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八章 夜路走多碰到鬼

    韩七爷双足点地,身子一跃,竟然从吴非头顶跃过,吴非身子一转,继续朝他横扫,韩七爷既不能攻,又不能守,只好又一个纵跃向后翻去,如此吴非就拿着乌金长枪不断扫击韩七爷,逼得他不断闪躲,十步之内,吴非居然让韩七爷只能四下逃窜。

    但吴非也不好受,他这种攻击之法,极耗灵气,若不能杀伤对方,只怕不多一会,自己就力竭而终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牛三斤反而将思思逼得步步退避,因为他皮糙肉厚,即使挨上一两记攻击也没事,但思思若被他击中,一定受不了。

    眼见处于劣势,吴非暗暗着急,忽然那边传来牛三斤一声惨叫,他停下手来,向那边观望,只见牛三斤被思思一记劈挂,击中脖颈,身子一歪倒在一边。

    要说这牛三斤也真是运背,他本来追着思思步步逼近,正得意时,没留意到自己的狼牙棒掉在草丛中,一脚踩上去便受了伤,他狼牙棒的钢钉比较特别,都生了倒钩,扎在脚上一时没能取下,思思哪肯错过这样的机会,上前一脚就将他劈倒。

    韩七爷气得七窍生烟,骂道:“牛三斤,你是猪么!”他话没说完,却见晏畅忽然从草丛中跳出来,从牛三斤脚上连皮带肉拔起狼牙棒,一棒朝他头上砸去,口中道:“牛屎坨,你还敢踢老子!”

    “蓬——”

    像是西瓜破裂之声,一蓬鲜血带着脑浆飞溅出来,牛三斤竟被气极的晏畅一棒解决。

    思思顾不上喘息,立刻拿着黑松香飞刀向韩七爷夹攻过去。

    韩七爷叫苦不迭,原来想要杀人劫宝,却没想到自己两个第二层淬体境的高手,被一个第一层的雏打得如此狼狈,这时他已经生出退意,暗道:“今日没把两个神奴带在身边,看来失策!”他手一伸,一张传送符已摸出来拿在手中,与此同时,一道火光向他射到,正是思思的黑松香飞刀,韩七爷哼了一声,挥舞邪月刀劈了出去。

    吴非怎会放弃这么好的夹击机会,乌金长枪再次朝韩七爷横扫过去,韩七爷虽然修为比吴非高许多,奈何他的邪月刀太过轻灵,没办法和乌金长枪接触,只好闪身躲避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吴非的长枪乱扫,思思的飞刀随时偷袭,让韩七爷左右支拙,险象环生,他没有想到的是,思思的体术如此犀利,这丫头若是一个修炼者,光靠体术就可以战胜不少对手。

    晏畅看到情势变化,忍不住哈哈大笑,叫道:“乱棍打死老师傅,我看你不应该叫七爷,应该叫七孙!”

    七孙是晏畅跟一个归德府人氏学的一句骂人话。

    韩七爷被两人渐渐逼到一块山石前面。

    吴非叫道:“韩七爷,看在你上午帮过我,放下武器,饶你不死!”

    韩七爷冷笑道:“这种谎话你以为老朽会上当么,小子,咱们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,后会有期!”他左手一挥,一片白帆张开,挡在两人身前,吴非的乌金长枪扫到白帆上,好像击中一团棉花。

    在那片白帆张开的同时,韩七爷念动咒语,手里的传送符开始燃烧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这瞬间,思思透过白帆上被射穿的孔洞瞧见了韩七爷,这正是先前吴非用黑松香飞刀烧穿的一个口子,她想也不想,甩手将飞刀射了进去。

    传送符的动需要一个须臾的停顿,这个停顿是防守的最薄弱环节,但韩七爷凭借这片白帆的阻挡,已经多次化解逃脱。

    所谓夜路走得多,总要碰到鬼。

    韩七爷这次掉进了阴沟,思思的飞刀激射过来,他只有眼睁睁地瞧着那柄飞刀穿过自己喉咙,手上烧了一半的传送符,脱手掉落,一片鲜血喷出,他身子一晃,慢慢栽倒。

    白帆坠下,吴非瞧见韩七爷脸上一副不可置信的神色,叹了一声,道:“多行不义必自毙,你这是咎由自取!”

    其实吴非的体力已几乎耗尽,思思也是强弩之末,她的灵力来自主人,吴非若是支撑不住,她也不可能继续战斗,韩七爷的修为高出吴非一层,如果他再坚持一刻,胜负必然逆转,但韩七爷过于谨慎,觉得没有胜机就立刻撤退,结果反而被杀身亡。

    与思思对敌人死亡的冷漠不同,吴非此刻心中还是非常痛苦的,他来到这里,想要多结交些朋友,哪怕被王良飞打了,也还是愿意去原谅。牛三斤和韩七爷是很有趣的人,吴非愿意袒露心扉,却反而差点遭到暗算。

    晏畅生平第一次杀人,这时有些手脚抖,颤声道:“这两个坏蛋,我早就知道他们不是好东西!”

    思思喘了口气,道:“老天保佑,我们真是命大!”她收拾了一下战场,将牛三斤和韩七爷的宝囊递给吴非,吴非打开韩七爷的宝囊,现里面东西居然十分丰富,除了吴非见过的罗盘,还有帐篷、地图和一些练功心法、咒语、药丸等物事,此外金银石也有几十块,不过比起魔道那些人的宝囊,还是相差不小。

    思思指着一瓶药丸道:“他居然带着一整瓶的醒脑丸,看来韩七爷平时没少害人,他必是用药的高手。”

    吴非翻了一下,果然翻出两瓶药,只是他还不知道怎么用。

    韩七爷的宝囊中有个盒子,这盒子十分精美,吴非打开盒盖,还未看清里面的东西,就觉得一股香气扑面而来,思思惊喜的叫道:“凤雀灵,这是凤雀灵!”

    只见盒子中间一块橘红色的晶石,散着沁人的香气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几乎让每个女子心动的凤雀灵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不光是女修,有些男修也是当作宝贝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东西对凡人有没有用?”

    “自然有用,不过凡人最多也就百年的寿命,用了可惜。”

    瞧见思思痴迷的眼神,吴非心想:“你这么喜欢,等有合适的时机,我便将它送给你好了。”

    思思若有所思,跑到韩七爷的尸体旁找了一圈,现地上一片云石十分奇特,这云石上面还有一个火烧一样的细孔,她捡起来拿给吴非道:“这应该就是那片云帆,上面的破洞,可以用金石中所含的灵气来修复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