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二章 隐藏的高手

    吴非此时危机丛生,他既要躲闪天上的剑芒,又要避开巨猿的扑击,顿时险象环生,有二次差点被巨猿扑倒,幸亏思思在背后追砍,分了些许巨猿的神,不然根本支撑不了几招。

    章少怪笑道:“小子,终于知道本少的厉害了吧,可惜,后悔也晚了!”他一道剑芒击中吴非左肩,只见吴非一个踉跄欲倒,他身后的巨猿怒吼一声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眼见巨猿直扑而下,箍住吴非向下压去,思思不由惊叫道:“主人!”她以为这次吴非必遭劫难,岂知巨猿压下一半,身子忽然一僵,慢慢缩小,又幻化回女奴的样子向前倾倒。

    在那女奴的后心,出现了一截枪尖,而她身子已顺着枪杆向下滑去,鲜血顺着枪杆流下,很是血腥。

    吴非一个侧滚,闪在一边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吴非在受伤同时,取出乌金长枪,利用跌倒的假象,将长枪倒夹在肘间,那巨猿向下用力猛压,却是将自己心脏刺穿!

    章少惊得呆了,一时竟忘了继续攻击。

    思思跑到吴非身旁,邪月刀对着章少,她知道,这一战还没结束,眼前这人不死,他们不会安全。

    “哈,哈哈!”

    章少终于暴出一阵狂笑,笑了片刻,才嘶声道:“好,很好,本少果然还是小看了你!”他身子落在一块岩石上,喘息不已,显然刚才这一战消耗也是巨大。

    吴非抹去嘴角血迹,静静地望着章少,对方的神奴一死一伤,心神必已受到震荡,说不定已受了不轻的内伤,但他也实在到了强弩之末,此时更是强撑而已,相较之下,吴非的赢面实在渺茫。

    天色完全黑了下来,这一战实在有些残酷,但还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吴非咬了咬牙,他觉得灵穴之内灵气空空,接下来要怎么打,他完全没有把握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们决战吧!”

    章少冷冷一笑,双翼一展,嗖地一声又飞上半空。

    “唉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轻叹传来,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章少心头一跳,一道剑光射向岸边一个黑色角落。

    “叮——”

    一团金色的光芒闪过,章少的剑光顿时被击散。

    章少心头一寒,隐藏在这里的是一个淬体境的高手,那人的修为绝不在他之下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藏在那里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藏,只是你们都没有现而已!”

    那女子的声音淡淡道。

    吴非刚开始还以为章少偷袭晏畅,谁知出来的竟是一个隐藏的高手!

    一条人影从黑暗中走出,这人身材玲珑有致,背后背着一顶草帽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思思惊叫一声,来的便是下午抓住她衣领盘问的青衣女子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章少惊疑不定,这人莫非是想黑吃黑,他和吴非两败俱伤,最后好处全归了眼前的女子。

    那青衣女子走到吴非和章少中间,淡淡道:“看了一场好戏,真是有点意思!”

    吴非觉得这女子十分熟悉,但她说话的声音故意变化,让他不能分辨。

    “请问阁下是什么人,是否要介入本少和姓吴的争斗?”

    章少眼中光芒闪烁,他觉得对方想要占便宜的可能很大。

    青衣女子慵懒地道:“我是什么人,你没必要知道,本来么,这些打打杀杀,本姑娘是没兴趣管的,只是你们打个没完,我就烦了。”

    章少双翼展动,他已受了内伤,若是再战,虽然战胜吴非和思思没有问题,但对上眼前的神秘女子必然毫无胜机。

    “好,这位朋友有什么建议不妨提出来,在下能满足一定满足!”

    “哦,假如我要全部呢?”

    章少脸色数变,最后咬牙道:“可以,但本少只要那小子的神奴,其他都归阁下好了!”

    青衣女子点点头,转向吴非问道:“你有什么建议?”

    吴非摇摇头,道:“这位朋友若是肯施与援手,在下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青衣女子道:“好,我的条件是,把你的神奴给我,别的我都不要!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呆滞,章少要思思,那是觊觎美色,眼前的青衣女子却是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章少也是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见到吴非呆,青衣女子似乎有些不悦,道:“你答不答应,不答应,我就走了,这里的事情我才懒得管!”

    吴非一把将思思推过去道:“好,我答应,只要你带思思走,好好对她,我就跟她隔断心神联系,还她自由身!”

    青衣女子有些惊异,眼中光芒一闪,道:“你真的舍得?”

    吴非点头道:“舍得!”他一指点在自己心口,念出一句咒语,哇地一声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,主人!”

    思思跪在吴非面前,她身子颤抖,道:“我是不会隔断和主人联系的,您若不要我,思思唯有一死!”

    青衣女子奇怪地看了思思一眼,对章少道:“算了,既然这样,你可以走了!”

    章少一怔,道:“阁下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叫你滚,听见没有!”

    青衣少女身上一道紫气闪过,章少觉得一股威压袭体,顿时退了数尺。

    “好,姓吴的,今日你有援手在,本少且放过你,咱们来日方长,后会有期!”

    吴非松了口气,取出一块玉石道:“姓章的,你好像忘记了什么?”

    这是吴非和章少的咒玉,如果章少不实践诺言,会断一条手臂。

    章少哼了一声,心中恨恨道:“想不到今天本少这样失算!”他咬咬牙,从怀中取出那个紫檀木盒,故意抛在青衣女子身前。

    但青衣女子连眼皮也没眨一下。

    吴非捡起盒子,一指那边插在乌金长枪上的女奴尸体道:“那件法器你自己去取吧!”

    章少脸色难看至极,他落在地上,不再说话,将重伤的女奴挟在腋下,一脚踢倒死去的女奴,拨下乌金长枪再不看她一眼转身而去,走到数十步之外,他手中光芒一闪,人已消失在夜幕中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,吴非手上咒玉碎裂落下,他完成了交易,这咒玉自然失去效应。

    吴非长出一口气,他这时支撑不住,靠在一块岩石上,喘息道:“多谢姑娘援手,请问您是真的要收我的神奴思思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