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二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

    “叫谭画出来!”

    思思一张俏脸此刻满是煞气。

    谭末脸上也是震惊之色,想不到以谭典凝气境初阶的水准,还打不过神奴身份的思思。

    “啪,啪啪——”

    有掌声从大殿内响起,一个穿着僧衣,身材瘦削的青年迈步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青年眼眶凹陷,一只独眼中满是阴骘之色,虽然穿着僧衣,头上却是留着一头长。

    “谭画,你终于肯出来了——”

    思思身子颤抖,双眼血红。

    那青年脸上肌肉抖动几下,用公鸭似的嗓子道:“思思,我想你想得好苦啊!”

    思思怒叱一声,黑松香飞刀化作一道流光,直取谭画心窝。

    谭画没有闪避,他只是伸出两根手指在身前一划,黑松香飞刀顿时被划到一边。

    吴非一惊,这位谭画的功法十分诡异,看他修为是淬体境初阶,但这一手,怕是荆棘山那些魔道修炼者也未必能做到。

    谭画嘴角挂着冷笑,一步一步跨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思思,我对你可是日思夜想,你竟然伤我而去,在你离开的那天,我就誓,有一天我抓到你,要将你怎样百般凌辱,才能卸去我心头之恨!”

    思思一掌封印住谭典,将他推到晏畅身旁,晏畅手里拿着一把短刀,立刻横刀架在谭典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我戳瞎你一只眼睛算什么,比起我闵家的灭族之恨,不过是九牛一毛!”

    “凡人死一百个,也抵不上修炼者的一根毛,所以,等下我抓住你,一定要将你双眼挖出来,让你也感受一下失眼之痛!”

    “好啊,那你动手吧!”

    思思抓回飞刀,全神戒备。

    谭画嘿嘿一笑,手在空中抓了两抓,放在鼻端闻了闻,道:“好,我不会让你死得太痛快,我要你跟你的死鬼爹爹,死鬼爷爷们一样,受尽痛苦而亡!”

    思思一惊,道:“你,你在空气中下毒了?”

    谭画嘿嘿一笑,深吸了一口空气,道:“你现在才现,岂不是太晚,我看你们还能支持多久?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冷笑,暗道:“谭家这些伎俩,和韩七爷一比,还差得太远!”他得到韩七爷玉片的记载,学了不少害人的法子,之前他还未进谭家寺,就感觉到此地气息味道有不同,所以才让大家服下醒脑丸,这时空气中的药,对他们并没有作用。

    思思扬手出飞刀,又是一道流光射向谭画面门。

    谭画身子一动,避开飞刀的同时,一道剑光骤然从袖底出,思思正要闪避,忽然现这一剑不是射向自己,而是射向吴非!

    吴非心中冷笑,谭画从一出来,神识就一直在他身上扫个不停,显然他觉得射人先射马,对付一个有体技的神奴,还不如直接杀了她的修炼主人。

    “刷——”

    吴非的邪月刀挥出,将那道偷袭的剑光一击而溃,同时他身子前冲,左手一拳向谭画面门砸去,谭画想要闪身,忽然身子撞进一片白帆中,正惊愕间,啪的一声,吴非的拳头将他砸得满脸开花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谭末的身子也动了,他手中出现了一张连击弩,对着思思就是七箭连。

    谭末这时明显失算,因为思思拿着吴非的盘龙盾,她随手一挡,七支飞箭全部射在盾上。

    谭画虽然被吴非打中,但左手一划,云帆顿时裂开一道口子,他觉得身后一空,立刻退开数步,现那片白帆变成一块云石回到吴非手上,不觉惊道:“你,你这是什么有品阶的法器?”

    吴非嘿嘿一笑,道:“你是不是想要?”

    谭画好像愣愣地道:“你给啊?”他左手一划,一道无形的剑气透体而来。

    吴非心中冷笑,之前谭画划开思思的黑松香飞刀,刚才划伤自己的云帆,原来是左手还藏着无形剑气,现在他故伎重施,终于被吴非看破。

    只见人影一闪,吴非已闪在一旁,邪月刀一刀直切谭画心窝。

    谭画的身法比之谭典要高明许多,他身子滴溜溜一转,瞬间飘到丈许开外。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这个谭画还有几分实力,虽然不如韩七爷,但比牛三斤还略胜一筹。

    谭末一击落空,并没有继续射飞箭,而是一脸阴险地望着两人。

    “倒也,倒也——”

    吴非哈哈一笑,道:“你说什么,什么倒也?”

    谭末有些惊异,道:“为什么你们还能站着?”

    吴非哦了一声,道:“不能站着,应该倒也是吧,那您老就倒也好了——”

    谭末觉得脑中一片迷糊,身子不由自主软倒下来,口中惊道:“你,你下了药?”

    “先下药的是你,我不过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。”

    吴非说着再次弹动邪月刀,一道白芒淡淡散开,他在查看韩七爷收藏秘籍时,曾惊出一身冷汗,那里面记载的害人方法,如果韩七爷和牛三斤当时使出来,吴非早已受害身亡,怪只怪韩七爷和牛三斤过于托大,刚才吴非弹动邪月刀,就是将药弹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,你卑鄙——”

    谭末嘶哑地叫着倒下,谭家香炉中烧的是一种迷香,但这种迷香需要催,先前谭末五指微弹,就是催迷香,可惜吴非早有防备,三人都服了醒脑丸。

    谭画惊得连退两步,急忙掏出一枚丹药服下,他出现得晚,迷药在他身上的还没完全作。

    经历了荆棘山的修炼,吴非早已不是那个单纯、没有戒备的懵懂少年。

    “主人,将谭画这狗贼留给我!”

    思思身子闪动,朝谭画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小心他左手的无形剑气——”

    吴非关照道。

    思思举着盘龙盾,黑松香飞刀匹练般出。

    谭画忽然身子一转,向大殿奔去,思思见他要逃走,想也不想追进去,吴非神识一扫,一指谭末对晏畅道:“这两个家伙归你了!”随即跟着思思进了大殿。

    大殿之内倒也宽敞,中间供着一尊神像,这神像须眉怒张,三条手臂各自托着镇妖塔、雷神锤和水晶瓶,也不知是哪路神仙,吴非看见帐影一动,思思的身影一闪而入,不由叫道:“小心埋伏——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刷地一声,头顶一张大网落下,整个大殿都被笼罩其中。

    吴非站在门口,一现不对,立刻一个乳燕穿帘倒飞而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