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八章 最出丑就是打脸

    其余人等纷纷应和,不少女修争相上前,要缙公子亲自传授。

    缙公子朝众人笑道:“既然这样,我就再挑一位上来传授,总要有人学会才好。”他手一指,竟然指到了泰朿公主,道:“那位姑娘,可愿学这一招蝴蝶穿花的身法?”

    吴非觉得身边立刻射来几十道嫉妒的目光,都是射向泰朿公主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哈哈一笑,道:“不好意思,本姑娘对这种身法不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几乎所有人都瞠目结舌,缙公子也大感意外,一时呆在当场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指着吴非道:“我这个随从对缙公子的身法很感兴趣,就让他来试试吧。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无奈,这位泰朿公主真是会指使人。

    众人都以为缙公子不会要吴非上台,谁知他朝泰朿公主呵呵一笑,道:“好,那就请这位小友好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最近跟思思学体技,觉得体会一下蝴蝶穿花的身法也好,正要站起,忽然手上一动,泰朿公主塞了一个物件到他手中,传音道:“这是一面法镜,你捏在手上注入灵气,可以洞察半招的先机,记住,一定要让这个缙公子出丑,最好出大丑!”

    听到法镜二字,吴非心中一动,这可是个好东西,尤其在对战时,能预测到敌人先机,而且这东西有价无市,有钱还买不到,不过,要让缙公子出丑也未必做得到,只能试试再说。

    吴非走到木台边上,身子一跃上了木台,他朝缙公子抱拳道:“在下大明嵩江府吴非,请缙公子多多指教。”

    台下不少女子指指点点,她们眼中只有缙公子,吴非虽然长相清秀,儒雅有礼,但他穿着青布衣,没人觉得他可以和缙公子相比。

    缙公子眼中迷惘之色一闪,他没听过大明嵩江府这样的地方,想来这不是什么出名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好,吴小友请。”

    缙公子将蝴蝶穿花的身法给吴非演示了一遍,吴非照样做了,也不知道他是比阿豪的领悟力强,还是天生聪颖,蝴蝶穿花的身法施展出来,居然有模有样,只是身法比缙公子略慢,当然这是他修为还没有到淬体境的缘故,一旦到达,并不会比缙公子差。

    缙公子脸上露出诧异之色,道:“很好,你学得很快,那我们就演示一下吧?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两人各自退开五步。

    “接招——”

    缙公子嘿地一声,身子冲出,一道残影卷向吴非。

    吴非手上早已扣着法镜,他记得方位,身子一闪飘然而过。

    台下众人只见台上人影闪动,吴非居然跟刚才的缙公子一样,身形飘飘一折,忽焉一转就到了另一处。

    白光和青影闪动,众人还来不及惊叹,缙公子的七煽拳已打到最后一拳,此时他目中光芒一闪,一道拳影直袭吴非眉心,这一拳他并没有照原来的计划出招,他要让吴非也跟阿豪一样栽个跟斗。

    只见台上残影一闪,轰地一声,一条人影栽落台下。

    有女子轻笑道:“蝴蝶穿花的身法,只有缙公子使得,别人用,都是献丑。”

    但随即众人看清了台上那人,顿时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台上站着的不是别人,正是吴非,他此刻夸张地竖起大拇指,道:“好身法,好身法,缙公子,您传的蝴蝶穿花身法真是一绝,在下已经学会了!”其实他心里暗暗庆幸,若是没有法镜的先机,他根本避不开缙公子的最后一拳,就算避开,也绝不可能用蝴蝶穿花的身法避开。

    缙公子这一跤摔得不轻,他原以为可以把吴非打飞,谁知道对方竟然活学活用,最后的落点并不在台边,结果让他栽了个跟斗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哈哈大笑,道:“好身法,蝴蝶穿花好身法!”她这话一说,立刻引来一片仇恨之色。

    缙公子爬起来,拍拍身上的尘土,微笑道:“这位吴小友厉害,没想到蝴蝶穿花还可以这么用,真是佩服!”

    “多谢夸奖,吴某又愧。”

    吴非朝大家行了一礼,跃下木台回到泰朿公主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“很好,你让缙公子出丑了,但是还不够!”

    “那要怎样?”

    “嘿嘿,最出丑就是打脸了,像这样,啪啪啪——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比划着,一副调皮的模样,吴非微微一呆,暗道:“她这个样子,也算得上真可爱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阿豪也坐了回来。

    缙公子重新上台,他神色自若,好像刚才摔下之人并不是他。

    “各位,各位,咱们今日聚会继续,哪位朋友出下一个节目啊?”

    下面人丛中跳出一个橙衣青年,道:“缙公子,我前两日刚学了一段歌吟,今日来展示一下,如何?”

    缙公子伸手道:“黄兄,有请。”

    那橙衣青年身子一纵,跃上台来,泰朿公主见那人身形宽胖,却偏偏穿得十分紧身,不由撇嘴道:“这个人,我也不喜欢。”她边上一桌的紫衣少女终于忍不住,一女道:“这位姑娘,你看这个不顺眼,那个不顺眼,你自己到底是什么身份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傲然道:“要你们管,你们还不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呸——”

    三个紫衣少女一起出声。

    这时台上的橙衣青年竟翩然起舞,口中唱起歌词来,只听他缓缓唱道:“幻灭皆有梦,修身亦为道。携手飞天去,只留仙道踪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刚吃了一口瓜果,听到那青年的唱词,哇地一声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但其余人等纷纷鼓掌,一个紫衣少女对泰朿公主道:“就算他的歌吟不好,你们也不应该这样失礼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又有女修上台表演,她们歌舞俱佳,尤其身段轻盈欲折,舞姿胜过凡人无数,吴非算是长足见识,这和祺关城的讲习会完全不一样,难怪不让二十五岁以上的修炼者参加。

    缙公子居然亲自来到吴非这一桌,向泰朿公主致意。

    “在下是秋芽城明家的明缙,不知姑娘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“嗯,我姓泰,你叫我泰小姐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请问泰小姐仙乡何处,明缙不知能否前去拜访?”

    “不能,我爹爹不许我和陌生男子交往,他要是知道你找我,会对你不客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没关系,明缙喜欢游历,姑娘若想一同出行,可以来明家找我。”

    两人的这番对话乃是用传音,吴非虽然听不见,却是猜得出几分,暗道:“这位缙公子只怕是个拈花惹草之辈,他还不知道泰朿公主身份,若是知道了,不知还有没有胆子来勾引。”

    想到浩扬大师的威猛,吴非暗暗摇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