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四章 就算你喜欢他也不成

    黎影无奈地摇头道:“爹爹,您不应该将招亲之事弄这么大,现在许多人知道了,万一谁有心查个究竟,可是麻烦,那吴非可是赤霞夫人的朋友!”

    黎俊伯狰狞地一笑,道:“赤霞夫人算什么,等我祭炼成那物时,比她厉害十倍的也不是我们对手!”

    黎影犹豫地问道:“爹爹,您,您到底要炼制的是什么,不会是我们天行大陆上的禁制之物吧?”

    黎俊伯呵呵一笑,道:“怎会,爹爹还不至于修炼那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黎影道:“那为什么我每次问,您都闪闪烁烁,难道不可以回答吗?”

    黎俊伯将脸一板,斥道:“有些事,你不知道是为了保护你,以后别问了,等我们炼制成功,你自然知道是什么!”

    黎影委屈地扁扁嘴,没再作声,黑袍老者却是媚笑道:“主人英明神武,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,绝对不能错过!”

    黎俊伯拍拍黎影的肩膀,道:“影儿,这次招亲本来就是个幌子,如果这个傻小子不出现,你也不会从报名人中选出你所喜欢的人,所以,没什么好担心的,爹爹只是奇怪,那小子干么要跑掉,难道他觉察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爹爹,祭炼神器一定要杀掉那位吴非么?”

    黎影幽幽地问。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只有蓝蝇血加上与她能融合的血才可以,不过,即使抓到他,也不能让他现,要等他修炼到淬体境后再动手。”

    黎俊伯目光中闪现一缕寒芒。

    “他一定是万能血吗,还是有例外?”

    黎影还是不能确定。

    黎俊伯哼道:“你以为他是传说中的龙之血?龙之血在我们天行大陆上早就绝迹,不可能有的,别做梦啦!”

    “假如他留下来,在他修炼到淬体境之前,影儿要真的要跟他在一起?”

    黎影继续问。

    黎俊伯瞟了一眼黎影,道:“你嫁给他,可以不跟他亲热,但一定要他没怀疑。”

    黎影摇头,小声地道:“爹爹,女儿,怕是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爹爹知道,你眼界高,这样修为的修炼者根本看不上,爹爹答应你,等到那物炼成,一定帮你找一个你最喜欢的青年俊才!”

    “女儿不想嫁两次。”

    “那,那你是喜欢中岭派那个姓莫的小子?”

    黎影摇头道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,那个姓莫的是真的喜欢你,爹一看他就是痴情人,这次你招亲没有成功,他一定会回来的,这不是嫁两次,你本来就一次也没嫁成。”

    黎俊伯安慰道。

    黎影再次摇头,眼中闪过一缕奇异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爹,如果那个吴非不是异型血,这次比武招亲,女儿选了他,您会答应我和他在一起么?”

    黎俊伯脸色一变,道:“影儿,你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黎影咬着嘴唇,鼓起勇气道:“爹,女儿求您放过吴非,我想他的离开,一定是觉察到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黎俊伯大怒,举起手掌扬手欲打,喝道:“你在胡说什么,那小子是爹爹的必得之物,就算你喜欢他也不成!”

    黎影低着头,眼泪在眼眶中打转。

    黎俊伯见到黎影委屈的样子,叹了一声,道:“影儿,你不会是真的对他动了心吧?”

    黎影张了张口,欲言又止,眼中满是犹豫之色。

    黎俊伯道:“影儿,你现在还小,很多事还不懂,对我们修炼者来说,提高修为才是正道。”

    “是,爹,女儿明白,不过,如果您的祭炼一定要和那个人合作,我还是劝您三思!”

    “哦,你是说冴叔,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那人,那人太无耻,他,他不是人!”

    黎俊伯皱眉道:“冴叔有些坏毛病,你不要太在意,以后离他远些便是!”

    黎影想说什么,却没有开口,只是勉强点点头。

    三人环顾四周后,一道符被点亮,接着他们的身影消失在黑幕之中。

    这番话,吴非和思思自然没有听到,若是听到,又会是怎样的惊心?

    大河奔流,而夜无声。

    二十天后,天行大陆南,可雷国。

    可雷国位于阿布崖国南,佛国东,毗邻雪国、燕宵国,面积不算大,气候颇为寒冷。

    金乌城是可雷国的一座小城,它与佛国交界,虽然交界,金乌城却并不热闹。

    吴非带着思思和晏畅来到金乌城的时候已是傍晚。

    这金乌城的建筑十分奇异,所有房子都是圆形尖顶,不管下面多大,最高的地方一定要带着这种帽子,而且城里人的服饰与祺关城也大相径庭,他们穿着深黄色的土衣,头上还都裹着红色的布巾。

    “这里靠近佛国,可雷国虽然不是宗教国家,但当地人还是笃信神明的,除了修炼者,他们的服饰都是一样。”

    思思跟吴非介绍着。

    “哦,这么说,当地人很容易就区分修炼者和凡人了?那他们会不会以为我们都是修炼者?”

    吴非说着,一边想寻找街上的行人问路,但道上空空,三人走了一截都没再遇到一个行人。

    思思道:“是不是当我们修炼者我不知道,但我们的打扮一看就是外乡人。”

    “想不到,这里居然比祺关城还冷清!”

    吴非感叹着。

    思思望着城外绵延不绝的山脉,眼中露出忧愤之色,道:“主人,那就是诸法山,思思离开这里,仿佛就在昨天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日子天天传送,我又想吐了!”

    晏畅抚着肚子有些无精打采地道,他这些日子苦不堪言,一进传送阵就想吐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知道,我们要离祺关城越远越好,主人和我可能都是异型血,黎俊伯那家伙可以追踪到千里之外的!”

    思思说着,看了一眼吴非,她修炼体技,身体素质强许多,虽然吴非带她传送,但明显比晏畅要适应。

    晏畅心里嘀咕道:“你们就是多虑,那位城主大人千里追踪干吗,难道他女儿非要嫁给你不成?”

    吴非正在寻找客栈,口中问道:“怎么金乌城这么冷清,按理这里和佛国交界,应该很热闹才是。”

    思思道:“佛国和周边的国家并不往来,做交易之人很少,所以冷清也是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我们能不能进入佛国呢?”

    吴非出疑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