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九章 丢下不管

    这是一个白衣豹裙的少女,肤色略黑,约摸十六七岁,头上带着一顶玉冠,额头一点鲜红,整个人散着一股跳脱,她的脸是瓜子脸,两耳挂着一对硕大的耳坠,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,仿佛会说话一般。

    想到非礼勿视,吴非急忙低下头来,心里却是想道:“这位公主陛下相貌绝美,除了肤色略黑,即使和兮涵师姐比,也不逊色多少。”

    浩扬大师双掌合十,施了一礼道:“六公主急急召唤,是有何事?”

    吴非暗道:“原来这位泰朿公主是六公主。”

    那泰朿公主来到近前,娇笑道:“浩扬叔叔,我打算明天出去游历,父亲大人已经答应,我想您陪我一起去!”

    浩扬大师挠挠头,道:“主上命我彻查因竜寺灭门案,属下怕是不能分身啊?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道:“什么分身,您就跟我爹爹说一声,让他派文芮或者萨都剌去查!”

    这文芮和萨都剌也是佛国的八大金刚,但浩扬大师能排在位,只是因为跟随佛主大人时间最长。

    浩扬大师尴尬地道:“这个,要公主您去说,我可没这本事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眼睛一转,看见吴非三人,问道:“这三个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浩扬大师一指吴非,道:“这少年见过因竜寺灭门案的凶手,所以我带他来见主上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一跳来到吴非面前,道:“喂,你叫什么名字,你见过凶手吗?”

    吴非深施一礼,道:“在下姓吴名非,回公主陛下问话,那位凶手,我或许见过,但并不完全确定!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神识一扫,嘻嘻笑道:“那凶手可至少是假丹境的修为,你才凝气境,相差了不止一层,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启禀公主,在下也是巧合,我从荆棘山修炼出来,那凶手是个魔修,他在修炼时杀了我们不少神道修炼者。”

    吴非比划着说道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眨着眼道:“你是从西北神道来的吗,可以给我带路,本公主正好缺一个男侍从!”

    吴非还没答应,浩扬大师吓了一跳,道:“公主陛下,主上绝不答应您带男侍从的。”

    吴非心里苦笑,自己来到天行大陆,还两眼一抹黑,这位公主小姐居然要他带路,那不是盲人摸象吗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娇嗔地道:“浩扬叔叔,您不是男的?”

    浩扬大师擦擦额角,道:“我,我不是侍从啊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笑道:“那这个简单,让他做您的侍从,不是我带的就行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一个柔和的声音道:“朿儿,你又想瞒着爹爹什么?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愣,暗道:“这,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佛国第一高手,佛主大人?”他知道佛主的修为极高,连长老会第一长老叶大千都要礼让三分。

    空中一道黄云落下,两个身穿橘色袈裟的僧人出现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这两人一落下,吴非就觉得周围的空气都好像凝滞了一样,身周好像锁了一层铠甲,又好像入了一个囚笼,这种感觉实在奇异。

    先落下的一个僧人身材清瘦,约摸四五十岁的样子,头上戴了一顶金石雕成的千佛冠,面目慈祥,他双耳耳垂垂肩,右手拄着一根黄金禅杖,左手捏着一串佛珠,一派虚怀若谷之风范。

    后面那僧人穿一身黄衣,手上拄一根白银禅杖,他须眉皆白,看相貌要老不少。

    吴非三人一见,不由自主拜伏下来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一跳来到前面那僧人身前,娇声道:“爹,您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那僧人立下禅杖,对泰朿公主道:“我们正在讨论因竜寺的案子,你把浩扬大师喊来,吾等自然是要瞧瞧的。”

    这千佛冠的僧人竟然正是佛国的国主,佛主大人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吐了吐舌头,对后面那黄衣老僧叫道:“音了叔叔。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十分震撼,外界传闻佛国的佛主如何神龙见不见尾,想不到自己竟然这样轻易就见到了。

    浩扬大师朝佛主和音了都施了一礼,道:“因竜寺的凶案,属下已经查到踪迹。”

    当下浩扬大师将经过一说,佛主大人询问了吴非,吴非自然照实讲来。

    “哦,想不到这凶案竟是魔修所为,这倒是难了!”

    佛主沉吟着。

    吴非心中想道:“怎么一提起魔神殿,连佛主这样的顶级修炼者都有戒心?”

    浩扬大师道:“要不要属下悄悄潜入魔神殿,将那彭亦坤抓来?”

    “可是,你有什么证据?”

    那位音了叔叔这时开口道。

    浩扬大师有些语塞,他确实没有证据,只是听了吴非的一面之辞。

    音了行礼道:“佛主大人,就算是魔修所为,我们若去魔神殿抓人,一定会让魔君震怒,只能等这几人出了魔神殿,再想办法下手!”

    佛主皱眉道:“那你的意思是——”

    音了道:“等机会。”

    佛主道:“因竜寺的凶案影响极坏,如果不能追查抓到凶手,会影响到佛国的声誉。”

    音了拱手道:“主上悲天悯人之心可天鉴,实乃我佛国子民大幸,属下以为,此事要从长计议,既然知道谁是凶手,只能在适合的时候出手。”

    佛主点点头,道:“好,那这个案子就交给你去办了,总要给所有人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音了施礼道:“是,属下遵命!”

    见到凶案有了了结,泰朿公主道:“爹爹,我要出去游历,既然这件案子让音了叔叔来办,我想让浩扬大师保护我出去,求您答应!”

    佛主摇头道:“浩扬大师有很多事要办,这样吧,让萨都剌陪你去。”

    泰朿公主急忙摆手,道:“不行,那个萨都剌成天板着脸,女儿看见他就害怕,若是让他陪我,朿儿还不如一个人去。”

    佛主合掌道:“那你就一个人去好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佛主左手的佛珠光芒一闪,他沉声道:“有贵客来了,走,我们去金光寺!”

    吴非看见佛主带着音了、浩扬大师腾身而起,转眼就化作一道黄光消失不见,不由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泰朿公主气得直跺脚,道:“爹,那朿儿一个人去了,我明天真的一个人去了!”她一边叫着,一边奔回了筇垅寺。

    吴非三人面面相觑,刚才浩扬大师大张旗鼓带他们进佛国,现在却竟然丢下不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