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三章 你以为我没有丹药

    这道掌影的威压,让数十步外的人群呼吸为之一滞,所有人都呆了,这要是一掌劈实,泰朿公主不死也会重伤。

    吴非惊叫道:“她是公主陛下,住手!”

    只听嘭地一声,这记掌影擦着泰朿公主身旁划过,将她的防护击破,激起一片尘土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闷哼一声,身子一弹跌倒在地,显然受了重伤

    明太鲁捂着右肩,惊疑地道:“你说什么,什么公主陛下?”

    吴非摇着头,一边扶起泰朿公主,一边传音对明太鲁道:“你闯祸了,这位是佛国六公主泰朿陛下,她爹爹就是当今佛主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脸如白纸,明太鲁是一位第四层假丹境的修炼者,这一记攻击,不是她这个第二层修炼者可以接下的。

    明太鲁脸色大变,刚才他气急之下,出手没有轻重,想不到对方的身份完全出乎他想象,幸亏他听到吴非的叫喊力道偏了几分,不然还不知是什么后果。

    “不,不可能,她若是佛国的六公主,怎么可能没有高手陪伴?”

    “她是自己偷偷跑出来的,想要追查因竜寺的凶手。”

    “那,那你们怎么不早说?”

    明太鲁急得要哭了,佛国历来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佛主可是一位顶级高手,这要是伤到他的女儿,明家一族只怕会被灭门。

    围观众人只听到吴非喊了声公主,接着看见明太鲁顾不得自己右肩上的伤,掏出一颗回复丹送到两人面前,心中也都生出怀疑。

    “这位姑娘,老朽一时失手,还请多多见谅。”

    明太鲁前倨后恭,完全变了一副神色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脸色有些苍白,哼了一声,道:“你以为我没有丹药吗?”她从自己宝囊中取出一枚丹药吞下,但过了片刻,脸色还是没有缓过来,反而哇地吐出一口血。

    缙公子忙上前道:“泰小姐,你是肺腑受了伤,需要将养两天才行,我家就在此地,不如就到我家去养伤吧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!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冷冷道,她看也不看缙公子,强撑着站起来,一声唿哨,天边传来一声鸟鸣,众人越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吴非看到泰朿公主身子摇晃,忙将她扶住,道:“你不要强撑了,我们就去明家住两天何妨?”

    “要去你去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一转身,手中扣着三枚银珠。

    “前辈,我是不会道歉的,如果您非要留下本姑娘,那我只能和你殊死一战。”

    明太鲁有些惶恐,他的神识已经感知到天边飞来的那只神鸟,像这样的大鸟,除了驯养神兽的家族和边界联军的斥候,一般是用不起的,现在他越来越相信,吴非所说是真的。

    缙公子今天实在郁闷,他觉得自己极有女人缘,为什么这位泰姑娘对他丝毫不假以颜色。

    随着一声嘶鸣,一只大鸟落在泰朿公主面前,她跨上鸟背后座,对吴非道:“上来。”

    吴非微微迟疑一下,朝明太鲁等人点点头,跨上了鸟背。

    “你来操纵神鸟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这话说得有气无力,吴非拉起鸟缰,灵气一转,一拉缰绳,大鸟掠空而起。

    等到两人离开,缙公子有些惊异地问:“这位泰小姐到底是什么身份?”

    “她,她只怕是佛国的一位公主。”

    明太鲁有气无力道。

    缙公子等人啊了一声,一下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吴非驾驭大鸟飞上半空,问道:“陛下,我们去哪里?”

    问了两遍身后没有回应,吴非觉得泰朿公主靠在自己背上,浑身滚烫,不由吃了一惊,叫道:“公主,公主!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身子一软,倒向一边,吴飞急忙拉住她的胳膊,心中叫苦道:“糟糕,泰朿公主居然昏迷过去了。”他并不懂如何驾驭大鸟,尤其不知怎样降落,这时他用力一夹,大鸟嘶鸣一声冲天而去。

    吴非心中惊慌,一只手抓住泰朿公主将她拉到身前,只觉她身子软弱无力,身上一丝灵气都没有,不由暗骂明太鲁出手过重。

    飞出去半盏茶的时间,泰朿公主轻轻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,你把它后颈的宝囊摘掉。”

    吴非闻言一喜,轻轻拍动大鸟后颈,果然现它脖子上挂着一个宝囊,他顺手摘掉宝囊,那大鸟嘶鸣一声,双翼一展向下滑去。

    这大鸟之所以一般修炼者用不起,就是它御空飞行时,需要消耗不少金石,那个宝囊里装的就是补充灵气的金石和灵草,泰朿公主知道吴非不会飞行,但现在教会他显然不可能,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拿掉宝囊,让大鸟失去灵气飞行而降落。

    片刻后,大鸟落在一片乱石砂地上,吴非抱着泰朿公主走下鸟背,展目四顾,只见四下一片苍茫,也不知是个什么所在,他从宝囊中取出一条棉垫铺在地上,又把泰朿公主轻轻放下。

    那大鸟没有飞走,过来了拉拉吴非衣袖,吴非将先前解下的宝囊挂回它脖子上,大鸟一张口,从宝囊中叼出一丛灵草,自顾自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天色黄昏,四周一片静谧。

    吴非站起来扫视周围,这片乱石砂地如此之广,实在罕见,好在这里并没有野兽经过的痕迹,他心中略安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一直烧,浑身汗湿昏迷不醒,吴非替她解开胸口的扣子,又从宝囊中取出净水和布巾,弄湿了敷在她额头,他在宝囊中取物,忽然心中一动,因为他记得林兮涵给他的适意丹还剩了一枚,这适意丹有清神的作用,吴非忙取出来给泰朿公主服下。

    适意丹果然神奇,过了片刻,泰朿公主的高烧终于慢慢消退,她呻吟一声,道:“我,我好热。”

    吴非抓住她的右手,一道灵气输入过去,道:“没事,没事,你用灵气调和一下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点点头,借着吴非的灵气滋润着自己灵穴,片刻后,她的灵穴终于有了少许的积蓄。

    “那个明太鲁,我一定要他好看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缓过气来的第一句话,居然是要找明家麻烦。

    “唉,其实人家也没有什么太过分的,你闹了缙公子的聚会,他也没有为难你,太鲁长老要你道个歉,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,何必非要压他一头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瞪着吴非道:“你是我的随从,居然敢指责我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