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九章 斗法的规矩

    这时角落里一个穿粉色长衫的女子朝缙公子招手,缙公子微微皱眉,起身抱歉道:“那边有人找在下,我先告退一下,等下再来和姑娘闲聊!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掩嘴道:“你的妹妹真多,你忙好了,我不用人陪的。”

    缙公子有些无奈,眼前这少女身上充满野性,相貌更是万里挑一,只可惜她对自己完全不上心,不由撇了吴非一眼,眼中嫉恨之色一闪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坐了一会,觉得索然无味,道:“我不喜欢那个缙公子,我们还是走吧,去办正事要紧!”她说的正事,自然是追踪因竜寺的凶手。

    吴非点头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要起身离开,忽然有人叫道:“缙公子,今日的压轴,您打算和谁斗法呀?”

    “什么压轴,什么斗法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一下又来了习兴趣。

    阿豪道:“缙公子的聚会,一般会挑一位对手和他斗法,赢了会得到一份奖励,输了也没什么,只要赞一句缙公子真行,也会得到奖励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这里年龄限制在二十五岁以下,这样的聚会搞得多么,缙公子赢过几次?”

    “好像每三个月都有一次这样的聚会,至于胜败,自然是缙公子胜得多,在秋芽城,一般同级修炼者很少有人能战胜他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哼了一声,她觉得缙公子获胜,未必不是别人让他。

    这时缙公子已经上台,他朝周围抱拳道:“哪位道友愿意和明缙来一场斗法,我们不斗生死,只分胜负。”

    台下不少女修举手,争着想要上台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对吴非道:“你上,要是打败了缙公子,我给你奖励!”

    吴非苦笑着传音道:“陛下,我只是个随从,不是打手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可不管这些,一把举起吴非的右手叫道:“这里有人愿意。”随即传音道:“你上,只要打败了缙公子,这块法镜我就送给你!”

    吴非眼前一亮,法镜可是个好东西,若是有了它,自己的实战能力将有极大提升,还有一种叫千里眼,可以修炼在身,不过,千里眼因人而异,能修炼在身的比率极低,修炼者若是修炼成功千里眼,等于拥有一件无上的神器。

    台上的缙公子一直留意泰朿公主,见她帮吴非举手,哈哈一笑,指着吴非道:“好,就是那位吴道友,刚才你可是把本公子打下台的,现在请给我一个机会,将你也打下台。”

    台下一片笑声,显然大家都认为刚才缙公子掉下台是个意外。

    吴非站起身,朝众人一抱拳,朝木台走去。

    有女子叫道:“缙公子,你一定会赢——”

    “缙公子,打得慢些,我们要看清楚你是怎么赢的——”

    吴非走到台前,一个蓝衣少女一脸仰慕望着台上,痴痴道:“缙公子,你是最棒的。”

    她边上一个微胖的女子道:“鱼儿姑娘,你这么漂亮,还担心缙公子看不上?”吴非看了一眼蓝衣少女,见她年纪不大,长相倒是清纯甜美,要说漂亮,比泰朿公主还差了少许,更不要说和林兮涵比。

    等吴非上了台,缙公子微笑着道:“吴小友还不知道这次斗法的规矩吧?”

    “不错,请缙公子指点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场斗法,我们只用一件防御性的法器,比如盾、护翼或护腕,像刀剑之类禁用,谁下台便算谁输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吴非点头,心中想道:“不用法器更好。”

    缙公子笑道:“不过,在下修为高了吴小友一层,为了公平起见,吴小友可以使用两件防御法器,如何?”

    “好——”

    吴非还没出声,台下不少女修就叫喊着答应,她们被缙公子的风度折服,纷纷向他挥手,竟然还有人流下眼泪。吴非心中郁闷,他以前在嵩江府,也称得上一代才子,每次写字吟诗作对,都备受瞩目,想不到现在完全是陪衬,根本没人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两人各自退开六七步,缙公子双掌立在身前,身子微微后倾,道:“吴小友,请——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也不客气,道:“好,缙公子,那您就接招吧!”他最近跟思思学了体技,加上刚才又学了蝴蝶穿花的身法,身子一动,一记黑虎掏心,一拳向缙公子胸口砸去。

    蝴蝶穿花本是闪避的招术,吴非居然用来进攻,这让缙公子大吃一惊,他身子一侧,向台边让去,这一让步法稍大,竟一下来到台边。

    吴非微微一笑,心中已经有底,这个缙公子看来只是个花瓶,他没有经历过生死之战,斗法时完全没有杀气。

    缙公子脸上一红,随即心中生气,他灵气一转,双掌一圈,数道掌影翻飞而至。

    “看,缙公子这次用的是七煽掌——”

    台下有人叫道。

    其实,七煽掌就是七煽拳,缙公子现在使用的七煽掌和刚才教阿豪的完全不一样,刚才只是身法快,现在却是带了风雷之声,显然打在身上受伤程度会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“呼,呼呼——”

    台上白影闪动,缙公子的身法极其飘逸,他的七煽掌是掌中带拳,打出来十分好看。

    吴非手里捏着泰朿公主给他的法镜,能感受到缙公子拳掌变化,他之前并没有学过闪避的身法,碰巧刚才学了蝴蝶穿花,此刻蜻蜓点水般在台上闪动,缙公子一连击出二十拳,全被吴非堪堪闪开。

    台下有明眼人看出些端倪,缙公子的攻击不可谓不犀利,但每每快到沾身时,总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笑道:“谁说蝴蝶穿花的身法不实用了,你看,我家吴非不是用得很好?”

    阿豪点点头,道:“非小友很厉害,刚才我也学了这身法,他居然已经能灵活运用了,虽然他修为不如缙公子,但对战的经验好像很丰富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笑道:“豪哥,你跟我讲老实话,刚才你有没有让着缙公子?”她看见阿豪脸上、手上都有伤痕,显然这人也是一个久经战仗的修炼者,说不定是深藏不露。

    阿豪脸上一红,道:“我只是第一层凝气境的修为,如何跟缙公子相比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心里明了,哈哈一笑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说话间,台上两人又数度交换位置,缙公子虽然占据主动,但出招威胁似乎不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