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一章 兽化神奴

    吴非不敢拿狼牙棒与他相碰,直接用盘龙盾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呛——”

    雨之音剑触到盘龙盾,出轻轻的一声响便被弹开,章少愕然现,自己这柄削金断玉的锋利长剑,竟然不能割裂对方的小盾,不由退开两步,仔细打量着吴非道:“很好,很好,你这面小盾是个宝物,本少很喜欢!”

    吴非嘿嘿一笑,道:“喜欢便来拿吧,但小心,不要赔上老本!”他身形一展,挥动狼牙棒向章少扫去,狼牙棒虽然是第二层修炼者的法器,但是一二层的区别不大,若是第三层筑基境的法器,他就很难使用,可能还不如第一层的法器好用。

    剑轻棒重,章少不敢拿雨之音剑去迎狼牙棒,他避开吴非两下攻击,忽然现什么,嘲讽地笑道:“你是收破烂的么,我还当你有什么家当,原来牛三斤的这种破烂玩意也敢在本少面前用!”他雨之音剑一抖,一道剑光迎上狼牙棒。

    “嚓——”

    吴非觉得手上一轻,半截狼牙棒掉在地上,他大吃一惊,急忙退后两步。

    章少瞥了一眼地上的半截狼牙棒,不屑地道:“你瞧瞧,这个破烂的东西,铜里面还掺了铁屑!”

    吴非摇摇头,看来牛三斤手头十分拮据,连重要的防身法器,都是拿来吓唬人的。

    此时天色昏黑下来,天上的红云仅余一线。

    章少望了一眼天边,道:“本少现在送你上路,下辈子投胎的时候,记得多长个眼睛!”他脚下未动,身子却如飞鸟一般腾空而起,当头一剑刺下。

    吴非半截狼牙棒向上一抛,身子已经退开数步,哪知章少并不落地,他背后竟然生出了一对白色翅膀,一个盘旋就追上来,又是一道剑光斩下。

    这下吴非有些狼狈,他布置在地上的兽夹不但无法夹到对方,反而限制了自己的灵活,他剩下的武器只有乌金长枪和那柄大斧,这两件都是极其沉重的法器,攻击很不灵动。

    思思见到吴非只靠盘龙盾护身,娇叱一声:“主人,你用这个!”黑松香飞刀出,朝章少急射过去,章少的两个女奴早已等得不耐烦,好不容易见思思出手,立刻各持刀剑向她攻到。

    黑松香飞刀带着一道火光飞来,章少眉头暗皱,他虽然不怕飞刀,但现在使用的双翼却是非常怕火,一旦被点着,就无法使用,所以不等飞刀过来,连二道剑光将它击偏。

    吴非手一招,飞刀来到他的手中,同时身子前冲,他想靠近后飞刀伤敌。章少双翼一展,升空丈许,雨之音剑出数道剑芒落向吴非,这一下吴非有些无计可施,对方的剑芒一道一道落下,虽然没有刚才犀利,却逼得他无法有效还击,只能就地闪躲,这么打下去,非出现破绽不可。

    思思面对二名女奴的夹击,她邪月刀第一次使用,觉得有些滞重,毕竟这是件第二层的法器,以吴非第一层的修为,要想挥出全部威力还是有些困难,何况他的战斗力本来就不如章少的两个神奴。

    幸亏章少下令不许伤到思思性命,那两个女奴只敢朝她身上不重要的部位攻击。

    只斗了十数招,思思便有些招架不住,若不是她从小修炼武技,这时早被击败。

    眼见思思不敌,吴非咬咬牙,口中默念咒语,抬手将云帆放了出来,章少陡然见到一片白云向他罩到,吃了一惊,他不知这是什么武器,急忙双翼一展,身子飞起数丈,等他看清下面情况,顿时气得鼻子一歪。

    只见吴非已悄悄绕到一个女奴身后,黑松香飞刀正朝她后心射去。

    “蹲下!”

    章少高叫一声。

    那女奴感应到主人呼唤,立即矮身,可惜她慢了半拍。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

    飞刀从那女奴右胸上透体而过,一股血箭喷出,身子立即软倒。

    吴非有使用蓝月光的经验,这样的偷袭正是他所长。

    章少怒道:“无耻、卑鄙,竟用这种宵小的手段!”他一口咬破舌尖,雨之音剑狂挥而至,剑上的光芒竟比先前密集了一倍不止。

    吴非一边躲闪,一边道:“我无耻,那阁下算是什么?”

    思思少了个对手,这才缓过一口气,剩下那个女奴瞧见同伴重伤,出手犀利起来,也不顾章少不许她伤思思性命的命令,一招招往思思要害处攻来,思思被她逼得节节后退。

    又战了片刻,章少不耐烦起来,他的剑芒虽然将吴非衣角划出一道道伤痕,但对方有那坚实的小盾,关键部位护得很牢,不时还放飞刀来烧自己,这么打下去,他就算能最后取得胜利,也势必耗费大半的心力,不由怒吼一声,又出一声呼哨。

    呼哨过后,思思对面的女奴蓦地出一声嚎叫,双目出血红的光芒,她身子一挺,平空高出思思二三个头,头由黑变白,身体犹如气球般膨胀开来,竟然化作一只白毛巨猿!

    “嗷——”

    巨猿咆哮一声,手中的玉色长剑也抛到九宵云外,转身横冲直撞朝吴非扑去。

    “兽化神奴!”

    思思惊呼一声,她的邪月刀从背后劈中那巨猿,却好像竹板打在坚韧的牛皮上,丝毫不能伤害到它。

    兽化是一种恐怖的技能,兽化之后,神奴的攻击力可以提升一倍,但战斗之后,主人要休养一个月,才能恢复回来,此时章少十分恼怒,已经顾不得兽化的后果,直接下达了进攻指令。

    吴非看见一头巨猿扑来,心中也是骇然,手一扬,黑松香飞刀朝它双目射去,那巨猿横臂一扫,飞刀顿时像片树叶般被拔开,丝毫没有阻挡住它前进的度。章少狞笑道:“小子,你以自己是什么东西,敢跟本少抢拍卖、抢招亲!”

    吴非没时间理会,拔腿便跑。

    那巨猿追着吴非,刚跑了几步,忽然脚下咔地一声,一只兽夹将它的左腿夹住,巨猿狂吼连连,双爪扳住兽夹用力往外一分,只听叭地一响,那兽夹被生生掰断,它拖着带血的腿更加狂暴地扑向吴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