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二章 此物最相思

    “老朽送的是一块三品的晶石,可以让女子驻颜不变,黎小姐若是不喜欢,那我也没办法了。”韩七爷捋须微笑道。

    吴非还没什么感觉,牛三斤却是惊道:“凤雀灵!你有这个东西,难怪你这老家伙胸有成竹,原来是有这么好的宝贝在手!”

    “凤雀灵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吴非又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牛三斤道:“你知道朱颜丹么,一粒朱颜丹卖给女修,至少是十金石,凤雀灵卖价在三百金石以上,而且有价无市,舍得出价的女修是不管什么价格都想弄一颗来永驻容颜,我听说黑市有卖到七百金石以上的。”

    吴非奇道:“这么好啊,下次我也买一颗。”

    “好什么好,一般人用了会修为倒退一截,只有女修才喜欢那东西!”

    牛三斤翻起白眼。

    吴非吐了吐舌头,道:“这么大的副作用,还有人要抢着用?”

    牛三斤哼道:“只要能变漂亮,女人是什么事情都会去做的!”

    思思很是着急,她想悄悄跟吴非说黑袍老者的事,要他小心,却没机会说。

    台上的紫气慢慢散去,黎小姐的身影出现在台上,她手中托着三个锦盒,三个婢女上前,一人抱了一个锦盒站在台中。

    吴非暗自疑问道:“做一个城主有这么大的排场和势力么?”

    左侧的婢女缓缓打开了手中那个锦盒,盒子一开,一道若有若无的柔和光芒从里面散出来,牛三斤问道:“这是啥宝贝?”

    韩七爷瞪着眼,一言不的盯着那个锦盒。

    锦盒侧立起来,只见里面装的是一枚圆润的物事,有点像鹅蛋,却比鹅蛋更大,它晶莹淡黄,在阳光下犹如一枚硕大的半透明琥珀。

    “四品妖晶!”

    下面的修炼者一起出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韩七爷苦笑着叹道:“这人是谁,出手如此阔绰,这是一枚两百年以上的妖晶,应该是从四级以上妖兽身上猎取的,从它的纯色来看,价格比我的凤雀灵只高不低。”

    吴非想起自己身上还有一枚蓝斑荆棘蟒的蛇蛋和妖晶,不知值多少钱,那也是他上次修炼意外得到。

    奉三思微笑着朝四下抱了抱拳,显然这枚妖晶是他送上的礼物。

    莫珈俊一脸深沉,也不知他对这枚四品的妖晶并在不在意,章少却是哦了一声,道:“这是三百年冰甲狼的妖晶。”

    两百年的冰甲狼和三百年的比,外观模样几乎一样,但价格相差五倍不止,台下立刻传来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。

    章少心中有些得意,这妖晶虽然值钱,但却没法和他的仿神器比,今天的压轴必然是自己。

    吴非问牛三斤道:“这个东西很值钱么,万一招亲不成,这件礼物是不是白送了?”

    牛三斤道:“当然值钱啊,这枚妖晶,可以帮助破关的修炼者在关键时刻突破一层修为,至于没有被招亲,礼物是要退还的,难道你连这个都不知?”

    吴非汗颜道:“原来如此!”心里却想:“这招亲,到底是喜欢人,还是喜欢礼物?”

    这时右侧的婢女上前一步,缓缓打开了她手中的那个锦盒,随着盒盖打开,盒中一株兰花状的植物迎风而立,一阵沁人心脾的幽香让周围诸人顿时身心一凝。

    吴非不禁问道:“这是何物?”

    韩七爷摇头道:“老朽没见过这种药物。”

    台边的莫珈俊似有些得意,朝周围拱了拱手,道:“这是一株神草,名叫银丝兰,是在下从七岁起一直用灵气培植,虽然它现在只有三品的价值,但以后随着我修为的提高,品级也会一起提高。”

    下面的人听到后又是一阵吸气,神草这种东西太过珍稀,比魔道人寻找魔童更艰难数倍,而且修炼之人若是死了,这神草也会一起枯萎,送出神草,等于送出自己的一半修为。

    神草这种东西显然过于珍贵,韩七爷不由感叹道:“老朽还以为自己准备的东西可以拿出来一拼,谁知道和这一比,还要差一个层次!”

    章少瞥了一眼吴非,道:“难怪莫珈俊这厮敢向奉三思挑战,原来出手这么狠辣,连自己的修为都敢送出,这小子若非对黎小姐痴情一片,断断不会送出自己的神草。”他觉得莫珈俊的礼物跟自己的仿神器比,可能不相上下,但目前还是自己稍胜一筹,那黎小姐最后选的一件礼物,必然是自己。

    吴非苦笑道:“可惜,我送的东西,着实是不值钱。”

    “不值钱,你还敢送?”

    “黎小姐不是说了么,心有灵犀。”

    这时站在高正中间的婢女向前走了数步,来到台边,台下众人都睁大了眼睛,想要仔细看看这最后一件是个什么宝贝,竟然比莫珈俊的银丝兰还打动黎小姐。

    只见锦盒开启,一方丝巾出现在婢女手中。

    台下众人莫名其妙,不知道这是个什么玩意,怎会被黎小姐选为最后一件礼物。

    章少惊呆在当场,只觉脸上火辣辣一片,他的礼物根本没有被黎小姐选上。

    一道婉转的琴声悠然在台上响起。

    “红豆生南国,春来几枝。愿君多采撷,此物最相思。”

    一个女子轻柔、甜美的声音缓缓唱了出来。

    台下众人全都呆了,半响才互相问道:“这是什么礼物?”

    这自然是吴非的杰作,他写的本是汉字,但又用天行大陆的文符写了一道,那女子才能念出来。

    “多谢吴师兄,这些句子写得真好,黎影很喜欢,这次小女选的礼物,并不以价值来排列,而是以谁最能打动我心来选,所以,十份厚礼中,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件礼物!”

    那被众女簇拥着的粉色女子悦耳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吴非汗颜道:“这是在下非常喜欢的一诗,小姐喜欢,不胜荣幸!”

    章少嫉妒得眼睛出血,恨恨地问道:“什么是诗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那是一种美好的语言,可以让人触景生情,也可以让人感时伤怀。”

    奉三思和莫珈俊对望一眼,他们先前的赌约都已输了,因为章少的礼物没被选上,自然是吴非胜。

    奉三思道:“想不到莫兄是一片痴心。”他取出一个宝囊递给吴非,里面自然是他输掉的金石。