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七章 灭族案

    吴非神识一扫,现这居然是一个第三层筑基境的高手,于是向她点头道:“我也不知道,听说佛国一个修炼家族被人灭族了,是不是来盘查的?”

    白衣妇人苦笑一声,道:“那就没办法了,我们只好配合。  ”

    吴非问道:“像可雷国这样的国家,可以允许其他国家的修炼者随便盘查吗?”

    白衣妇人道:“像可雷国这样的地方,又不设疆界,说是国家,其实是几个修炼世家的地盘,真的出了什么事,只有向长老会求援,国主只是个摆设而已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又飞来数条人影,此时聚集在西广场的人数约有五十人左右。

    空中传来一声霹雳,大地又是一抖。

    “很好,你们都来得很快,现在,有门派的站到左边,散修站到右边!”

    半空中出现了一条巨大的虚影,这虚影身形粗壮,长飘散,十分威猛。

    人群分开,吴非想了想,自己还没加入小竹林,于是站到了右边。

    门派中修炼者显然是少数,只有十一二人,其余都是散修。

    那虚影忽然伸手一抓,有人哎呀一声被抓到半空。

    所有人骇然变色。

    “说,你为何来得最晚?”

    被抓的是一个中年人,他的修为也是第三层,吴非看见那人衣衫有些凌乱,满脸慌张之色。

    “前,前辈,小的刚才正在修炼,突然听到您召唤,仓促收功赶来,只晚了几步,求前辈开恩!”

    虚影哼了一声,道:“本尊刚才说了,来得最晚的,死——”

    中年人还想求饶,一道白光闪过,他身子被劈为两截,鲜血撒落一片。

    这人竟然莫名其妙被杀死,吴非心头大惊,自己要是贸然进入佛国替思思报仇,怕也要遭到这样的追杀吧?

    虚影冷冷道:“来得最晚的,一定是心中有鬼,我不管他什么原因,死——”

    人群中有人壮起胆子,颤巍巍道:“前,前辈,您,您刚才杀的乃是金乌城的城主大人,他,他昨天刚收了一位女神奴。”

    虚影哦了一声,道:“你是说本尊杀错了人?”

    说话那人胆战心惊,忙跪下说道:“没有,没有,前辈杀得好,金乌城城主不听召唤,该死,该死!”

    “知道该死,还算有点自知,这次本尊先饶你一命!”

    “是,是,多谢前辈!”

    虚影呵呵一笑,随即厉声道:“有人在佛国寺院犯下杀戮之罪,现在这人已经逃出来,你们之中,有没有凶手?”

    下面一片惶然。

    吴非忽然站了出来,朝天上抱拳道:“前辈,凶手怎会自己承认,那人有什么特征,用的什么法器,我等若是见过,可以向您禀报。”

    那虚影显然有些惊异,一个第一层凝气境的散修,居然敢在自己面前侃侃而谈,丝毫不怯场,倒是少见。

    “凶手出手残忍,所有死者都被利器划开,有的分为两边,有的开膛破肚,本尊猜想,他大约是假丹境的修为,法器么,是刀,小刀!”

    虚影回答着,一道威压直射吴非。

    吴非被压得勉强站稳,心中却是一动,朗声道:“那凶手有没有可能是魔道修炼者?”

    如果是服用奇异果的魔道修炼者,只要有第二层的修为,就可以杀死第四层的神道修炼者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太可能,如果是魔修,入境时我们会特别留意。”

    那虚影这么说着,却并不是很有把握。

    “那晚辈斗胆,还想问问被杀戮的寺院,有没有丢失重要的东西?”

    虚影盯着吴非,凝望片刻道:“本尊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道:“既然凶手跑了,那他一定是出了佛国,马上就进入传送阵逃走,以晚辈的愚见,前辈应当盘查金乌城传送阵的进出。”

    虚影哼了一声,道:“你以为本尊傻吗,本尊刚一出来,就把金乌城的传送阵破坏了,不然喊你们到这里有何用!”

    吴非暗道:“破坏传送阵,那还怎么抓到凶手?”他不知道虚影的盘算,如果凶手已经传送走,那跟在后面追也追不上,如果还没逃走,那他破坏传送阵,附近的修炼者就逃不掉。

    “看护传送阵的人出来!”

    虚影一声厉喝。

    一个身材矮小的男人站了出来,这人四十上下,修为比吴非还低,是个凝气境还没到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“小,小的,是,是金乌城传送阵的看护。”

    那中年人胆战心惊,说话都结结巴巴。

    “今天有多少传送走的修炼者?”

    “二,二十三个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特别慌张、匆忙的?”

    “有四个人好像有些匆忙,他,他们都传送到阿布崖国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四个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三老一少,小的,小的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吴非忽然想到什么,问道:“那个少年,是不是一头白?”

    中年人摇头道:“那,那少年带着帽子,连眉毛都遮住了,只能听见声音,看不出是不是白,但他的双手好白,白到苍白。”

    吴非现在心里猜测,那少年极有可能是彭亦坤,跟他一起的,还有那个骜藩主,他们从荆棘山出来,居然没有回去,一直在神道地域上游荡,现在跑到佛国来了,想到刚才虚影说的行凶法器是小刀,会不会就是自己的蓝月光,那彭亦坤不能滴血收下蓝月光,只能当作寻常法器使用?

    虚影对吴非道:“你说的白少年是什么人,你认识?”

    吴非点头道:“晚辈差点死在他手上,那人是魔道的天才少年彭亦坤,魔神殿的少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既然你跟他照过面,就跟我回佛国一趟吧!”

    虚影说着,大手一张,吴非的身子顿时飞了起来,吴非没想到自己想要进佛国进不去,现在有人带自己进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,带我一起去!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,我也去!”

    吴非低头一看,是思思和晏畅,这两个家伙不知什么时候到了这里,居然还敢向虚影说话。

    虚影哼了一声,问道:“这两个凡人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吴非忙道:“他们一个是在下的神奴,一个是在下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一道劲风落下,思思和晏畅的身子一起被卷上半空。

    在众人惊愕的注视下,那虚影带着吴非三人一起消失在空中。

    白衣妇人拍着心口道:“吓死我了,来的不知是佛国的哪位金刚,居然一出手就杀了本城的城主,刚才那少年只怕也凶多吉少!”

    只听哎呦一声,地上一个土丘拱动起来,众人转头望去,只见一条人影从土丘下爬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