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四章 好,我一切都听你的

    吴非道:“你又不是十岁的小姑娘,干嘛做事这么任性,正因为我是你的随从,所以才不能看你胡来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挺身坐起,她现自己胸前扣子被解开,脸上顿时绯红一片,扬手一巴掌打过来。

    吴非措手不及,只一转头,这一掌还是从他颊边扫过,打得他脸上辣地疼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是这样的人,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一扬手,手里出现一把小剑,她抬手就是一剑刺来。

    吴非抓住泰朿公主的手腕一扭,夺下小剑,扬手道:“信不信我抽你,你能不能清醒点,老是这样胡乱脾气!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哇地一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,你是个大坏人,比缙公子还坏!”

    吴非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公主奶奶,我叫你奶奶好不好,你一身滚烫汗湿,我不帮你解开扣子,你怎样散热?”

    “你,你真的没有占我便宜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要是占了你便宜,让我天打五雷轰。”

    “呸,你做梦吧,五雷轰顶,你以为你能修炼到元气境啊?”

    元气境是第七层修为,修炼者修炼到元气境,需要渡劫,这渡劫就是五雷轰顶。

    吴非看到泰朿公主神色变化,不由又气又好笑,道:“公主陛下,您能不能小心些,您看我们出来,一路把所有人都得罪光了,就算您是佛主的女儿,又怎样,那个明太鲁,他要是杀了你,就算你爹爹为你报仇,可是自己没了,会觉得很好吗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眼里噙着泪水,道:“你竟敢批评我?”

    “批评怎么了,你这么大一位公主,一点都不知道尊重别人,没有人天生就比别人低一等,你若是生在普通人家,难道还要求每个人都尊敬你,宠着你吗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刷地从怀里取出一块玉符,一把捏碎,道:“我不要你了,你走,你的咒玉我已经废掉了,你走,我再也不要见到你!”

    吴非看着泰朿公主,叹息一声,道:“我不能丢下你,你现在这个样子,我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狠狠瞪了吴非一眼,道:“不要假装对我好,我看,你跟缙公子就是一路人!”

    吴非气得鼻子一歪,道:“好,就算我跟缙公子是一路人,等你恢复了,我保证转身就走,再也不在你面前出现!”

    “你敢誓?”

    “我誓,只要公主陛下回了佛国,我保证不会再在您面前出现!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哼了声,道:“好,那你现在先走开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走呀,我刚才出汗衣服都湿透了,现在需要换洗一下,你在这里,我怎么换?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走到大鸟身后,道:“你换吧,我要是偷看,哪只眼看的,就瞎哪只。”

    这大鸟身子巨大,像座小山,此刻它正低头假寐,吴非躲在它身后,自然什么也看不见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道:“好,你记得自己的誓言,我可没要你这么恶毒的誓言。”

    吴非盘膝坐下,自顾自闭上双眼,修炼起来,心中想道:“要不是我的适意丹,你能恢复这么快?”想到这是自己最后一枚适意丹,不由又有些心痛。

    只听那边水声哗哗,吴非也不知道泰朿公主宝囊中带了多少水,居然这么浪费洗澡,看来这位公主陛下还真讲究。

    这块乱石砂地完全没有灵气,吴非用了两块银石才运行了一周灵气,暗道:“在这种没有灵气的地方修炼,若是没有金石银石,根本无法寸进,难怪这么这么荒凉。”

    吴非正想着,只听泰朿公主懒洋洋地道:“我洗完了,给我拿毛巾来!”他一呆,不知泰朿公主这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喂,我的毛巾呢?”

    随着脚步声响,一条人影出现在吴非面前,他一抬头,顿时面红耳赤,只见泰朿公主身无寸缕,双手捂着胸口站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身材极其窈窕,两条大腿清洁光亮,说不出的诱惑。

    两人这一照面,全都呆住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习惯是洗完澡就喊侍女拿毛巾,刚才她哼着小曲清洗,全忘了这是在荒郊野外,那只大鸟背后坐着的是吴非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惊叫,泰朿公主捂着脸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吴非急忙低头,心头咚咚直跳。

    片刻后,身后传来泰朿公主低低的声音道:“喂,你,你带没带毛巾和衣服?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没有?”

    “我衣服啥的,都在那两个丫头手里。”

    吴非从宝囊中取出一套衣服和毛巾,用布包好抛了过去,道:“行,那你穿我的吧。”

    身后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,片刻后,泰朿公主道:“你,你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吴非摇摇头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换了吴非的衣服,顿时换了一个人,但她脸上带着一片红晕,双脚互相踩着,低低道:“我,我们现在干嘛?”

    “你的伤好了吗?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窘迫,有些不敢看泰朿公主。

    “胸口还是很闷,灵气运行不通畅。”

    此时已经深夜,不为为何,两人间的气氛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乱石砂地的夜晚很冷,吴非从宝囊中又取出一条毛毯替泰朿公主披上,道:“你的肺腑受了伤,可能要回去治疗,我明天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,我好不容易才出来一次,你就要我回去!”

    “唉,你这样子,别说去调查因竜寺的凶犯,就是驾驭神鸟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在秋芽城休息两天好不好?”

    吴非看见泰朿公主眼巴巴望着自己,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,叹了一声,道:“好吧,但这两天你要听我安排,绝不可以使公主脾气,对人要客气有礼,知道吗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露出笑容,一下变得乖巧起来,道:“好,我一切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吴非无奈地摇摇头,道:“但是,如果两天后你的伤情没有恢复,那无论如何都要回去,我可不想你爹爹追杀我到天涯海角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笑道:“你把我爹爹想成什么人了,他是这天下最宽容的人。”

    吴非哦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别不信,你见过音了叔叔吧,他在十年前,想算计杀我爹爹,后来被我爹爹现抓住了,还宽恕了他,现在他痛改前非,是我爹爹最得力的助手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说到佛主的时候,满脸都是敬仰之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