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章 摔得很有风度

    要知道吴非第一次就经历了荆棘山修炼,每次战斗都近乎生死一线,后来对牛三斤、韩七爷和章少,更是惊险万分,而缙公子是世家子弟,像这样喝酒跳舞般的斗法,如何能与命悬一线的搏斗相比。

    台下有人叫道:“缙公子,不要再谦让啦,十招之内解决那小子吧!”

    缙公子心里叫苦,暗道:“早知道这小子不会什么身法,我今天就不该把蝴蝶穿花传授出来!”他忽然心念一动,身子站定,灵气围绕周身一转,双目注视着吴非,站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这家伙抓不到自己,修为的优势挥不出来,所以想等他主动进攻,这样就可以对他压制。

    只听呼地一声,吴非倒退几步,猛地朝缙公子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一记清脆的拍击声响起,吴非的身影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台下一片叫好,显然大家都觉得吴非以卵击石,这样的攻击是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但台上的缙公子却是身子一晃,满脸潮红,他一只手举在半空,好像僵住一般。

    吴非的身子刚刚落在台边,只差一步就掉下去。

    在场少数几个明眼人看见,刚才吴非冲到缙公子身前,并没有攻击,反而是缙公子一掌拍在吴非身上。

    只见吴非身子一顿,再次冲向缙公子。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又是一记拍击,这次缙公子换了一只手,吴非的身子又被击退。

    众人不知道是什么状况,只觉得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吴非一连被击退七八次,才有人看清是怎么回事,只见吴非一手端着一面盾牌,缙公子每次挥掌就打在那盾牌上。

    此刻缙公子心里叫苦不迭,他没想到吴非会把盾牌当法器用,自己整个手掌好像拍肿了一般,痛得直吸冷气,估计再打个五六次,他要是没赢,这双手先会废了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惊愕的注视中,吴非又一次冲到缙公子身前,缙公子身子一晃,一拳向吴非脸上砸去,吴非这次没有用盘龙盾去挡,猛地身子一矮,呼地一记扫堂腿扫出,缙公子猝不及防被扫个正着,嘭地一声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吴非知道了缙公子的深浅,便没兴趣再和他再作纠缠,所以一记扫堂腿将他扫倒。

    缙公子这一跤摔得不轻,居然半天没回过神来,就那么仰躺在台上。

    台下又是一阵愕然。

    “缙兄,您,您这是认输了?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好笑,他也不知道这家伙以前是怎么斗法获胜的,想来别人都是故意拍他马屁,哄他开心。

    缙公子玉面通红,他和同级修炼者斗法也不少,还从没这样被人扫倒过,当下大吼一声,双掌拍地,身子一跃而起,一道白影冲向吴非。

    “呼,呼呼——”

    缙公子身在空中,脚上连踢出三道虚影,吴非双足一点,身子也一跃而起,他顶着盘龙盾居然直接撞向缙公子。

    嘭地一声,两条人影撞在一起,各自弹开。

    吴非身子落在木台右侧,离掉下台还差三步,但缙公子却踏在左侧台椽上,晃了二晃差点摔下去。

    台下人这时已看清吴非手上拿着盘龙盾,一个紫衣少女叫道:“不要脸,竟然使用法器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怒道:“刚才不是说了,可以使用防御的法器!”

    “他拿防御法器来攻击,真是卑鄙!”

    “谁叫那个缙公子笨啊,他也可以用防御法器的!”

    台上的缙公子脸色一阵红白,终于咬咬牙道:“吴小友,在下现在要用防御法器了,请多加小心!”他双手一晃,手腕上多出一付金刚护腕来。

    这对金刚护腕带着一圈锯齿,若是打到人身上,一定能打出一排血印来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对邻座三个紫衣少女冷笑道:“什么叫卑鄙,这才是!”

    “哪里卑鄙了,你看缙公子用法器都提醒对方,多有风度!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双眼一瞪,道:“信不信等下我撕烂你们的嘴!”

    三个少女愤愤地哼了一声,不再作声。

    只见台上白影一晃,缙公子再次冲向吴非,此时他护腕当成拳套,一拳砸向吴非胸口,他相信吴非必然会用盘龙盾格挡,这一拳他运足灵气,只要对方伸手来挡,那面破盾一定会被砸碎。

    但吴非并没有用盘龙盾来抵挡,他身子一侧,一记膝撞顶在缙公子小腹上。

    只听啊地一声惨叫,缙公子被撞得弯下腰来,一头跌下台去。

    台下众人全都瞪圆了双眼,他们怎么也不敢相信,缙公子居然败了,还败得这样没有形象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哈哈一笑,得意地瞟了一眼三个呆若木鸡的少女,道:“缙公子摔得很有风度吧,真是好看。”

    阿豪皱眉传音道:“姑娘,适可而止吧,明家虽然很有气度,也不会任人轻慢的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笑道:“怎么,明家家主很厉害吗,他输不起么?”

    阿豪摇头道:“明家家主是好人,但明家太鲁长老可是出名的护短,你们还是低调些好。”

    这时台下的缙公子阴着脸站起来,有人过来扶他,被他一把推开。

    吴非身子一动跳下台来,抱拳道:“不好意思,得罪了!”

    缙公子脸色数变,终于勉强笑道:“人有失手,马有走蹄,刚才这场斗法,是小友赢了,明缙认输,希望下次我们可以灵气、法器全开,来一场真正的斗法。”他这番话说得漂亮,但别人还是听出他心中的不服。

    “好,希望有机会再得到缙公子的指教!”吴非客气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这里也没什么好玩的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人影一闪,泰朿公主出现在两人身前。

    “这位姑娘,你太无礼了!”

    一个青衣少女出现在缙公子身侧,这少女长着一对丹凤眼,倒也算好看。

    “谁无礼了?”

    “你,你无礼,从你一到这里来,就很讨厌!”

    “好啊,我就是无礼,你能怎样?”

    青衣少女被泰朿公主气得身子一抖,忽然抬手一记耳光抽来。

    吴非此刻还握着法镜,青衣少女灵气一动,他立刻左手一抬,啪的一声,这记耳光便打在吴非手上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大怒,反手一记耳光抽回去,青衣少女身子一闪想要退开,谁知袖子被泰朿公主拉住,啪的一声,青衣少女右颊上顿时出现五条指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