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六章 缙公子看我们了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脸色不善。

    那青年一抱拳,呵呵笑道:“我叫阿豪,请问两位是从达日家来吗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摇头道:“达日家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那叫阿豪的青年不好意思地道:“达日家是我们秋芽城外最大的部族,在下冒昧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认识你!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哼了一声,转身继续前行,阿豪紧跟几步,道:“姑娘,您也是去参加缙公子聚会的么,能不能带我进去,我,我没有请柬。”

    吴非一愣,问道:“缙公子的聚会没有请柬不能进?”

    阿豪点头道:“不错,这位姑娘一看就是身份不凡之人,能不能麻烦您当我是随从,带我进去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本来面色难看,听到这话哈哈一笑,道:“好啊,你们两个都跟我进去!”

    吴非心里暗笑:“这丫头,自己都没请柬,还想着带我们进去,看看等下会不会碰壁。”

    这小山风景不错,有凉亭溪水,还有草木幽深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带着吴非和阿豪走上台阶,两个灰衣青年拦住去路,高个青年道:“姑娘,请问您的请柬呢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白了那青年一眼,道:“本姑娘想要见见缙公子,那是瞧得起他,什么狗屁请柬,我丢了!”

    两个青年有些尴尬,高个那人道:“不好意思,我家公子今日只是私人聚会,恕不接待不熟悉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眼珠一转,从宝囊中摸出两块金石递过去道:“给你这个行不?”

    两个青年莫名其妙,这丫头不知哪里冒出来的,就算要贿赂,也不能这样大庭广众之下行贿,高个青年见泰朿公主气度不凡,也不敢太得罪,道:“来这里的,大多是秋芽城的朋友,请问姑娘您是哪个世家的,要是世家或门派中的弟子,我家公子或许可以破例。”

    先前进去的三个紫衣女子,这时回身捂嘴轻笑,眼中满是不屑之情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脸色难看起来,吴非怕她作,急忙上前,悄悄在那高个青年耳边道:“我家主人身份不凡,只是现在不能说出,兄弟你就帮这个忙吧。”说着他悄悄塞了十块银石到他手中。

    高个青年微微一笑,轻轻推开吴非的银石,道:“我们明家向来斯文有礼,我家公子更是谦谦君子,这位朋友还请自重。”

    吴非讨了个没趣,自觉脸上有些挂不住。

    后面有几个女修看见,小嘴张得老大,一副敬仰崇敬之色,显然她们对缙公子的好感又加了几分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脸色霍地一变,双拳紧握,似乎立刻就要作。

    忽然山上一个清亮的声音道:“这三位新朋友,请让他们上来吧!”

    “是,缙公子。”

    两个守路的青年恭敬地答应一声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脸色顿时由阴转晴,她哈哈一笑,道:“缙公子,多谢啦!”向上看时,只见人影一闪,缙公子已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高个青年虽然嘴上答应,身子并没有让开,他向阿豪问道:“这位朋友,您的年龄没有过二十五岁吧?”

    阿豪笑道:“我是本城的阿豪,今年刚刚二十五岁。”

    那高个青年这才让开身子,道:“三位请!”

    “这还有年龄限制,真是奇怪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嘀咕道。

    三人迈步上台阶,走了数十阶,来到半山上。

    这半山的位置有一块平台,聚了百十人,这些人大多二十上下,穿着十分讲究,一眼看去,好像清一色的俊男靓女,只有个别强健壮硕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不是来错地方了?”

    吴非郁闷地道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一一扫过,现那些男修不过是经过打扮,仔细看脸,就会吓一跳,因为她看到一位男修脸上的麻子,一粒粒异常饱满。

    那些人看见泰朿公主也都有些惊异,毕竟泰朿公主相貌俊美,尤其身上透着一股野性之味,让人有些目眩。

    倒是吴非和阿豪被人直接忽视,因为他们两人穿着打扮都过于普通。

    山间平台的石桌上放着不少瓜果点心和酒水,众人随意取用。

    吴非想起他在祺关城参加的讲习会,估计这里也跟那次差不多,缙公子可能就是讲习会的召集人,他四下一望,不知道缙公子有没有在人丛中,到底是哪位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大大咧咧找个座位坐下,又取过一盘瓜果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阿豪拱手道:“多谢两位带我进来,我去那边转转,认识下这里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,去吧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挥挥手。

    吴非现来这里的修炼者,男修只占了三四成,不由暗道:“难道来这里的女修,都是爱慕这位缙公子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被不少人注视着,心中有些得意,自觉今天来的女修,没有一个比她漂亮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聚会,你参加过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估计可能是一种讲习会吧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嘻嘻一笑,道:“那个缙公子不知道是什么人,我要是看他顺眼,也收了做随从吧。”

    只听哇地一声,有人吐了出来,吴非回头一看,只见三个紫衣女正坐在他们隔壁桌上,刚才两人的对话,显然她们都已听见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狠狠瞪了那三女一眼,哼道:“丑人多作怪!”

    这时一阵鼓乐声响起,接着一个清亮的声音道:“不好意思,让各位久等了,我们今日的聚会这就开始吧!”

    只见前面席位上升起一个木台,大约有十来张桌子大小,一个十岁的白衣青年出现在木台上,那青年身高近八尺,身材修长,肌肤白皙,长相斯文秀气,头挽成一个髻立在脑后,他的装扮有点像大明书生的束,吴非早先也是这样的打扮,但来天行大陆后,觉得麻烦,剪成了短。

    那青年看起来稳重有礼,他朝四周一抱拳,不少女修都出一片痴迷的低呼。

    “这些女修都是神经病——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露出失望之色,他对缙公子开始还有几分期待,真的见到本人,觉得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吴非道:“这位缙公子长相还是不错的,修为嘛,也比在下高一层,加上他身家好,有女修喜欢他也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撇撇嘴,道:“长相好有什么用,我不喜欢男人太斯文,像个女子。”

    吴非觉得有些奇怪,按理泰朿公主是佛主的女儿,应该参禅悟道,清静无为才是,怎么她调皮任性,像个部族领的孩子。

    这时缙公子的目光有意无意朝泰朿公主微微一笑,泰朿公主不以为意,边上的三个紫衣女修却是欢喜地道:“缙公子看我们了,缙公子看我们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