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五章 原来三位是道君阁下

    “主人,您,您真的这么快就要替思思去报仇?”

    思思十分激动。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道:“不然我们来这里干嘛。”

    思思有些郁闷,道:“可是我们无法进入佛国,您是修炼者,也需要佛国出的通关玉牌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难吧,花钱买不行吗?”

    吴非觉得过关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思思摇头道:“我也不知道,我逃出来的时候,是一位好心的修炼者带我出来的,没有通关玉符,思思还真不知道怎么出来。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道:“办法总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三人终于在天黑前找到一家客栈。

    这间客栈在金乌城偏僻的一角,客栈的楼下是茶馆,吴非三人走进去的时候,茶馆中有七八人正在闲聊。

    吴非现在已经会用神识,他神识一扫,现这些全是凡人,问掌柜的瘦削中年人道:“老板,请问这里还有没有房间,我要一间。”

    瘦老板扫了一眼吴非,又看看思思和晏畅,只见三人风尘仆仆,晏畅和思思还各背了一个背囊,不像修炼者的样子,不由奇道:“客官,你们只要一间房?”

    其实晏畅和思思背囊中只有衣服,思思觉得自己的贴身衣物要主人携带,实在无礼,所以就自己背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,给我一个最大的套间就成。”

    吴非点头说道,他这一路都是只要一间房,反正自己晚上修炼,晏畅就睡在外屋,思思睡在床上也不会影响他,万一遇到敌人,三人在一起也好共同进退。

    一个鱼泡眼的茶客色迷迷地望着思思挺翘的臀部,这人目光肆无忌惮,见到思思从身旁走过,伸手便摸过来,道:“哎呦,小哥,你好福气呀!”

    思思现在跟着吴非,脸上已经易容,但她身材凹凸有致,还是让人想入非非。此刻思思脸色一变,啪地抓住那茶客的手腕用力一拧,那人惨叫一声,顿时被反剪了臂膀压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放手,要断了,要断了!”

    那鱼泡眼怪叫着,一只手撑在地上,要多狼狈有多狼狈。

    思思哼了声,抓住那人头巾一扯,一脚蹬在那人屁股上,将他踢出去老远。

    鱼泡眼被扯掉头巾,露出一个光头,他哼唧着站起来,恶狠狠地瞪了吴非三人一眼,转身跑出了茶馆。

    吴非对瘦老板道:“我要一间房,老板快点帮我开。”

    瘦老板双手抱拳,道:“三位都是外乡人吧,我劝你们还是马上离开为好!”

    吴非一怔,道:“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瘦老板道:“三位刚才得罪的那位,是我们金乌城的一位大爷,他可是有来头的,所以,三位最好还是赶快离开!”

    思思哼道:“什么大爷,我看就是一条癞皮狗!”

    “真是晦气,好不容易找个地方休息,又要走,也不知下一家客栈在哪。”

    晏畅靠在一张座位上,不想动弹。

    吴非道:“我们不走了,今晚就住这里,那位客人若是来找麻烦,就让他找我好了。”说话间,他手掌一张,两块银石在掌中悬浮起来。

    瘦老板看到吴非掌中的银石,惊道:“原来,原来三位是道君阁下,鄙人有眼无珠,多有冒犯,还请恕罪。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没啥冒犯的,你给我们开个房间就是。”

    瘦老板摇头道:“三位既然都是道君,金乌城有道君休息之所,您直接去那里就是,我们这种凡人小店,条件简陋,不敢屈就道君阁下。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干吗有生意不做,在下只是怕麻烦,不会嫌弃简陋,您就开一间房给我好了。”

    瘦老板迟疑了一下,招呼过来一位伙计,道:“胡三,你带三位客人去楼上挑房间,他们看中那间就开哪间,不可怠慢。”

    那伙计应了一声,带着三人往楼上走,瘦老板在楼下不住作揖。

    三人上了楼,这楼上只有三间房,并没住其他客人。

    吴非挑了间看上去最整洁的房间,带了思思和晏畅进去。

    关上门,晏畅一下躺在门边的躺椅上,道:“不行了,我要睡了。”

    思思道:“主人,刚才我出手教训的那家伙,会不会来找麻烦?”

    “真要来了,我去处置吧,你呀,下次出手不要太鲁莽。”

    吴非说着,向内屋走去。

    思思点头道:“是,主人。”

    刚进内屋,就听见嘭地一声,楼下的大门被人一脚踢开。

    吴非苦笑道:“那鱼泡眼这么快就来了,不知他请了什么帮手?”

    晏畅懒得起身,道:“非哥,你说了你去处置的,我还是先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思思伸手要去开门,吴非将她拦下,侧耳倾听片刻,觉得下面开始还乱糟糟一片,随后却安静下来,好像并没有人要上来闹事。

    “那些人怎么了,来闹事怎么又不闹了?”

    思思有些好奇,刚才踢门声那么大,怎么转眼就安息下来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只听啪啪两声,有人轻轻敲门。

    吴非摇摇头,道:“他们来了,思思,开门吧。”

    房门一开,吴非在里面吓了一跳,只见鱼泡眼带着七八个大汉跪在门口,朝他不住磕头。

    鱼泡眼一把鼻涕一把泪。

    “小的该死,竟敢对道君大爷不恭,实在罪该万死,请道君大爷责罚!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诧异,这家伙前倨后恭,差距真是天壤之别,看来凡人对修炼者的敬畏,已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。

    思思扳着脸,道:“我家主人要休息了,你们不要再来打扰,快走!”

    鱼泡眼磕头道:“是,是,小人程刚,道君爷爷有什么吩咐,只管喊一声,程某一定刀山火海在所不辞。”

    吴非对这程刚心里鄙视,自己若是个凡人,一定被他欺负了,忽然一转念,问道:“程刚,你真的能替我办事?”

    程刚见吴非跟他说话,忙巴结地点头道:“在程某能力之内,自然可以。”

    吴非取出一袋银石抛到程刚面前。

    “我想去佛国办点事,你能帮我弄到通关的玉符么?”

    程刚接过银石,顿时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“道君爷爷您找对人了,这件事小的一定帮您办好!”

    “好,那你去吧,事成之后,我还有重赏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多谢道君爷爷,明天一早您就等我的回信吧。”

    程刚一挥手,带着那七八个汉子轻手轻脚下楼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