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二章 画像上的少年

    泰朿公主点头致谢,心中想道:“只怕那位大叔是看错了,那几个魔道的家伙怎么会到神道来找人?”想到这里,她拉起吴非道:“好,我们打听到消息了,现在我们先回秋芽城!”

    吴非望了一眼守传送阵的老者,他觉得泰朿公主这么匆匆询问,哪里会有结果,但她已经交了银石往回传送,也只好摇摇头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等吴非两人传送走,守传送阵的老者掏出一张画像,道:“他们是找人,你们还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画像上一个束少年,眉目清秀,正是吴非的模样。

    老者手上红光一闪,画像顿时被烧毁。

    “何爷,您为什么不告诉他们,他们要找的人也在找他?”

    一个年轻人的守阵人问道。

    那何爷掏出吴非给他的五块银石,把玩着笑道:“我本来打算给他的,但他只给我一半的钱,我就给他一半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那年轻人点点头,道:“何爷精明,何爷精明。”

    何爷笑道:“那四位爷可是留下十块银石的,我烧了他的画像,那位爷应该知道他们要找的人,已经来过我们阿布崖城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并不知道守传送阵的老者留了一手,也不知道自己的画像会在阿布崖城出现,更不知道这画像上还有一道神念,一旦烧毁,他的行迹就可能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此刻,吴非和泰朿公主已经传送回秋芽城。

    一出传送阵,吴非和泰朿公主就有些犯傻,因为传送阵口站着不少年轻人,一个白袍老者和两个青年正在恭送那些年轻人,白袍老者吴非不认识,两个青年他们都见过,有一人正是缙公子。

    缙公子见到泰朿公主出来,先是一怔,随即微笑着拱手道:“泰小姐,真巧。”

    吴非点头叫了一声缙公子,拉着泰朿公主就想离开。

    白袍老者身旁另一个青年,低低道:“中午就是他们两个。”白袍老者脸色顿时变了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一声低喝传来,吴非立刻感到身上传来一股凌厉的杀气。

    “前辈,请问有何见教?”

    吴非急忙转身行礼。

    白袍老者道:“老夫明太鲁,明家的大长老。”

    吴非忙道:“幸会,大长老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们两个下午在缙儿的聚会上闹事了?”

    明太鲁悠悠道。

    缙公子忙道:“太鲁长老,没,没有,只是一点点误会。”

    明太鲁哼了一声,道:“我问你了吗?”

    缙公子顿时不敢做声,退到一边。

    “我们没有闹事,或许是一点小误会。”

    吴非生怕泰朿公主使小性子,抢在前面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小误会,所以你打了缙儿一巴掌?”

    明太鲁并不看吴非,只盯着泰朿公主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哼道:“我本来不是打他,谁叫他送上来。”

    明太鲁冷笑道:“我问你,如果是误打,你道歉没有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道:“我干嘛要道歉,我又没错。”

    明太鲁脸色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是故意的了?”

    明太鲁一伸手,泰朿公主啊地一声,身子向前连冲几步,差点跌倒。

    “喂,你,你想干嘛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叫道。

    “不干嘛,老夫只想问问你的师承和身份,你是什么人,到秋芽城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呸,我才不告诉你,你凭啥知道。”

    明太鲁脸色一变,他本来只想教训下吴非和泰朿公主,此时十分生气,道:“这样无礼的小家伙,也不知是哪里冒出来的,长得是好看,可惜缺了家教!”他扬手一记掌印出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想要闪避,却现身子好像被束缚住,根本躲不开。

    吴非一直捏着那面法镜,见到明太鲁一伸手,急忙跨步上前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,明太鲁的掌影被吴非接下。

    明太鲁面色微变,一个第一层凝气境的小子,居然能接下自己的一掌,果然有些道行。

    但吴非却是身子连转两下,他虽然接下明太鲁的一掌,但对方力量太大,打得他手掌生痛,抬手一看,不禁万分痛惜,只见泰朿公主给他的那面法镜,已经碎裂成数块。

    法镜虽然厉害,但最大的缺陷就是容易破碎,吴非想不到这块法镜在自己手上还没半天就被打废,不由叹息一声,甩甩手,将法镜碎片丢掉。

    “啊,原来你有法镜,怪不得能预判我的招术!”

    缙公子失声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传送阵外的不少年轻人,就是下午参加聚会的宾客,他们见到吴非甩落的法镜碎片,纷纷露出恍然的神色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怒道:“你说过他可以使用两件防御法器,法镜难道不是,现在你打碎了我的宝贝,你赔!”

    明太鲁眉头微皱,配得上法镜的修炼者,绝不是一般人,即使大门派的嫡传弟子,也未必会有这么贵重的法器。

    “老夫可以赔你,但你要说出身份来历,不然,请立即磕头道歉!”

    明太鲁声音依旧严厉,但语气已经放缓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双手叉腰,道:“好啊,那我就告诉你,我是大明嵩江府的泰朿,你现在赔我法镜。”她记得吴非说过他来自大明嵩江府,这时拿出来唬人。

    那高个青年道:“大长老,他们中午也是这么说的,但我实在不记得大明嵩江府是个什么地方。”

    缙公子靠在明太鲁身边,悄悄拉了拉他袖子。

    明太鲁点点头,道:“好啊,既然这样,请到我们明家住几天,我们一定好好招待,到时你们师长来找,正好赔给他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脸色微变,道:“你敢扣留本姑娘,知道本姑娘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明太鲁淡淡道:“老夫正想知道。”他一伸手,一道掌影劈向吴非。

    这次出手十分突然,吴非失去了法镜,判断稍有迟疑,但盘龙盾还是及时出手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,吴非连人带盾被打出去十数步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大怒,道:“你敢伤我的人,你会后悔的!”她一跺脚,一道银光直射明太鲁心口。

    “不要——”

    吴非的惊喝声还未出口,那道银光就已经刺中明太鲁,这道银光十分突然,毫无征兆,明太鲁只来得及微微侧身,只觉右肩一痛,竟被这道银光穿身而过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明太鲁一声痛哼,大手一挥,一道巨大的掌影劈向泰朿公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