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三章 什么记号?

    青衣女子摇摇头,道:“我要她干嘛?”

    吴非一怔,道:“那姑娘您有什么要求?”

    青衣女子注视着吴非,眼神颇有些奇异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要求?”

    吴非觉得自己的思维有些跟不上。

    青衣女子道:“我只是又帮了你一次而已!”

    吴非品味着这话,暗道:“她说又帮了我一次,难道我和她认识,以前她帮过我?”

    青衣女子像是责怪地道:“吴非,你是莽撞呢,还是无知,难道你没现,自己身上被人做了记号?”

    吴非被她说话的语调一惊,这声音不但好听而且熟悉,不由呆呆问道:“记号,什么记号?”

    青衣女子指着他右掌道:“你自己仔细瞧瞧!”

    吴非摊开右掌,却是什么都没看见,他疑惑地注入一道灵气,只见手掌上出现了淡淡的一横,心中陡然一惊,这不是昨夜那个俊美少年和他握手时留下的提示么?上午和韩七爷一起去寻找玉片时,正是因为这一横,才让他通过第二关。

    青衣女子嗔怪地道:“防人之心不可无,你以后上路前一定要仔细检视自己,不然,像牛三斤、韩七爷那种下三滥都可以随时追踪到你!”

    吴非又吃了一惊,这青衣女子看来是一路尾随,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没逃过她的法眼,说不定刚才和韩七爷、牛三斤战斗时,她也在边上,但她对自己又没有敌意,这人到底是谁?

    青衣女子见吴非还没认出自己,有些失望,道:“那好,我言尽于此,就此告别罢,希望下次再见,你不要这么狼狈!”说完微微一笑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吴非忽然惊喜交加,脱口道:“师姐,兮涵师姐!”

    “怎么才想起来,你不是叫我大师姐的么?”

    林兮涵的声音还是那么清冷悦耳。

    “师姐,您,您好吗?”

    “不好,你居然收了一个女神奴,师姐很生气,我希望下次见到你的时候,你已经将她送走!”

    “这,这只是偶然,我没有去买神奴!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,反正你要把她送走,不然以后就不要叫我师姐了!”

    林兮涵说着,取出一块玉石递给吴非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这是感应的玉块,只要我们相距在三百里内,就会有感应,你可以凭着它找到我,我也可以找到你,可不要像上次那样不辞而别!”

    林兮涵说完,微微一笑,身子一纵,几个起落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记得我们之间,还有一个约定啊!”

    林兮涵人虽已不见,声音却远远飘来。

    吴非叫道:“师姐,我当然记得,我会去找你的!”他此刻心中千言万语,章少不是说她与大围教的萧逸订婚了,怎么忽然跑到祺关城来,又一路跟着自己?随即想到自己比武招亲这么扎眼,林兮涵只要经过便会看到,她关心自己一路跟来,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想到林兮涵已经订婚,吴非拿着玉块一脸惆怅。

    “主人,她,她就是您的师姐,她叫林兮涵?”

    思思靠了过来,眼中满是惊讶。

    吴非点头,道:“是的,你也知道她名字?”

    “我们西北神道第一漂亮的女修,小竹林清笛长老的爱徒,谁不知道,可惜她没有真面目示人,不知到底美好到什么程度,思思一定是望尘莫及!”

    “干吗这么比,你们春兰秋菊,各有美好。”

    “唉,主人,您是不是会听师姐的话,不要思思了?”

    吴非摇摇头,道:“师姐刚才没有给我期限,我想,我会完成你的愿望,再让你走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,那思思反而会希望,晚些再实现自己的愿望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傻话了,我还你自由之身,这样不好吗?”

    思思擦了擦眼角,道:“好,那思思就去找兮涵姐,主人不要我,我就去跟兮涵姐!”

    说话间,吴非来到河边,将双手在水中搓洗,那道淡淡的一字终于不见。

    晏畅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,拍着胸口道:“好险啊,好险,吓死我了,非哥,你这本事哪里学的,教教我吧,以后遇到凶险,我也可以帮忙!”

    吴非想起他没有神根,道:“帮忙就算了,你不添乱我就阿弥陀佛!”

    三人休整了片刻,吴非替章少将他的神奴和两条冰甲狼埋了,然后仔细检视身上,没再现有别人用灵气附着的记号,这才取出一张传送符,道:“这里步步惊险,我们还是马上离开此地为妙!”他念动咒语,在符纸的燃烧中,三人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就在三人离开后不到半个时辰,此地蓦然出现了三条人影。

    这三人正是祺关城城主黎俊伯、俊美少年和那黑袍老者,他们扫视周围,黑袍老者翻出地上冰甲狼和女奴的尸体,有些惊异地道:“刚才这里生了打斗,是章少和那姓吴的少年在这里对战!”

    黎俊伯眉头微皱道:“我们来晚了一步!”

    俊美少年点点头道:“不错,但是章少好像吃了很大的亏,他的神奴和神兽都被杀了,而那吴非跑了!”

    黎俊伯冷哼道:“这里还有一个修炼者出现过,应该是那人帮忙,不然姓吴的小子怎么可能从章少手下脱身。”

    俊美少年惊异地道:“那修炼者是谁,他为什么要帮吴非?”

    黎俊伯哼道:“一个第二层修为的小子,管他是谁,这个章少差点坏了我的大事,以后非要好好的教训他一下!”

    俊美少年手中捻决,片刻后有些惊愕地道:“爹爹,那小子觉了我做的记号,已经抹去了!”

    黑袍老者也是一呆,道:“小姐,您的意思是我们追踪不到他了?”

    黎俊伯冷笑道:“你的记号虽然他已经抹去,但以他的修为还逃不到千里之外,只要在千里之内,有他和那蓝蝇血的丫头血样在,老夫自然能想办法找到他!”

    俊美少年忽然低低问道:“爹爹,能和那个蓝蝇血融合的修炼者,一定能帮我们祭炼成功那件神器么?”

    黎俊伯瞥了她一眼,道:“影儿,你不会是怀疑爹爹的计划?”

    这俊美少年果然正是黎影黎小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