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五章 思思的往事

    莫珈俊身子颤抖着,伸出双手,道:“影儿,你真的是影儿,你,你为什么要做这样的选择?”

    黎影想要伸出双手,黎俊伯猛地咳嗽一声,黎影身子一颤,忽然身子一转冲下台去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黎俊伯走上前拍拍莫珈俊的肩膀,道:“缘分天注定,有些事情不可强求,莫贤侄不必太伤心,是你的,怎么也跑不了。”他觉得奇怪的是,比武招亲已经结束,怎么那个吴非却突然不见了人影?

    此时,距离祺关城北门二十多里的山中,突然出现了三人,其中一人正是吴非。

    “主人,您怎么了,干嘛这么匆匆忙忙带我们传送来这里?”

    思思十分惊异,吴非刚才带着他们用传送符狼狈逃走,没有一点预兆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搞错,黎小姐居然是选我,幸好你们两个在一起,不然,我想逃都没这么快!”

    吴非额头冷汗直冒,他手中一张传送符已经烧灭。

    看到吴非狼狈的样子,思思反而扑哧一笑。

    “哈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晏畅一阵大笑。

    “主人,您这是逃婚啊!”

    吴非问道:“逃婚有什么惩罚?”

    思思掩嘴笑道:“你们事先没有任何约定,还谈什么惩罚,只是那黎小姐要伤心欲绝了!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道:“我和那黎小姐素不相识,我参加招亲,只是想去赢章少的仿神器,你看,我现在都来不及取赌注,而且还没向赤霞夫人告辞。”

    虽然没有拿到章少的仿神器,但奉三思和莫珈俊的金石他已经收入囊中。

    “主人,您既然不想被招亲,那三枝飞龙就不该接。”

    “唉,谁叫我贪心了,若不是和章少有赌约,我也不会去参加招亲。”

    当下他把和章少昨晚之事说了,思思这才想到刚才所见,道:“我刚才在台下,看到昨天那个黑袍老者了!”她把看到黑袍老者的奇异经过一说,吴非也沉思起来,片刻后低声道:“我和你的血样被人拿走,一定有原因,看来这次招亲并不是外人看到的那样,说不定还有其他内幕,也许,我不辞而别是明智的选择!”

    晏畅道:“非哥,刚才还有一个恶女人欺负了思思!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道:“是吗,难怪我刚才心跳得厉害,很明显感到有什么不对,那是个什么样的恶女人?”

    晏畅比划着,道:“一个大眼睛,脸上全是麻子的丑女人!”

    其实那个女人并不丑,晏畅故意夸张。

    吴非道:“算了,以后你们说话小心些,有些修炼者心眼很小,你都不知道哪里得罪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思思恩了一声,道“主人,其实思思的血液很奇怪,我以前想把自己卖给修炼者,可惜一次也没成功过,主人,思思还没时间跟您说说我的来历。”

    吴非看了看周遭,他用的这张传送符不是定向传送,并没有特定方向,应该不会被人追来,于是找了块草地盘膝坐下,道:“好啊,我们现在有时间了,你慢慢说给我听。”

    思思整理了一下思绪,这才缓缓道:“在这个度越国东南边,有一个佛国,思思的家便是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第一次听到佛国这个地方,吴非有些好奇,晏畅眨着眼,想要插嘴,望着思思却又不敢。

    “我们天行大陆上,修炼者分为神道和魔道,佛国修炼者是修炼神道,但他们并不是只信佛,对于道和其他教也是信的,当然佛国的佛主有自己的治国理念,他觉得修炼者应该修身、修心,为天下苍生做事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吴非点点头,道:“你们的佛主大人看来是一个有宏大抱负的修炼者。”

    思思摇摇头,道:“佛国是一个传承之国,佛主之位是转世传承,我离开那里,听到其他国家的人说,越是理想宏大的国主,越是祸害,比如我们佛国,所有人都不敢说佛主半个不字,很多修炼者出了佛国都不敢回来,要说天行大陆上谁的权力最大,只怕不是神道第一长老叶大千,也不是魔神殿的魔君,应该是佛国的佛主大人,佛主大人直接驱使的奴役,没有十万也有八万,那些采矿寻宝的,可以百万计。”

    “啊,那他提出修炼者要修身、修心,怎么要那么多奴役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建筑、挖矿、寻找宝物等,在我们佛国,只要犯错,就必须服役惩罚,哪怕在外面不小心丢了点杂物,都要去寺庙清扫一个月。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不再言语,他对佛国的好印象此时已经消减了许多。

    思思接着道:“佛主大人认为各国由国主、城主的构成并不好,应该由一个强大的国主来治理,所以佛国和其他国相比,特别封闭,进出都很难,而且他们的传送阵都不通他国。”

    晏畅终于忍不住问道:“那你们佛主大人的修为是什么境界?”

    思思道:“佛主一脉,是灵童转世的传承,基本都能修炼到最顶级,如果没有灵童转世,那就由佛主指定。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算了,你还是讲讲你为何流落在外吧,佛国的事,以后有时间你再跟我讲。”

    思思正了正身子,脸上出现哀伤和怨恨之色。

    “我们闵家是佛国的一支,原来在佛国还是有些地位的,但是近几百年,修炼者出得越来越少,到了近三代,全部都是凡人,没一个修炼者,唯一一个第二层淬体境的修炼者在二十年前去世了,所以欺负我们的人越来越多,爹爹和家族的长老商议之下,带着全族人迁出雅德格巴城,来到偏远的老春江附近建了一个村子,谁叫我们闵家三百年都出不了一个修炼者呢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思思的眼中充满悲哀,吴非没有打断她。

    “老春江附近也有一些凡人居住,他们打渔为生,大多很淳朴,我们以为终于找到一个安静的地方,可以修养生息,与世无争,可是没想到,老春江附近又迁来一个家族,这就是我们的恶邻谭家了,那谭家有个长子名叫谭画,他十几岁才现了半神根,可以修炼,于是不可一世、横行霸道,先是欺负乡邻,后来又侵占我们闵家的产业,有一次他瞧见我,就要我做他的神奴,不过,幸运的是他的血和我无法融合。

    谭画抓了我,强迫我服侍他,并要我们全族迁走,爹爹自然不肯答应,我们闵家的弟子虽然没有修炼者,但从小都修炼体技,拳脚上的修为也是不弱,对付一个刚刚修炼的半神根修炼者,也不是全无一战之力。

    于是我们和谭家动手,他有修炼者的修为虽然厉害,但我们用体技誓死抵抗,谭家人也不能占到太大便宜。

    我被救回家之后,那个谭画竟然使用了最卑鄙、最狠毒的手段,他用修炼者的身法,在我们家水缸中下毒,三天之内,我们闵家的人相继中毒而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