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九章 还有追踪者

    翻动着那本韩七爷的咒语,果然找到如何控制白帆,吴非点头道:“真是宝贝,危机时刻可以用来逃命,这韩七爷也真是,自作孽不可活!”

    晏畅惊魂稍定,又壮起胆来,道:“我们干嘛只想逃命?”

    吴非叹息一声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晏畅心有余悸地道:“那你还是将我送回去吧,这整日里担惊受怕的,教人怎么活啊?”

    吴非轻哼一声:“回得去,还用你说!”

    牛三斤宝囊中的东西比韩七爷要寒酸得多,金银石加起来不到二十块,有本破烂的功法和几张符,药丸倒是有两瓶,都是些平常的疗伤药和品阶最低的回复丹,此外还有几枚没有品阶的妖晶和几个兽夹兽套,看来饿的急了,这牛三斤还自己打猎。

    “真是人比人气死人,同样是第二层的修炼者,差距怎就那么大,牛三斤这么点家底,难怪要干打劫的勾当!”

    晏畅笑道。

    思思道:“你还笑他,你有啥?”

    晏畅道:“不要拿我比,不知道这个牛三斤有几个神奴,修炼者不吃不喝倒是可以,但他养的神奴不行,这点家当,当他的神奴一定很委屈!”

    “你们说错了,应该是干多了打劫的勾当,所以才这点家底。”

    吴非纠正过来,又说道:“这个牛三斤虽然修为的境界比我高一层,但使用神奴每次也要花六七块金石吧,但你们看他身上这点钱,怎么用得起?”

    思思道:“主人有所不知,别看牛三斤他们带着几个跟班到处晃,其实未必是收的神奴,也许他是花钱请来装门面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这样,我还以为每个修炼者都需要神奴驱使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主人以为散修都像韩七爷这样有钱,他不知害了多少人,一般的散修,即使是门派中的弟子,可能就是牛三斤这点家底。”

    思思虽然不是修炼者,见识却比吴非两人要广。

    三人收拾一番,将牛三斤和韩七爷的尸体埋了,吴非试着用神识扫视周围,觉得隐约有人在窥探他们一般,心中有些不安,道:“这里不能停留,我们现在就走!”

    吴非觉得思思的体技用邪月刀也顺手,便把黑松香飞刀和邪月刀都交给她,自己收起狼牙棒,又使用了两张传送符。

    按照吴非第一层凝气境的修为,传送符一日之内,最多可以传送五次,过五次,灵力不足便不能启动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三人出现在一条宽阔的大河边。

    这条大河十分宽广,水流湍急,岸边乱石嵯峨,野草丛生,颇为荒凉和凶险,对岸山壁陡峭,无路可走。

    晏畅就地躺下,嚷道:“不走了,不走了,走了半天,也没遇到一个城镇村落,不能传送的话,不如就地休息算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眼皮直跳,他向后张望,却又什么都没现,按理他们离祺关城已经很远,但吴非还是想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河上有鸥鸟低飞,清风徐来,倒是一片祥和之景。

    吴非打开韩七爷留下的地图,看了片刻,他找到了祺关城,又找到这条河,估算了下所在的位置,道:“这条河叫无焉河,我们顺河而下,那里应该会有凡人村落的!”

    思思道:“主人,我们要不要在这里歇一晚,天快黑了,也不知道前面有没有禁地,要是误闯就麻烦啦。”

    晏畅嘀咕道:“什么无焉河,我看像是流沙河,说不定河里突然冒出个怪物来!”

    吴非想了想,觉得夜路危险,要么自己再传送一次,要么就地休息。正犹豫间,蓦地远传来一声悠长的兽吼!

    躺在地上的晏畅一下跳起来,喊道:“老虎,这里有老虎!”

    思思白了晏畅一眼,道:“什么老虎,这是狼!”

    晏畅拉住吴非的手臂,叫道:“快点传送走!这里有危险!”

    吴非忽然明白了自己的不祥预感来自哪里,摇头道:“即使传送走,那人还是会找到我的!”

    晏畅愕然问道:“是谁,为什么?”

    思思醒悟过来,道:“是章少,他是智兽派的少主,他的智兽可以凭借我们留下的东西或气味进行追踪,我们一开始应该连续传送,现在只怕晚了!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道:“除非我能一次传送出五六十里,不然还是会被他追到!”

    晏畅道:“那就传到百里之外好了,干么还呆在这里!”

    吴非苦笑道:“等我修炼到淬体境后才有那个本事,现在我还能再传送两次,这是跑不出章少追踪范围的!”

    晏畅急道:“章少追我们干么,难道也是想谋财害命?”

    吴非揉揉鼻子,道:“只怕不止为此!”他自然知道章少所为何来,自己还拿着章少的咒玉,如果不完成交易,输的一方会遭到咒语的惩罚。

    远处的狼嚎声近了,思思问道:“主人,我们要不要布阵伏击?”

    吴非点头道:“好,晏畅你去河边找块大点石头躲起来,不管出了什么事都不要出来,思思,来的是章少,我买的低级阵符未必有用,被他的妖兽一冲就破了,不过牛三斤的那几个兽夹可以派上用场!”

    思思眼中一亮,连连点头,三人随即分开。

    晏畅跑得很快,一刻之后,连吴非都找不到他人影,但是吴非神识一扫,觉这小子居然半截身子浸在河里,若不是还有半截抱住岸边的一块大石,连吴非都找不到他。

    思思布置好兽夹,便站在那里静静等待。

    黄昏的太阳渐渐落下,天边的层云红得紫,像是一团一团血污。

    “吴小友,干么赢了就走,新郎也不当,太可惜了吧?”远处传来了章少戏谑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在下有些事情需要处理,忘记打招呼了,章少这是给我来送赌注的么?”吴非笑着答道。

    “多少修炼者做梦都想娶到黎小姐双修,你居然要逃走,不错,本少不但是给你来送赌注,还要多送你一样东西!”

    章少的声音带着羡慕嫉妒恨。

    “是在下辜负了黎小姐,以后有机缘一定去赔罪,不知您还要送什么给在下呢?”

    吴非继续回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