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章 青竹山谭家寺

    “主人,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思思有些懵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,随即又大笑道:“哈哈,我们这不是进了佛国,走,去老春江,找那个谭家的王八蛋算账去!”

    思思犹豫地道:“浩扬大师不是说了,要想办法骗那个姓谭的出去,不能在这里杀他,不然本国的律要严惩。”

    晏畅袖子一卷,道:“我等不及了,进来了还管这些,先找到那杂种痛揍一顿再说!”

    说话间,吴非带着两人飞快地离开筇垅寺。

    筇垅寺就在雅德格巴城附近,在佛国,虽然没有传送到外国的传送阵,但本国的传送点不少,进了城,吴非三人很快找到传送阵,两次传送就到了老春江。

    出了传送阵,吴非就看见一条大河横亘在眼前。

    与雅德格巴城的繁华相比,老春江就是一片破旧的山村,岸边稀稀落落矗立着一些房子,对岸的风景倒是不错,是一片青竹山。

    这里空气中的灵气有些稀薄,吴非暗道:“看来没什么修炼者愿意在这里建洞府修炼,闵家选的地方实在不算太好。”

    思思望着对岸,泪水忽然止不住地流下,她手一指,道:“那里,那里就是我们闵家曾经的家园!”

    吴非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,只见对岸的青竹山的山崖上,有一座寺院若隐若现,不由奇道:“你们闵家是开寺院的?”

    思思摇头道:“不是,我离开时,那还是闵家的山田,现在成了寺院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那我们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三人在岸边找了条渡船,上了船,吴非问船夫道:“对面山上是什么所在?”

    船夫是个中年的凡人,他淡淡道:“那是谭家寺。”

    吴非问道:“那片山也是谭家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们凡人哪里去管道君的事,对了,小哥您难道不是谭家的客人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您上谭家寺干嘛,那里平时没人去。”

    思思哽咽着道:“那里,那里原来是我家,我想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船夫惊异地看了一眼思思。

    “哪个家?”

    “闵家——”

    船夫眼中闪过一丝异色,随即闭口不语。

    “谭家是修炼之家吗?”

    吴非问。

    船夫摇头,却不再言语,吴非暗暗点头,看来这谭家还真是当地一霸。

    上了岸,三人拾阶而上。

    思思道:“这条路,就是我爹爹带着族人,一块一块石头铺上来的,现在,一切都没变。”

    吴非神色忽然有些变化,因为到了这里,他忽然觉得空气中的灵气浓郁了几分,看来此地也不是完全贫瘠,只是灵气分布不均罢了,他想到什么,掏出三枚丹药,道:“这是三颗醒脑丸,我们一人一颗,所谓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!”

    谭家寺在半山间,寺院从外观上看和筇垅寺有几分相似,只是建筑粗糙,进了寺门,一口大香炉放在路当间,一股熏香的气味扑面而来,吴非嘴角浮出一丝冷笑,他双掌合十,上前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思思看见吴非手上洒落一层白雾,不由惊异地望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寺院里的房子并不像是寺院,除了中间有一间大殿,反而像是住家的人家。

    思思忽然奔到一间小屋门口站住,身子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这间小屋是砖块垒砌,一共两层,房前还有一块石坪,坪上丢了些石锁之物,显然从前有人在这里练功打拳。

    吴非四下扫视一圈,走过去关切地问道:“这是你以前居住的地方?”

    思思点点头,用力去擦眼角。

    “喂,你们是干吗的?”

    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从寺院一角传来,吴非瞥了一眼,这是个二十上下的光头青年,他上身,下身是一条土色的灯笼裤,一张脸带着蛮横之色。

    晏畅道:“你是谭家的人?”

    那青年上下打量三人,见晏畅和思思背着背囊,不像修炼者打扮,哼道:“怎么,你们是来找麻烦的?”

    晏畅呵呵一笑,上前两步,站在那青年对面,道:“不找麻烦。”

    那青年一呆,晏畅忽然出拳,啪的一声砸在他脸上,顿时将他打得口鼻出血。

    晏畅哼了一声,道:“不找麻烦,才怪!”

    那青年退了两步,怒目而视,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思思沙哑着道:“闵家人!”

    晏畅道:“把谭画那龟孙子叫出来,他不出来,老子拆了这里!”

    呼地一下,忽然后院中冲出七八个青年来,他们手里拎着棍子,一下将吴非三人围住,一个高大的年轻人喝道:“什么闵家人、白家人,到我们谭家来闹事,找死啊!”

    思思一步跨了上去,挺胸道:“闵家人都不记得了?我找谭画,让他出来!”她伸手抹去脸上的易容,露出了本来面目。

    对面的年轻人看到思思的真面目,吃了一惊,道:“你,你是闵家的那丫头?”

    思思冷笑道:“不错,我就是戳瞎了谭画一只眼的闵思岑,他不是四处找我吗,现在我来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,好,好,天堂有路你不走——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粗野的笑声,一个黑衣老僧从禅房中走了出来,这人个子不高,一脸花白的胡须。

    思思面色一变,道:“你是谭家家主谭末,谭画的老爹?”

    黑衣老僧道:“不错,正是老朽,丫头,你逃出去才两年,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

    吴非神识一扫,现这谭末居然也是个修炼者,而且修为接近凝气境,那个谭画不知道现在是什么修为,思思不是说他只有半神根,修为不高么?

    谭末扫了一眼吴非,道:“丫头,你找一个这点修为的修炼者回来,不觉得很丢人么?”

    吴非哼了一声,别人可以笑自己修为低,眼前这个谭末有什么资格说,况且他虽然是凝气境初阶的修为,却能战胜牛三斤和韩七爷这样的淬体境修炼者,毕竟他身上还有盘龙盾。

    思思哼道:“老家伙,我恨不能生吃你肉,你们将我闵家灭族,真是没有天理!”

    谭末瞟了一眼吴非,道:“这位小道君,请问您是哪个门派的,这些浑水您还是不要介入为好!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道:“在下没有门派,一介散修而已。”

    听到吴非不过是一个散修,谭末猖狂起来,道:“那要多谢阁下将这丫头送来,我家画儿现在已是淬体境的高手,而且,我谭家现在有三位修炼者,我劝你还是袖手旁观,闵家之事,不要白白赔上自己性命!”

    思思一怔,道:“不可能,不可能,谭家怎么可能出了三个修炼者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