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三章 为什么她还能发出致命一击

    “轰隆——”

    大殿内出一声闷响,不知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站在大殿门口,吴非双眉紧皱,晏畅紧张地问道:“思思姐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她报仇心切,怕是追进去了!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别着急,谭典和谭末还在我们手上。”

    吴非拎过谭末,环顾周围一圈,手中一道黄光闪过,一颗爆炎弹打了出去,只听轰轰几声,香炉后一大块草坪被炸得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“这是谭家布置在这里的五雷阵,若是刚才我没有提防,此刻已然被炸死了!”

    吴非说着,一颗药丸塞进谭末口中,又一掌拍在他额头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这无耻的小人——”

    谭末被悠悠拍醒。

    吴非问道:“你们大殿中除了渔网,还有什么机关?”他的驭奴时间有限制,思思若是离开太久,将失去战斗之力。

    谭末清醒过来,恨恨地一言不。

    吴非取出一根银针,道:“我会一种针灸术,虽然没有抽魂夺魄的痛苦,但是也很让人消受,要不要试试?”

    谭末翻了个白眼,道:“你用什么方法对我,我家画儿就用什么方法对那个丫头!”

    吴非一针插入谭末的眉心,一道灵气从针尾灌注进去,他上次被南长老折磨,已经深刻体会到灵气进入人体是一种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谭末怪叫一声,道:“你,你狠——”

    “说——”

    “大殿内有个地下室,那里有阵法禁制,第三层修为以下的修炼者掉下去,无法使用灵力!”

    “哦,为什么谭家人不受禁制?”

    “因,因为我们身上都有解禁玉符。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玉符,拿出来给我!”

    谭末翻着白眼道:“一块紫色的玉符,在我宝囊里,你放开我,我帮你拿。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犹豫,他若是放开谭末,只怕这老贼灵气一恢复,未必会老老实实拿出禁制玉符。

    晏畅想也不想,一刀插进谭典的脖颈,用力将他脑袋一转,咔地一声,鲜血四溅,谭典的脖子顿时折断。

    谭末惊得呆了,吴非也是一呆,晏畅杀人如此果决,让他有些惊怵。

    忽听大殿内传来啊地一声,不知是不是思思已经着了道。

    晏畅一把扯下谭典的宝囊,道:“非哥你什么愣,这家伙宝囊里一定有玉符,你快取出来去救思思!”

    吴非如梦初醒,立刻打开宝囊,里面显眼处,果然放着一块紫色玉符,他一把抓住玉符,飞身而入大殿。

    谭末呆呆地望着晏畅,道:“你,你——”

    晏畅一掌打在谭末脸上,骂道:“你什么你,你这老龟孙,杀我思思妹子全家,我杀你一个儿子算得什么!”

    吴非冲入大殿,只见大殿的神像已经摔碎摔倒,四分五裂,渔网也裂开,神像倒塌处,地上出现了一个洞口,吴非一道灵气进入玉符,身子一纵跃入洞中。

    洞中十分黑暗,一股陈腐之味弥漫,吴非放出神识,生怕谭画出手偷袭。

    但此时地下悄然无声,吴非喊道:“谭画,你出来!”

    喊了两声,无人回应,吴非又喊道:“思思,思思——”

    此时吴非适应了地下的黑暗,他看见头上的洞口其实是一道闸门翻开,地下散落着绳索皮带等物,空气中除了沉腐之气,还有血腥味,不由心中惊道:“原来谭家是开黑寺院的,来烧香的香客莫名其妙就会掉下来,也不知谭家拿了这些人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吴非定了定心神,看见这地下有一条通道,便迈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条通道中闪烁着点点光芒,好像鬼火一般。

    走出去数步,吴非只听脚下咔地一声,低头一看,自己竟然踩断一根骨头,他这才明白,通道内的鬼火乃是这些骨头的磷火。

    忽然啊地一声惨叫传来,吴非心头一跳,他感觉到思思就在前面,急忙加快脚步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通道尽头是一间密室,吴非一进密室不由一呆,只见谭画靠在墙上,身子僵直,胸口赫然插着他的黑松香飞刀,而思思则趴在地上,仿佛晕厥。

    吴非神识一扫,觉谭画已是出气多,进气少,显然刚才最后一击,他被思思飞刀插中胸口,吴非扶起思思,现她似乎没有受伤,急忙一道灵气输入她体内。

    谭画面目狰狞,嘶哑地道:“为什么,为什么这里有禁制,她的修为被封闭,还能出致命一击?”

    吴非灵气渡入思思身体,现她并没受伤,舒了口气,道:“那是因为,思思的修为是我的,我没有被禁制,她自然不会受到禁制!”

    思思身子一动,清醒过来,她喃喃道:“主人,我的心愿已了,多谢您这一路帮我。”

    谭画恨恨道:“不,不可能!”

    吴非以为他想说自己为什么不受禁制,于是取出谭典的玉符,道:“因为我有这个。”

    谭画眼中露出极其怨毒的眼神,他身子一动,一道鲜血从口鼻中喷出,晃了一晃,一头栽倒,再也没了声息。

    思思嘴角微微一翘,道:“主人,其实刚才我已经没修为了,但我还是杀了这狗贼!”

    吴非吃了一惊,道:“你没有修为,是怎么杀他的?”

    思思笑道:“主人,您忘了么,思思还有体技。”

    吴非恍然大悟,谭画看出思思没了修为,以为对她手到擒来,却被思思用格斗的技能杀死,很多时候,实力差距并不是胜负的关键,关键是勇气和决心。

    思思站起身子,上去拔下黑松香飞刀,在他身上连戳数下。

    吴非拍拍身上的灰,道:“算了,我们走吧,这里不是久留之地。”

    思思点点头,狠狠呸了两口,伸手摘下谭画的宝囊,跟着吴非往回走。

    刚走回大殿,外面便传来打斗呼喝之色,吴非暗叫不好,立刻飞身而出,只见殿外有五个青年正拿着棍子追赶扑打晏畅,另有两个青年抬着谭末的身子往山上跑去,此时他们跑到青竹山的一道悬崖转角处。

    吴非大怒,嗤嗤几道灵气射出,将那几人射得人仰马翻,同时身子一跃,就朝谭末追去。

    谭末身子被吴非用迷药迷失,救他的凡人没办法解开,只好抱着他逃走。

    那两个青年见吴非飞扑而来,吓得腿一软,一失足跌倒在地,那谭末的身子被他们摔下,一咕噜摔下了悬崖。

    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,谭末的身子消失在崖下不见。

    “这是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,谭家为恶老春江,这也是报应吧。”

    吴非望着山崖下,摇头叹息道。

    思思朝南跪下,磕了三个头,心中默念道:“闵家祖先,思思心愿已了,从此之后,我将跟着主人天涯海角,再无牵挂。”

    青竹山青葱一片,四野静寂。

    老春江一江春水,浩浩东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