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一章 往西北方向去了?

    青衣少女哭道:“哪里来的野丫头,我跟你拼了!”她手上青光一闪,一支三尺长的青锋剑便拿在手上,扬手一剑朝泰朿公主刺来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身子急退,右掌一道白光闪过,那少女啊的一声,手上出现一道血痕,青锋剑也当啷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吴非看得眉头直皱,这青衣少女虽然也有凝气境的修为,但她娇滴滴的出手,一看就是娇生惯养的主,和驾驭神鸟上天入地的泰朿公主如何比得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一步上前,扬手又是一记耳光抽去,骂道:“你说谁是野丫头!”

    啪的一声,眼前人影一闪,缙公子忽然挡在身前,泰朿公主的这记耳光正打在缙公子脸上。

    边上众人都看得呆了,谁也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意外。

    缙公子捂着脸,苦笑道:“姑娘,来这里的都是明缙的朋友,何必动手动脚,伤了和气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撇撇嘴,道:“是她先动手。”她伸手抓住吴非朝外走去,边走边道:“缙公子,我们告辞了!”

    有人看到缙公子嘴角沁出一丝血迹,不由惊呼道:“公子,你,你受伤了?”

    缙公子摇摇头,道:“不碍事,不碍事。”他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,眼神有些迷离,这个不知哪里冒出来的野丫头,竟然让他有一种奇异的心动。

    一个高个青年靠近缙公子,问道:“就这么让他们走了?”

    缙公子点点头,道:“不让他们走,难道要他们留下来继续胡闹。”

    下了山,泰朿公主忽然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“那个缙公子,装腔作势,我最讨厌那种男人了,送给我做随从都不要!”

    “公主,我劝您还是少惹事,万一明家的人找麻烦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担心,这个我有分寸,对了,你斗法的时候真的很厉害,要不我们两个切磋一下,我允许你使用法镜?”

    吴非急忙摆手。

    “陛下,您饶了我吧,我这点三脚猫的水准,也就是对付对付缙公子那种没有实战经验的角色,真要遇到魔道弟子,只有跑的份。”

    听到魔道弟子,泰朿公主掏出一张纸递给吴非,道:“我们这次出来的目的,是找到因竜寺的凶手,你现在把那个彭亦坤的样子画下来。”

    吴非取出一支笔,在纸上描摹起彭亦坤的相貌来,他自从修炼入道,记忆和控制都有加强,描摹人像居然手到擒来,不一刻,一个银少年的样子便出现在纸上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拿过画像,扫了一眼,道:“走,我们现在去秋芽城的传送阵。”

    秋芽城的传送阵是一个小型的传送阵,只能传送出去三百里,管传送阵的是一个七旬老者。

    这传送阵很小,每次只能传送三人,而且度不快,传送一次需要半炷香的时间,此刻传送阵前排了七八个人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上前掏出彭亦坤的画像,问道:“这位大叔,请问您这几天一直守护在此地吗,有没有这个少年来过这里?”

    那老者点点头,他瞥了一眼画像,道:“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一行是四个人,形色匆匆的样子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您再想想,这个少年是个白头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呢。”

    老者有些不耐烦,他挥挥手道:“你们传不传送,后面有人还等着呢!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有些失望,正要离开,队伍后面一个道装的中年人道:“四个人,一个是白少年?”

    “哦,您见过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欢喜地望向那人,将画像递过去。

    中年人看了一眼,道:“有点像,但我见到的不是你说的白少年,而是一个灰白头的少年,他带了帽子,正好被风吹掉,他们是有四个人,三天前,我在阿布崖城见过他们,他们好像往西北方向传送去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一怔,忽然想到自己杀了彭亦坤的魔童,会不会是这个原因让他头变白,现在经过调养,又开始复苏了?

    “往西北方向去了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有些疑惑,按理彭亦坤他们在佛国作了案,应该逃回魔神殿才是,怎么反而背道而驰?

    那中年人道:“两位是找他们吗,好像那四人也在找人呢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一呆,问道:“他们找什么人?”

    中年人摇头道:“他们问的是守传送阵的,我当时没留意,所以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就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掏出六块银石递给守传送阵的老者,道:“帮我们传送去阿布崖城,多谢!”

    吴非忙道:“思思他们还在秋芽城呢,丢下他们不管了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瞪眼道:“我们去打听到消息再回来,他们几个又不是三岁小孩,丢不了的!”

    进了传送阵,泰朿公主自语道:“他们也在找人,不知道是找谁?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一动,还没回答,一片白光闪烁,他立刻闭上眼,只觉得身子瞬间旋转起来。

    再次睁开眼,两人出现在一个传送阵口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阿布崖城?”

    吴非四下张望着,只见他们新来的这座城池十分奇异,周围满是山崖,很多建筑都是建在山石之间,好像一块块嵌在山上的灰白砖块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直奔守护传送阵的一个佝偻老者走去。

    “大叔,您三天前见过画像上这个少年吗?”

    “恩,好像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老者双眼迷离,一脸醉意。

    “您再想想,他们是四个人一起,这少年头可能是花白的。”

    另外一个守传送阵的年轻人走过来看了一眼,神色有些奇异,却是什么话都没说。

    吴非感觉到这老者好像在卖关子,悄悄递过去五块银石,道:“大叔,您好好想想。”

    老者收了钱,上下打量了一眼吴非,眼中闪过一丝奇异之色,点点头,道:“恩,我想起来了,三天前,是有四个人往西北方向传送去了,他们好像目的地是什么栄城。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一动,栄城是在度越国,离祺关城不远,彭亦坤他们去那里干嘛?

    泰朿公主道:“我听说他们在找人,他们是找一个什么样的人啊?”

    老者摇头道:“找人,我怎么不知道?”他问周围几个看护传送阵的同伴道:“三天前,有找人的吗?”

    其他几人一起摇头,道:“没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