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章 雨之音

    “吴小友,你是不是不知往哪里逃,不如本少就多送一条路给你!”

    章少轻狂的声音传来,他的意思是送吴非上路,吴非自然明白,当下笑道:“章少,天堂有路,地狱无门,您这一路可是很幸苦啊!”

    说话间,章少的身影已出现在他眼前,只见章少带着两名白衣女奴正从百步之外向他行来,那两个女奴各牵着一条白尾狼,白尾狼眼露凶光,一副随时扑上的样子。

    思思低低道:“这是五十年的冰甲狼,攻击力相当于入门修炼者,也就是凝气境之前的级别,有些难缠。”

    章少一路走,一边笑道:“吴小友,招呼都不打就走,太失礼了吧,你不知道黎小姐有多伤心,祺关城今晚可是摆下婚宴的,但新郎居然跑了!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道:“这事是在下不对,但我没跟她拜堂成亲,所以我连新郎都算不上!”

    章少嘿嘿笑道道:“你说不算就不算么,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逃走,教黎小姐以后的脸往哪里搁?”

    吴非苦笑道:“原来章少是替黎小姐抱不平来了,真是有心。”

    “不光是黎小姐,还有牛三和韩七,这两个没长眼的家伙,也是你杀的吧?”章少问道。

    吴非一呆,暗道:“看来自己的后事没处理好,应该毁尸灭迹才是,这么容易被他知道了,万一牛三斤和韩七爷是哪个门派的,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章少三人两兽已经走到和他们相距十余步的距离,章少瞅着思思道:“你不是挺漂亮的,干么弄得这么丑!”

    思思咬着嘴唇一言不。

    章少又盯着吴非,终于露出了本来面目,寒声道:“小子,你很行啊,两次跟本少过不去,这个梁子怎么揭?”对他来说,牛三斤和韩七爷根本不值一提,章少来这里,就是要找吴非报复。

    吴非双手拢在袖中,脸上没有表情,道:“章少不妨说说,在下愿闻其详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自废修为,戳瞎双眼,交出一切,本少可以饶你一死!”

    “在下若是不愿呢?”

    “那可就难了,本门的万兽噬咬可不是一般修炼者可以承受的,本少不介意在你身上一用!”

    其实即使吴非答应,章少还是会要了他的性命,因为章少不知赤霞夫人和吴非到底是什么关系,他可不会愚蠢到留下后患。

    吴非怒极反笑,道:“很好,在下原以为智兽派是可以讲讲道理的,现在才知错了!”

    章少脸上肌肉扭曲,他一声唿哨,两条冰甲狼有如离弦之箭,张开大口一起向吴非扑到。

    吴非早有准备,一手拿着盘龙盾,一手举起狼牙棒横扫过去,两条冰甲狼看到狼牙棒都是身子一弓,极其敏捷地跳闪开,身子一折,换个位置继续扑来,吴非受两面夹击,不禁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思思却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她已得到吴非的传感,此时有了一战之力,但也只能紧紧盯住章少,她要防备他的突然袭击。

    吴非慢慢将两条冰甲狼引向兽夹的位置,但两条冰甲狼异常狡猾,几次扑到陷阱旁,都仿佛有预感一般,机警地一闪而过。吴非暗忖:“这两条冰甲狼善于追踪,它们从祺关城追踪到这里,嗅觉一定十分灵敏,我布下的兽夹未必捕捉到它们,这可有些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眼见吴非被两条冰甲狼逼迫得有些狼狈,肩头也被狼爪抓出两道血痕,章少嘿嘿冷笑道:“小子,你就这点本事么,看来,都不用本少亲自出手了!”他鼻子灵敏,此时忽然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,心里陡地一惊,暗道:“这小子莫非是想耍什么花招?”

    想到这节,章少急忙一声唿哨,欲将两条冰甲狼唤回,只是他反应慢了半拍,在唿哨声响起的同时,一片白帆出现在眼前,两条冰甲狼此时正腾跃在空中,被突然出现的白帆吓了一跳,吴非抓住机会一棒击中体型较大的那条冰甲狼,他先前偷偷打开了装凤雀灵的盒子,让香气弥漫在四周,影响了两条冰甲狼的嗅觉,然后使用韩七爷的救命云石,将它们的退路截断,这才一击得手。

    “嗷——”

    一条冰甲狼一声惨嚎,身子被扫出去七八尺,狼牙棒上的倒钩将它连皮带肉撕下一大块,显然伤得不轻。

    另一条冰甲狼被白帆截断了退路,正好落在一个兽夹上,咔地一声,一条腿被兽夹死死夹住,鲜血直流!

    吴非如何肯放过这个机会,冲上去一棒砸在狼头上,“蓬!”地一声闷响,那被夹住腿的狼头顿时被击爆,血浆脑浆四溅。

    受伤的那条冰甲狼十分顽强,瞧见同伴身死,竟然不顾主人的哨声,嗷地向吴非返扑回来,吴非哪里还跟它客气,当头又是一棒砸下,可怜这条畜生也随着同伴一起去向阎王报道了。

    章少嘴角居然泛起微笑,他鼓掌道:“不错啊,小子,看不出还有两下子!”

    “不敢当!”

    吴非抱拳道。

    章少对身旁两个白衣女奴道:“你们看住对面那个丫头,她若动手,就收拾她,记住,我要活的,可不要弄死了!”那两个女奴一头,但神色间却满是怨毒。

    一道白光闪过,章少的手中多了一柄长剑,这剑剑身雪白,浑不似金属之物,倒像白玉雕成,但它寒气森森,一出鞘便能感受到它所带的杀意,显然不是凡物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么,这把剑,名叫雨之音,因为它杀人的声音非常好听,是一件极品的仿神器,它与仿制的原品无论是材料,还是功用,几乎完全一样,所以,本少的这把剑,是本命法器!”

    章少弹剑轻笑,十分自信,他推测以吴非这种身份不可能拥有本命法器,即使一般门派中的弟子,也没几个能与自己相比。

    “多谢章少了,打算送在下这么好的法器!”

    吴非一边讥讽着,一边将盘龙盾护在胸前,他也很自信,连蓝月光都不能把盘龙盾怎样,这柄雨之音又能奈何?

    章少身子一动,倏地就出现在眼前,他飘忽一剑刺到,看似随意,后面的杀招比之韩七爷要高明不少,果然不愧是一派少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