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八章 浩扬尊者

    “这,这不是城主大人吗?”

    有人惊呼道。

    大家转头朝刚才洒下鲜血处望去,只见地上并没有尸体,显然刚才的虚影只是用了障眼法吓唬大家,并没杀那位城主,但所有人都明白,那虚影真的要弄死谁,谁也跑不了。

    此刻,吴非站在一片黄云之上,他身旁站着一个高大的红脸中年人,这中年人秃顶,生得十分威猛,一对铜铃眼,一脸胡须像钢针般根根倒竖,活脱脱张飞再世,但他身上却是穿了一袭袈裟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高大僧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晚辈吴非,不知前辈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称我为浩扬尊者,或者浩扬大师。”

    “是,浩扬尊者。”

    吴非念了两遍这名字,忽然惊道:“您,您就是佛国八大金刚之,浩扬大师?”他知道这位浩扬大师乃是第七层高阶的修炼者,修为已经到了恐怖的元气境阶段。

    那浩扬大师哼了一声,道:“不错,你还知道本尊的名号?”

    吴非施礼道:“浩扬大师的名号,如雷贯耳,皓月当空,我虽然乡野散修,末学晚辈,但敬仰之心还是有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。”

    浩扬大师哈哈一笑,道:“第一次有人这样拍本尊马屁,本尊很喜欢,你再拍两句我听听!”

    吴非还未说话,晏畅忽然插嘴道:“非哥,你是修炼的道君,仰慕浩扬大师并不奇怪,像我这样的凡人,那才是仰慕到五体投地,每天都要将浩扬大师的神像供在家里,沐浴更衣,烧香磕头,恨不能成为门下之狗,足下之鞋!”

    浩扬大师哈哈大笑,道:“说得好,说得好,本尊喜欢!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滴汗,暗道:“这位浩扬大师原来是一个喜欢阿谀奉承,溜须拍马的前辈。”

    浩扬大师斜了一眼思思,道:“你这丫头,是不是从我们佛国逃出去的?”

    思思吓了一跳,急忙跪下道:“凡人女子闵思岑,给尊者大人跪安!”

    浩扬大师问道:“是谁带你逃走的?”

    思思摇头道:“小女不知,那位修炼者没有留下姓名。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奇怪,问道:“尊者大人如何知道思思是从佛国出去?”

    浩扬大师道:“凡是在我们佛国出生之人,都有记号,这是死也抹不掉的!”

    “哦,不知尊者大人带晚辈去佛国,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“那凶手已经跑了,既然你可能见过凶手,那本尊带你回去自然是向佛主大人交代。”

    吴非吓了一跳,当今佛国的佛主可是一位第九层飞天境的修炼者,那可是天行大陆上顶级的修炼者之一。

    “这个案子惊动了佛主大人?”

    “不错,不然本尊何以亲自出动。”

    “这杀戮案惊动很大吗?”

    “不错,那凶手出手残忍,连来寺院的一岁婴孩都不放过,实在罪不可恕!”

    思思擦着眼角道:“为什么我们凡人之家被灭门,就无人过问?”

    浩扬大师一怔,道:“你说什么,谁家被灭门了,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思思道:“小女是老春江的闵家,两年多前,闵家被谭家灭门,小女戳瞎了谭家修炼者谭画的一只眼睛,这才逃出佛国,流浪漂泊。”

    浩扬大师奇道:“闵家被灭门了,哪个闵家?”

    思思看着脚下飞掠而过的山脉,道:“尊者大人,您这是带我们飞向雅德格巴城吧,我们闵家,原来一直定居在那里,后来因为种种缘故才迁到老春江去。”她把自己的经历一说,浩扬大师道:“闵家,我现在有点印象了,原来竟被灭门了,但修炼者杀了凡人,那是没办法处置,最多赔点钱,不过,如果谭家对你们闵家灭族,那就太过了,还是要接受处罚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处罚?”

    吴非问道。

    “多赔点钱吧,不过你戳瞎他一只眼,算起来已经扯平了。”

    浩扬大师道。

    吴非愤愤道:“这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浩扬大师斜了两人一眼,道:“我们佛国就是这样的律法,你想报仇,可以把谭家的人约到鄙国之外,那时砍死砍伤,都不必负责!”

    吴非眼前一亮,弯腰施礼道:“多谢尊者大人指点,晚辈明白了。”他这时觉得,浩扬大师并不像他外表看上去那么凶恶,似乎还有一丝人情味,但刚才他杀了金乌城城主,实在有些残忍,吴非没有停留在西广场,自然不知道那位金乌城城主并没死,只是被吓个半死。

    前方出现了一座山脉,这山脉轮廓分明,此时日光从头顶落下,山顶浮现一片金光。

    “那,那就是金光山!”

    思思忍不住叫了出来,在她心中,金光山乃是一块圣地,她从小到大,还从没上过金光山。

    吴非知道佛国的佛主就住在金光山,他这次不但进了佛国,还能直接上金光山,真是待遇不浅。

    这时浩扬大师戴在右手中指的指环一亮,他眉头微微一皱,道:“泰朿公主这个时候召唤本尊,不知有什么事情?”他脚下黄云一转,带着吴非三人朝金光山另一侧飞去。

    吴非不知道泰朿公主是谁,想来应该在佛国地位极高,连浩扬大师都要先见她再去见佛主。

    浩扬大师带着三人朝身下一条大河飞去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金露河。”

    思思对吴非介绍道。

    佛国的中心之城,名叫雅德格巴,这是一座千年古城,它左边是佛国的最大山脉,名叫金光山,它和诸法山等一起,形成了一道天然屏障。

    雅德格巴城右边是从金光山山脉汇聚流下的一条大河,名叫金露河,雅德格巴城就被金光山和金露河包围,景色十分优美。

    四人落在金露河边的一座寺院门口,这寺院不大,黄墙黑瓦,红色楼柱,里面圆形屋顶都是金色的,上插着幡旗,大门的牌匾上写着筇垅寺三字。

    吴非觉得奇怪,这筇垅寺大门宽敞,门口却没有上台的台阶,所有人都可以直接走进去。

    这座寺院十分冷清,除了门口清扫的两个僧人,吴非没看见一个香客。

    “浩扬叔叔你来了吗?”

    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响起,接着一条白影从寺中冲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