序 那小子去哪了?

    大明万历十五年。

    三月。

    昌沙城。

    昌沙城是一座古城,它有着千年历史,人口约摸三十万,周边有汉苗彝混居,地域广阔。

    要说昌沙城最著名的地方,乃是麓风书院。

    这麓风书院拥千年学府之誉,号称天下四大书院之。

    坊间传言,那些考上功名却并非麓风书院的学子,都会觉得自己矮了一等,所以这麓风书院的学生在昌沙城可以挺胸抬头,睥睨一切。

    但是今天,麓风书院的山长宗玉琦宗院主,却带着全体老师和学生,恭恭敬敬站在书院门口,他们在迎接什么人的到来。

    这位宗玉琦年纪在五十开外,身形瘦小,但一颗头颅显得颇大,站在那里渊渟岳峙,颇有些一派宗师的风范。

    书院门口的坪中,站了数百看热闹的百姓。

    “喂,你晓得不,今天麓风书院这是迎接那路神仙?”

    一个穿着麻衣的老叫花向身旁一个卖馒头的中年汉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,要你的饭去!”

    中年汉子生怕老叫花向他讨馒头,不耐烦地应道。

    两人身前一个山羊胡的矮胖子回身道:“嘿嘿,这都不知道,麓风书院今天是在迎接一位姑娘呢!”

    “姑娘,什么姑娘,这么大排场?”

    老叫花显然大跌眼镜,他不相信惟楚有才、于斯为盛的麓风书院,会为一个女人列出这样的阵仗。

    那矮胖子得意地道:“你们不知道吧,这位姑娘名叫何香儿,乃是天下第一才女!”

    老叫花吃惊地道:“天下第一才女?莫不是京城那位三岁倒背唐诗,七岁对倒京城的第一联王,十三岁时进殿面君,和辅大臣谈论古今天下事的何香儿?”

    那中年汉子不屑地道:“天下第一才女有屁用,长得漂亮嫁个好人家才是正经!”

    其实他们谈论的何香儿,真名叫何芗2,只是寻常百姓只顾上口,管她是香儿还是芗2。

    这位何芗2师从心学大师钱闻照,于心学一道研究颇深,以她的学问才华和名声,隐隐然成为王艮之后的心学第一传人。

    老叫花身后一个麻脸少年道:“何香儿这么大的学问,她是来挑战麓风书院么?”

    矮胖男子道:“说得是,麓风书院号称四大书院之,人家何香儿是天下第一,到底谁厉害,自然要分个高下!”

    老叫花兴奋地道:“这么说来,今天有好戏看了?”

    “有好戏也轮不到你看啊,嗲嗲!”

    卖馒头的中年汉子戏谑地说道。

    矮胖子却哼了一声,道:“有什么好戏看,你们没看见麓风书院如临大敌,他们这是心虚呢,我听说麓风书院的山长大人宗玉琦,到处请帮手,今天各路大儒都会莅临此地,共同对付那个何香儿!”

    中年汉子哼道:“一个丫头片子,有那么厉害吗?”

    矮胖子道:“这你就不知道了,我听京城来的朋友说,这位何香儿在京城挑战各路名家,无论诗词歌赋、对联书法,都一一获胜,这次她来麓风书院,还根本就没把我们麓风书院放在眼里!”

    “那她还来昌沙城干嘛?”

    中年汉子终于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矮胖子卖着关子道:“因为,她要来挑战另一个厉害之人!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

    边上众人一起问道。

    矮胖子瞥了一眼众人,得意地捋着山羊胡道:“说起来你们都知道,那位厉害之人,就是当今理学第一宗师周重生!”

    众人露出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老叫花道:“这位何香儿真是胆大,竟敢挑战理学大师周重生,不过,他老人家要是输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卖馒头的汉子哼道:“难怪今天这么热闹,不过,长江后浪推前浪,前浪总是要死的,希望他早点死在沙滩上!”

    老叫花道:“你这人说话没口德,这么做生意,馒头一个都卖不出去!”

    中年汉子哼道:“卖不出去,我自己吃,就是不给你,气死你!”

    那山羊胡的矮胖子显得消息灵通,道:“你们知道不,周老夫子辞官前,乃是吏部员外郎,现如今他虽然不再为官,可是当今的辅大人都要对他执弟子之礼,他怎会亲自去迎战一个初出茅庐的第一才女?”

    有人奇道:“那他来干嘛?”

    矮胖子道:“当然是迎战了,不过,却不是他本人迎战,而是他的弟子来。”

    老叫花问道:“周老夫子的弟子是哪位,能对付得了何香儿?”

    矮胖子道:“我也只是听说,周老夫子弟子有两个,一个叫欧阳济泽,一个叫吴非,他老人家这次带那个吴非来,那小子是嵩江府第一才子!”

    中年汉子不屑地道:“嵩江府那种小地方,还第一才子呢,怕是连我们昌沙城的七岁小儿都不如,周老夫子看来这次要英名扫地了!”

    老叫花道:“你这种人没眼光,周老夫子那么大的名气,弟子岂会是一般人?”

    中年汉子道:“你敢跟我赌不,要是那吴非能赢何香儿,我这篮馒头全部给你,要是他输了,你得全部买下!”

    老叫花愤愤道:“多谢看得起,可惜我没钱,要是有钱,我还真就跟你赌一把!”

    边上有人递给那老叫花银子,道:“跟他赌,就跟他赌!”

    这时有消息传来,钱闻照先生已带着何香儿等人上船,不时便会渡过昌沙江来到麓风书院。

    蓦地一阵马蹄声传来,接着有两百名士兵来到书院门口,他们盔甲鲜明,号令整齐,下马后手持兵刃,将围观的百姓赶到道路两旁,然后沿书院门口的道路站立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露出惊容,不知出了什么变故。

    有一个官长模样的人来到宗玉琦面前递上一封书简,宗玉琦看罢,对众师生道:“刚刚接到讯息,本洲昌沙王阁下要来我们书院观学,这是我们书院的荣誉,今日绝不允许出任何差错!”

    昌沙王名叫朱由真,在昌沙洲的地界上,权力最大者非这朱由真莫属。

    众师生闻言均是倒吸了口凉气,何芗2今日来挑战,竟惊动了地方第一人。

    不多时,车马6续到来,宗玉琦带着几位年长的老者来到车马旁,有士兵上前撩开车帘,第一辆车上当先下来一人,这人年约六十许,银白须,面色红润,他走到宗玉琦面前先抱拳行礼,接着两人四掌相握拥抱一起,显得十分亲热,有人低声道:“这就是大名鼎鼎的钱闻照,钱老先生!”

    钱闻照拉着宗玉琦来到一辆马车旁,叫道:“芗2,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车中有一个女子曼妙的声音答道:“是,老师!”

    车帘一挑,一位青衫儒装的少女从车中迈步下来。

    这少女瑶鼻樱唇,五官精致,她峨眉轻轻一扫,双目已低低放下。

    围观众人离得还远,虽然看不清那少女面目,但她一下车,立刻都安静下来,似乎都已被震撼住一样。

    后面车上此时又下来三位老者,宗玉琦笑着迎上前,朗声道:“陈老、宗老、尚老,许久不见,三位精神矍铄,风釆不减当年啊!”

    陈老就是江淮名宿陈第洲,他上来和宗玉琦见礼后,四下一望,问道:“咦,怎么不见补之老哥,还有他那位弟子吴非呢?”他口中的补之,便是周重生周老夫子。

    宗玉琦满脸愧色,道:“补之老哥忽然没了联系,那位吴非今天怕是来不了啦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钱闻照、陈第洲等人都是愕然抬头。

    宗玉琦笑道:“少了吴非,还有刘非、周非,我们麓风书院的弟子,哪个不是千里挑一!”

    何芗2眉毛一挑,脸上失望之色毕现,她心中问道:“我今天白来了么,那个叫吴非的嵩江府第一才子,我就是为他而来,难道他怯场了?”她看过吴非的诗词和书法,自忖当今天下,有谁还能让自己多看一眼,除了这位嵩江府才子,还真没有第二人,可是他到底去了哪里?

    此时天空中一块浓浓的云团凝聚,像一头巨牛冲天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