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四章 接下飞龙者,便是相思人

    莫珈俊的表现显然远远过了吴非,台下顿时传来一片掌声。

    奉三思有些惊异,刚才这招自己来接,若是没有准备,未必就比莫珈俊强,他怎么也不可能在那一瞬间同时接住三枝飞龙。

    吴非却是松了口气,莫珈俊接飞龙强于自己,招亲就与自己无关了,这时乐得看热闹。

    “请师妹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奉三思来到台上一侧,对黎影微笑抱拳。

    “手下留情不敢,小妹还是请师兄赐教好了!”

    黎影深吸一口气,身子轻轻跃起,在空中飞旋了数圈,三道流光从她身影中飞出,却是从三个不同方向攻向奉三思的头、胸、腹。

    奉三思淡淡一笑,身影晃动,竟然迎向三道流光,他不想等飞龙出变化才去接招,他要在变化之前,将三枝飞龙抓在手里。

    眼见奉三思的人影已在半道上拦截住三道流光,谁知三枝飞龙忽然骤停,飞旋着向地下堕去,奉三思这迎头一抓竟然全部抓空,微一错愕,只见三枝飞龙碰到地板后弹射而起,绕着圈一起向他胸腹扎来。

    “来得好!”

    奉三思暴喝一声,身形疾一闪,手中已经抓住一枝飞龙,同时向边上那枝抓去。

    黎影娇喝道:“起!”

    剩下两枝飞龙幻化作两道流光,绕着奉三思一个盘旋向他面门扎到。

    奉三思喝道:“停!”手一伸,好像一道屏障拦在身前,两枝飞龙顿时变慢,仿佛悬停在空中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台下出一阵轰然叫好之声。

    奉三思微笑着伸手去抓剩下的两枝飞龙,仿佛那只是两枚树上的果实,就等人去采摘一样。

    “蓬、蓬!”

    两声,变故陡生。

    只见两枝飞龙的彩翎忽然爆开,化作二道光焰,直刺奉三思眉心,奉三思大惊,这时顾不得抓住飞龙,身形一矮,两枝飞龙在他头顶一撞,分作两道流光回到黎影手中。

    台下众人都出一声叹息,其实黎影这三枝飞龙,攻击最简单的反而是吴非,其他两人都增加了难度,尤其是奉三思,简直可以用匪夷所思来形容,刚才黎影若想取他性命,只怕也是可能。

    这时台下一片安静,都觉得这一场比试不好分胜负,吴非虽然三枝飞龙全部接住,却手法笨拙,而且还靠了手上的盘龙盾,莫珈俊和奉三思虽然没有全部接住,但他们却是空手,显然高明了不止一筹。

    在咯咯娇笑中,黎影飘然下台,众人你看我,我看你,一时都不明白这场到底是谁胜了,但很显然,三人中必有一人已经获胜。

    天空的卷层云越来越密,一阵一阵的恶风刮来,仿佛马上就要变天一般。

    吴非站在台上,被众人瞩目,心中有些忐忑,暗道:“黎小姐该不会是选中了我吧?”

    过了一刻,在众人猜测中,黎俊伯走到台上,他笑了二声,朗声道:“先前小女已招到自己喜欢之人,今日的招亲便是结束了,黎某在这里再次感谢各位远来的朋友,也感谢祺关城的父老乡亲。”

    台下有人叫道:“方才是谁胜了呀?”

    黎俊伯拱手道:“小女说了,方才接下她三枝飞龙者,便是她相中之人。”

    台下一阵哗然,三人中唯一接下三枝飞龙的,便只有吴非,莫珈俊立刻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不可能,让黎小姐出来亲自说,她是不是弄错了!”

    黎俊伯致歉道:“这是小女的选择,老朽也不好越俎代庖,莫贤侄不必太在意,今日入围的前十位,将得到我们祺关城准备的一份薄礼,希望诸位能够喜欢。”

    奉三思拍了拍莫珈俊的肩膀,道:“有些事勉强不来,莫师弟还是随缘罢。”

    莫珈俊依旧不信,继续叫道:“黎小姐,你出来,你出来,我不相信你会选择一个修为那么低的修炼者作为夫婿!”他这么一叫,台下有些乱。

    不少人也怀疑刚才黎俊伯的宣布,因为他最后含含糊糊,并没有说出名字来。

    有人叫道:“让黎小姐亲自来说,到底他是看上了哪个!”

    那人这么一呼,台下顿时有些混乱。

    黎俊伯想不到局面会这样展,只得朝台下连连摆手,道:“各位稍安勿躁,本城这就让小女出来给诸位一个明确答复,大家不要着急。”

    “爹爹,那就让影儿亲自来宣布吧。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轻笑,台上出现一条杏黄衣衫的曼妙人影,她头上带着一顶素色花冠,浑身罩在一层轻纱下,正是之前出题比试装扮的少女。

    只见那少女身子朝四周盈盈一拜,轻启朱唇道:“小女黎影不才,承蒙各位师兄师弟抬爱,今天的比武招亲已经结束,现在黎影心有所属,所以,没有得到回应的诸位,黎影在这里要说一声对不起了!”

    莫珈俊呼地一下冲上台来,他站在黎小姐的对面,有些激动地道:“你心有所属的到底是谁,为什么不说出来!”

    黎影似乎有些慌乱,她退后两步,低声道:“莫师兄,对不起,对不起,我说不说出来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不说出来,就是没有,如果没有,我就还有机会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唉,莫师兄,你何必苦苦相逼!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相逼,我是想要一个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——”

    只见黎影身子微动,一缕传音没入莫珈俊耳朵。

    莫珈俊一脸颓然,道:“你,你竟然真的选择了吴非,一个第一层凝气境的小子?”

    黎影点点头。

    莫珈俊霍地转头,叫道:“姓吴的,我要和你决战!”他喊了两声,一个声音忽然在耳中响起道:“莫珈俊,你要干什么,我中岭派的脸都被你丢光了!”莫珈俊一呆,道:“陈,陈长老!”他虽然没有见到人,却是知道方才说话之人乃是门中长老陈艽玉。

    台下众人见到这等情况,已经知道黎小姐选那个送丝巾的小子乃是真事,纷纷摇着头散去。

    莫珈俊紧咬着双唇,他的嘴唇已经咬出血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真的黎影么?”

    “是我,莫师兄!”

    “那,那影儿,你能不能脱下轻纱,让我再见你一面?”

    黎影犹豫着,她缓缓撩起轻纱,露出半张脸来,轻声道:“莫师兄,我们就此一别,但愿,但愿下辈子我可以再和你相遇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