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一章 不止一个五雷阵

    谭末瞟了一眼吴非,道:“这位小道君,请问您是哪个门派的,这些浑水您还是不要淌为好!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道:“在下没有门派,一介散修而已。”

    听到吴非不过是一个散修,谭末猖狂起来,道:“那要多谢阁下将这丫头送来,我家画儿现在已是淬体境的高手,而且,我谭家现在有三位修炼者,我劝你还是袖手旁观,闵家之事,不要白白赔上自己性命!”

    思思一怔,道:“不可能,不可能,谭家怎么可能出了三个修炼者?”

    谭末嘿嘿一笑,道:“这还要感谢你们闵家,这片青竹山,虽然没什么灵气,却有一株神根草,凡人得到神根草便可以修炼,你是知道的吧?”

    思思双拳紧握,道:“原来当初你们谭家对我闵家灭族,是有其他原因!”

    谭末冷笑道:“谁叫你们闵家家主蠢,得到了神根草还不知为何物,我跟他买又不肯!”他说话间,五指不经意地一弹,一道白雾淡淡消散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思思银牙紧咬,道:“我现在才知道,原来你才是我们闵家灭族的元凶!”

    一株神根草,用得好的话,可以修炼两个凡人,加上本来就可以修炼的谭画,现在有三个也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吴非并不害怕谭家的修炼者,就算有三个,他也有把握带着晏畅和思思离开,因为他有韩七爷留下的那块白帆云石,但忽然心中一动,觉得一股危机从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谭末看着吴非,道:“这位朋友,你应该能看清眼前的形势,所以,请退后两步,我们谭家和闵家的恩怨,旁人最好不要出手!”

    吴非冷冷一笑.

    “我若退后两步,岂不是正好踏进你们布置好的五雷阵中?”

    “你,你怎么看出来的?”

    谭末脸上惊异之色一闪。

    吴非嘲讽地道:“在下一进来就识破了,不知道你们家的阵法还害死过什么人?”

    五雷阵吴非曾看苏云淼布置过,那种恐怖的威力,可以将魔道人瞬间炸成碎片,他一踏入谭家寺,已经多留了一个心眼。

    谭末脸上一阵红白,

    一个铿锵的声音在背后道:“识破又怎样,你还是跑不了!”

    吴非一转头,只见一个身材壮硕的年轻人从角落里走出来,这人唇上短须,一对三角眼让人很不舒服,手中拎着一根乌金色的铜棍,他有意无意封住了吴非的退路。

    “你是谭家第二个修炼者?”

    吴非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叫谭典,谭画是我哥哥。”

    思思眼里喷出火来,道:“这个谭典很阴险,他哥哥的很多所作所为,都是他背后怂恿挑唆,想不到现在也变成修炼者了!”

    吴非神识一扫,现谭典的修为居然和他不相上下,也是凝气境初阶,算起来这家伙从得到神根草开始修炼,比他还早一年多,于是点点头道:“谭画呢,他怎么不出来?”

    谭典冷笑道:“对付你这种角色,不用我哥出手!”

    “是吗,那万一在下跑了呢?”

    吴非并不急于动手。

    “你跑试试。”谭典也没有着急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这里不止一个五雷阵。”

    吴非好像有所明白。

    谭典一阵狂笑,道:“从你们三人踏入此地开始,一切都在禁制中!”

    吴非揉揉鼻子,笑道:“原来如此,这里划了禁制,这么说来,你们杀死在下,不会被人知道了?”

    谭典得意地道:“不错,这两年来,我们随时随地都在提防着,这闵家的丫头一定会来复仇,所以,这一切早就为你准备好了,想不到你们这么快就来自投罗网!”

    吴非哈哈一笑道:“这么说来,我若杀死你们,也没有关系了?”

    谭典阴阴笑道:“是啊,本来就没有关系,就算你有修炼门派,到了这里,也会断去一切联系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我就放心了!”

    吴非取出邪月刀,轻轻用手一弹,一道白芒若有若无被弹开来。

    谭末有些紧张,道:“典儿,他的法器是不是有品阶的?”

    谭典冷笑道:“我倒希望他是有品阶的法器,我正缺一件!”

    吴非一只手拍了拍思思肩膀,他已经启动驭奴法决,思思现在拥有和他几乎相等的战力。

    “你动手,还是我动手?”

    吴非问。

    思思两眼冒出火光,道:“闵家的仇自然是我来报!”她身子一动,闪电般冲向谭典,手中的黑松香飞刀化作一道流星,直射谭典心口。

    谭典早有准备,身子一偏让过飞刀,同时铜棍横扫,向思思腰间扫去。

    思思身法极其灵活,她修炼体技,拥有了修炼者的修为后,战斗力要远同级修炼者,只见她身子一折,冲到谭典身旁,就势一腿将谭典绊倒。

    谭典身子摔倒,手上的铜棍却是乱打,思思不敢逼近,双足一点跳在一边。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思思的体技他十分放心,他现在要注意的就是一旁的谭末,如果他敢轻举妄动,自己决不放过。

    谭典身子一跳,爬起来又向思思攻去,他的战斗力比之牛三斤还差得太远,虽然修为是凝气境,但几乎没有形成任何威胁,思思靠着身法灵活,轻易就能避开他的攻击。

    吴非叹息一声,道:“谭家,和我想的还是有很大差距!”

    谭典怒吼一声,没想到自己修炼了两年,碰到一个神奴还打得这样被动,这要是碰到真正的修炼者,还不随时有送命的危险,想到这里,他身子猛地一纵,三道黄芒同时从铜棍上扫出。

    这是谭典苦练的看家招术,一击之下,思思怎么也无法同时避开。

    只听蓬蓬蓬三声,黄光打在思思身上,顿时溃散开来。

    谭典定睛一看,思思右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面小盾,刚才自己用足灵力的一击,居然被这面小盾全部接了。

    这小盾自然是吴非的盘龙盾,刚才思思要动手,吴非就把盘龙盾给了她。

    就在谭典傻的间隙,思思身如闪电冲到他身前,一击膝撞撞在谭典小腹,谭典哎呀一声,身子顿时痛弯下来。

    光芒一闪,思思已将黑松香飞刀抵在谭典后脑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