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六章 偷袭者

    思思目中流下两行热泪,半晌才又道:“谭画年纪轻轻,却是下此恶手,将闵家人全部毒死,除我之外,一个活口也没有留!”

    吴非啊了一声,道:“杀这么多人,佛主不管的么?”

    思思哽噎道:“按我们佛国的律令,修炼者杀死凡人,并不会受到严惩,只要赔一些钱便是了,如果对方家中没有亲属,这钱也不用赔了!”

    吴非拳头紧握,道:“那也太嚣张了,佛国的凡人怎么可以忍受这种律令!”

    思思垂泪道:“佛主也一再强调修炼者不许诛杀凡人,但谁又愿为凡人真正主持公道呢?”

    吴非叹了声,问道:“若是修炼者杀了修炼者呢?”思思道:“那就要看谁的修为高了,谁高谁就可以欺负对方。”

    “你如何逃出来的?”

    吴非问。

    “我能逃出来,是因为谭画想要欺负我,他帮我解毒后,趁他不备,我用烛台将他一只眼睛刺瞎了!”

    思思擦干眼泪,恨恨道。

    吴非吃了一惊,看来思思身手不是一般,连修炼者都可以击伤,难怪晏畅见她如鼠见猫,于是道:“你击伤了谭画后逃来这里?”

    思思点头道:“思思逃出来后,到处流落,按佛国的律令,凡人伤了修炼者可是重罪,我好不容易才逃出佛国,到了这里,就是想把自己卖给修炼者做神奴,好有机会为族人报仇,但奇怪的是,有好几个买家,他们的血液都无法和我融合!”

    “这就奇怪了,难道你不是凡人?”

    吴非问道。

    思思道:“也不是,我被卖了几次,拍卖场有见识的老修炼者说,思思的血液和一般凡人的不同,很难匹配到适合的修炼者,也许百分之一、二的概率,不过,如果我是异型血,一旦找到主人,也能令主人的攻击力提高许多。”

    吴非点头道:“原来如此,那拍卖场将你作为噱头来卖,并不是存心要出送厚礼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和拍卖场的约定是,如果不能融合,最后也要脱下头套,露出真面目和大家一见,但幸好我和主人有缘分。”

    “阴谋,这是阴谋!”

    晏畅终于忍不住,忿忿不平道:“这么说来,昨天的拍卖本是在演戏,他们以为你们血液无法相融,结果却误打误撞碰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这个可能,我也觉得黎小姐凭什么就招亲就招上我?”

    吴非脸上露出一缕忧色。

    “主人的疑惑,也正是思思的疑惑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不管有没有阴谋,我们还是离祺关城越远越好!”

    吴非站起来,他一掌击在身边一块枯石上,忽然觉得胸口一跳,他摸摸胸口,从里面掏出那块仙字石,这是带他传送到此地的黑色石头——仙字石。

    刚来到天行大陆时,这块石头仿佛成了一块普通的顽石,一点光泽都没有,但随着吴非每日的修炼,这块石头又显露生机,变得光滑圆润,有如他刚得到时一样,可是现在,这块仙字石似乎有些律动,隐隐有杀机传来。

    吴非想到有些法器和宝物可以感知灵气,具有示警能力,他的蓝月光就可以,难道这仙字石也有?他警惕地朝四周一望,道:“这里只怕不能久留,我们必须再次传送出去!”他说完掏出一张传送符想要再次念动咒语。

    “嗖——”

    一道暗芒不知从哪里射来,吴非心念一动,盘龙盾立刻闪挡在胸前,叮的一声脆响,一枚钢珠从盘龙盾上掉下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在此偷袭!”

    吴非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四周一片沉寂,却是再无动静。

    吴非向思思望了一眼,两人心神相通,双手互握,他一道灵气注入过去,吴非使用的是驭奴咒语,他在收了思思后,学习到法术,这能让自己的神奴在一刻时间内拥有主人的大半战力,只是这种方法非常消耗金石,每次启动至少需要消耗五颗金石,不过吴非的宝囊中还有九百左右的金石,消耗这点简直九牛一毛。

    “藏头缩尾,干么不敢出来!”

    吴非再次出声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忽然一片白云向他们头顶罩下,同时几道破空之声向他射到。

    吴非身子微缩,盘龙盾护住要害,同时新买的黑松香飞刀朝天上射去。他这把飞刀乃是火属性,射出的同时,吴非心念微动,刀芒上便带了火光。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

    飞刀射穿头顶的白云,三人就见头上火光一闪,那片白云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吴非自然认得这片白云是什么东西,不由哼道:“韩七爷,您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只见山石后面出现了两条人影,韩七爷和牛三斤正一脸狞笑,手里拿着兵器,向他们慢慢走来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啊,真是想不到,吴小友被招了亲,居然还会逃跑,要是换了七爷,早喜欢得飞起来,只是对不住,吴小友,谁叫你身上有这么多钱和宝物,况且你收的神奴也太教人眼馋,所以怪不得我们两个心黑!”

    “韩七爷、牛大哥,我本来还以为,我们可以成为朋友!”

    吴非惋惜地说道。

    牛三斤怪笑道:“哈哈,朋友,你不过是个第一层的修炼者,凭啥跟俺们交朋友,你昨天给俺们二块金石太少了,快把身上的好东西全拿出来,乖的话,俺给你留个全尸。”

    吴非盯着韩七爷,道:“上午我们一起去寻找玉片,那时你为什么不对我出手?”

    韩七爷桀桀怪笑,道:“我和你分在一组,赤霞夫人是看见的,我若对你下手,不但无法继续招亲,还可能被她追杀,何必冒那么大的险?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又问道:“你们是怎么追踪到我的?”

    韩七爷笑道:“我和你一起去山里找东西,就知道你是个雏,在你身上作点跟踪的记号,又有何难?”

    吴非一笑,问道:“很好,但你们怎么知道赤霞夫人就找不到我?”

    牛三斤哈哈大笑,指着吴非道:“你演戏的本事真是太差了,你若真是和赤霞夫人有联系,刚才她又如何会问我们你去了哪里?嘿嘿,我们连随从和神奴都没带,就是不想让别人起疑!”

    吴非暗叹一声,自己走得过于匆匆,想不到被他们抓住纰漏。

    思思低低道:“主人,您有什么法器可以给思思用,除了您的本命法器,别的我都可以用。”吴非将黑松香飞刀递给她,使了个眼色道:“你要小心,不要离他们太近!”他自己却将那根乌金长枪取出。

    韩七爷和牛三斤逼了过来,韩七爷手中是一柄邪月刀,牛三斤手中是一根狼牙棒。

    吴非心中郁闷,若有蓝月光在,何必惧怕这两个小人,但此刻却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小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