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七章 你要盾牌和女奴?

    牛三斤道:“这小子的盾牌和长枪都不错,老七,等下你是要枪还是要盾?”

    韩七爷道:“我要盾,还要那个女奴,你先别弄死她主人,留口气,剥离他们的心神联系后再杀!”

    牛三斤叫道:“不成,这枪还没他那面盾值钱,那神奴,值二百金石!”

    韩七爷道:“那你是要盾和女神奴?”

    牛三斤道:“这个当然!”

    韩七爷道:“你确定真的要盾牌和女神奴?”

    牛三斤叫道:“当然!”

    韩七爷立刻点头道:“好,这是你说的,那他剩下的东西全归我!”

    牛三斤一怔,这才知道自己吃了大亏,韩七爷显然一开始就预谋好,做好套子让他钻,那个晏畅值八百银石,而且吴非身上的宝囊中倒底有多少钱,他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想到这点,牛三斤立刻叫道:“不行,盾牌和那女神奴我们只能选一个,别的我们平分!”

    韩七爷道:“你先前已经答应了!”

    牛三斤道:“不行,要么换回来,要么平分!”

    韩七爷沉声道:“别说那么多废话,快点将这小子解决,免得夜长梦多!”他和吴非相距十步,手中的邪月刀已经平斩过来,这一刀看似平淡无奇,却预留了数个后招。

    吴非根本不看韩七爷的招术,盘龙盾简单地举起一挡,刀光一触即灭,韩七爷有些傻眼,对方这样拙劣地一挡,让他的诸般后招都不出来,不由眉头暗皱,两人若是太过接近,吴非手中的乌金长枪他还是有些怵。

    本来乌金长枪是适合远距离攻击,但吴非功力不足,反而成了要近身才能挥作用,邪月刀适合近身攻击,偏偏遇到盘龙盾这样的克星,无法挥灵动变化的特色,两人居然一时相持。

    吴非盘龙盾始终挡在胸前,不管敌人从哪里攻来,都是简单抵挡,然后抓住乌金长枪点刺。

    韩七爷攻了片刻,没找到漏洞,便把手往怀中一探,两支飞镖出现在手中,他要等到吴非露出马脚,这才出致命的一击!

    思思紧紧盯住牛三斤,她的黑松香飞刀扣在手中已经出汗,牛三斤却好整以暇,他希望吴非和韩七爷拼个两败俱伤,自己好捡现成便宜。

    韩七爷何等狡猾,他见牛三斤出工不出力,暗自哼了一声,心想:“我对付这小子最多消耗些时间,你想让我们两败俱伤那是做梦,等下我收拾了这小子,再来和你算账!”他稍一沉吟,脚下移动,身子围着吴非游走起来,手中的邪月刀不时一刀一刀出刀光攻向对方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思思也对牛三斤起攻击,她瞧见主人处于劣势,心急之下,黑松香飞刀便化作一道流光朝牛三斤射去,牛三斤冷笑道:“你这点道行,也敢向俺偷袭!”手中狼牙棒挥舞,朝着飞刀砸去。

    “铛——”

    流光被击灭,与此同时,一条人影却飞快地出现在牛三斤面前,他还没来得及变招,右臂已被人抓住。

    牛三斤大吃一惊,先前明明听到吴非对她说,不要离自己太近,怎么这丫头不但不听,反而还敢靠近他出手?但他突然醒悟,主人和神奴心意相通,有些话根本不需要说,如果说了,就是迷惑对手,可惜他过于托大,没有想到这点。

    思思从小练的是体术,身体技能非常了得,就在她扣住牛三斤右臂的同时,一个膝顶,重重顶在他小腹上,牛三斤惨叫一声,狼牙棒脱手,身子向后栽去,思思得势不饶人,旋即飞身一脚从天劈下,牛三斤强忍疼痛,连滚带爬让在一边,他的攻击主要依靠法器,现在法器脱手,来不及施展其他手段,只有狼狈逃窜,思思的想法是战决,解决牛三斤后,好去帮助主人,所以根本不容对方喘息,接连劈腿向牛三斤踢去。

    韩七爷的飞镖出手,但他的目标并不是吴非,而是思思,因为他看到牛三斤的劣势,假如自己失去帮手,未必就一定能解决眼前这个少年,尽管他对牛三斤很是不屑,可这个时候,还是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吴非出一声喊,同时拖着长枪向韩七爷冲去,他要借这个机会缩短和韩七爷的距离,好出近身攻击。

    思思听到背后风声,身子似柳叶般飘开,两道流光便从身边掠过。

    得到这个间隙,牛三斤终于缓过气来,他从地上弹跳前扑,双爪向思思胸前抓来,恶狠狠地道:“丫头,跟俺玩,你玩得起么!”

    思思知道牛三斤是第二层淬体境的修为,自己借了主人的力道,最多也就是第一层修为,硬拼肯定不是对手,当下向边上侧退了一步,身子略矮,一腿向牛三斤腿弯扫去。

    牛三斤有几分蛮力,竟然毫不退缩,他运足灵气护体,硬接思思一腿,啪的一声,牛三斤只觉腿弯处一痛,不由咧嘴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但思思却被弹开两步,毕竟她现在身上的修为还是差牛三斤太多,就算吴非踢中这一脚,也不见得伤得了对方。

    牛三斤瞧见思思跌坐出去,狞笑着扑了上去,忽然背后有人大喝一声,他微微一怔,转头就看见晏畅捡了自己的狼牙棒向他后背扫来。

    要知道晏畅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凡人,出手的度在牛三斤眼里不值一提,牛三斤一脚蹬出,将他连人带棍踢飞出去,口中骂道:“呸,你也敢对俺下手,小心老子割了你脑袋当夜壶!”他知道这个神奴值八百金石,下脚倒还不算太重。

    韩七爷见到吴非靠近自己,并不慌张,他一向喜欢贴身缠斗,虽然对方的盘龙盾有所限制,但近战未必就一定吃亏,况且自己的修为还比对方高出一层境,想要逆转,除非他还有别的什么法器宝贝。

    两人接近,吴非的乌金长枪突然横扫过来,韩七爷一呆,他没见过这么用枪的,这个距离长枪应该是抖出枪花来挑刺,此人竟然横扫,随即他便明白,吴非是带着一冲之力,这乌金长枪太重,对方根本抖不出枪花,但是邪月刀过于轻灵,自己若去格挡,说不定就被砸飞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