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五章 本公主自有应付之策

    泰朿公主掏出一块咒玉,让吴非立下做随从誓言,然后亲自安排,让晏畅和思思上了两名侍女的大鸟,吴非则坐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两个侍女一脸愤懑之色,她们不知道今日泰朿公主吃了什么药,忽然间收了这么三个随从。

    等上了鸟背,吴非才现大鸟背上的鞍座是两人座位,看来这神鸟本就可以载上两人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吩咐吴非绑好鞍绳,一拉那鸟缰,大鸟嘶鸣一声,跃空而起。

    吴非就觉得脚下瞬间缩小,变得空旷无边,耳边满是呼呼的风声,不由吓得身子一缩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哈哈笑道:“你是第一次坐神鸟吧?”

    吴非抱紧鞍座,道:“是啊,这神鸟飞这么快,不知道第几层的修炼者可以追上?”他抱得太紧,忽然闻到泰朿公主身上幽幽的体香,不禁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哈哈一笑,道:“第五层结丹境以下的修炼者可是追不上。”

    吴非奇道:“难道第五层的修炼者就可以追得上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摇头道:“第五层的修炼者要看他们的飞行法器是什么,如果不是神器级别,基本上是不可能追上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,那第六层呢?”吴非又问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凶多吉少,第六层的修为是假元境,到了这个阶段,飞行的度要比第五层至少快二分之一,我这神鸟够呛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,我们这一路上不能得罪太厉害的高手,不然跑不掉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哈哈大笑,道:“你还不知道本公主的性格吧,越是惹不起的对手我越要惹!”

    吴非顿时一颗脑袋两个大,看来这位公主是个惹事的主,自己这趟随从不好当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忽然道:“对了,你还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收你当随从,带你一起去游历吧?”

    吴非一怔,道:“不知道,为什么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笑道:“告诉你,我这次出去就是追踪因竜寺的凶手,要是被我抓到,看爹爹还小不小看我!”

    吴非吓了一跳,难怪刚才她一口答应收他做随从,原来是要亲自去追查因竜寺的凶手,虽然他也很想找到彭亦坤,但那家伙的出手实在恐怖。

    “陛下,他们有四个人呢,而且都是藩主级别,我们不是对手啊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哈哈一笑,道:“这个你就不要担心了,只要找到他们,本公主自有应付之策。”

    吴非心里叫苦,暗道:“她会有什么办法?”想到就算有神器级的法器也未必打得过彭亦坤,吴非心里又七上八下起来。

    两三个时辰后,吴非等人早已飞离佛国。

    “那里有座城池,不知道是什么地方,我们下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道。

    吴非吓了一跳,道:“陛下,您飞了半天,还不知下面是哪里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回头白了吴非一眼,道:“天行大陆这么大,你别看我们飞了半天,可能连阿布崖国都还没到!”她一声唿哨,大鸟身子一沉朝下飞去。

    片刻后六人落在一个山丘上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四下张望后,一声唿哨,三只大鸟展翅飞去。

    吴非不知道三只大鸟藏在什么地方,下次要怎么召唤出来,正想着,泰朿公主已迈步朝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空气中有一丝冰寒之气,吴非感受到此地的灵气比老春江浓郁,但也只是略强而已,比起大陆西北的祺关城还稍有逊色。

    前方不远果然有一座城池,吴非找个行人问了,此地叫做秋芽城,是阿布崖国的一个小城。

    秋芽城内的房屋鳞次栉比,十分密集,最奇特的是,这里的建筑像一座座圆塔,和金乌城的风格倒有些像。

    进了城,吴非现秋芽城的凡人大多穿着白色长衫,头上包着白巾,外乡人和修炼者一眼便可以看出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走到一个偷偷朝她张望的少年面前问道:“喂,你们秋芽城最大的修炼之家是谁,住在哪里?”

    那少年脸上一红,道:“我,我们秋芽城最大的修炼之家,当然是明家,明家就在那边。”他说完手朝东一指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一挥手,道:“走,我们去明家瞧瞧。”

    吴非摇摇头,暗道:“泰朿公主还说是来查因竜寺的案子,我看她是出来胡闹。”

    指路的少年忽然道:“这位道君姐姐,您是不是也来参加缙公子的聚会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一怔,道:“缙公子是谁?”

    少年反倒有些惊奇。

    “缙公子就是我们秋芽城明家的公子明缙。”

    这时有三个紫衣女子迎面而过,一个女子的声音道:“呀,等下就能见到缙公子了,我快晕倒了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,你还是见到缙公子再晕,晕在这里算啥呀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撇撇嘴,道:“那三个女人是花痴么,走,我们去瞧瞧,那什么狗屁缙公子到底是个什么角色。”

    一个紫衣女子听到了泰朿公主的说话,回头哼了一声,道:“别以为自己穿得奇装异服,缙公子就会多看一眼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大怒,道:“你说什么!”

    那女子是个第一层初阶的修炼者,她神识扫过,觉泰朿公主是第二层淬体境的修炼者,没敢再言语,嘟哝了一句,拉着另外两女快步走了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对吴非道:“跟着她们,去看看那个缙公子是个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一个侍女忙问道:“公主,那我们呢?”

    泰朿对那侍女一指思思和晏畅,道:“你们四个找个地方休息,我们忙完了自会找到你们!”

    两个侍女立刻满脸委屈,一女叫道:“公主,这个人刚刚变成您的随从,怎么能陪在您左右,还是我们两个跟您去吧!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泰朿公主坚决地道:“本公主决定的事,谁也不能改变,你们不听使唤,马上回去!”

    两个侍女一副无奈的表情。

    吴非觉得这位泰朿公主实在任性,这次跟她出去,只怕会闯祸。

    两人跟在三女之后,很快出了城,朝一座小山走去。

    “这位姑娘,请留步!”

    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,泰朿公主回头一望,觉是个二十多岁的修炼者,这人长得不算难看,短短须,穿一身青布衫,修为比吴非略高,是凝气境的高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