呼。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

    一片白帆出现在吴非身前,吴非和泰朿公主连人带鸟,一起撞入这片白帆中。

    “啪,啪——”

    两道黑影撞在丘陵上,立刻激起一片血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